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照金,梦开始的地方

发布时间:2021-07-08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自幼在家乡黄堡,我常听外祖父叙说起,曾吆骡子驮炭贩盐运瓷器,途经耀州、照金至甘肃省一带,沿途流传的北山照金闹革命的辉煌故事,令人心潮澎湃。后又从作家和谷先生所著长篇纪实文学《照金往事》中详细了解了那段发生在这里的波澜壮阔的英雄传奇,使人心生敬意,慨叹万千。
 
  工作后因记者身份,我曾多次随采访团走进照金,见证了一个穷乡僻壤的山区村落,在近年间旧貌换新颜,出脱成一个红色旅游与城镇化并茂的现代风情小镇。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前不久,我随省上的一个采访团再次前往照金,追寻红色印记。大巴车从铜川新区出发,沿高速公路向大山腹地驶入。越往里走,有着丹霞地貌特征的山峦,层叠起伏,愈发气势磅礴、雄伟壮观,在白云和淡雾中隐隐呈现出一方水墨世界的独特之美,恢弘深沉的气象自天边而下,铺满大地。遍布山川的树木及野花一望无际,色彩分外斑斓,吐露春天芬芳的气息。传说因隋炀帝曾率金戈铁马巡边至此,叹曰“日照锦衣,遍地似金”,从此,这里便被称为照金。大自然的杰作所呈现出的艺术画面使人无比震撼。
 
  疫情过后,春回大地。照金1933广场五角星下,一队青年人面对党旗,在庄严宣誓。“唱支山歌给党听,我把党来比母亲;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这首熟悉的旋律从广场中央不时传来,萦绕在我的耳畔。1958年,铜川焦坪煤矿工人姚筱舟在一盏昏黄的煤油灯下,写就小诗《唱支山歌给党听》,并以矿名谐音的“蕉萍”为笔名。有生命力的作品就像拥有翅膀的小鸟,很快飞出矿山,飞向了远方。作品在《陕西文艺》(《延河》杂志的前身)发表后,又被诗刊社编辑,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在《新民歌三百首》中。雷锋同志看到这首小诗后,把它抄入了自己的日记,后被朱践耳谱成了曲,才旦卓玛演唱。几十年来,这首歌唱遍了祖国大江南北、长城内外,激荡过几代人的心扉。
 
  广场不远处有三五个小孩跟在父母身后,嘻嘻闹闹,追逐天上的风筝。一群白鸽在孩子们的头顶徘徊,宛若一团纯洁柔软的白云,一会儿落到草坪上,一会儿又飞到游客的身旁。青年驴友们将单车停在广场边,坐在店门外的藤椅上喝茶吃糕点。他们打算先去参观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待探访完周遭人文地理如薛家寨、香山寺等地后归来,宿营照金青年旅舍。
 
  我和两位记者在一家小饭店前驻足,与五十多岁的店主刘师傅聊了起来。老刘告诉我们,照金小镇的变化以日计。这事还得从2015年说起,那年2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照金镇,向陕甘边革命根据地英雄纪念碑敬献花篮,参观了陕甘边革命根据地照金纪念馆,考察了当年红二十六军和陕甘边区游击队在山崖上利用天然洞穴修建的薛家寨革命旧址。习总书记问围拢上来的村民年货办了吗、孩子上学方不方便、还有什么困难,村民们回答党的政策好、农村有奔头、农民有盼头。习总书记祝乡亲们春节愉快,祝老区人民生活越来越好。他指出,以照金为中心的陕甘边革命根据地,在中国革命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要加强对革命根据地历史的研究,总结历史经验,更好发扬革命精神和优良作风。他希望村党支部和村委会的干部团结一心,把乡亲们的事情办好。由此,这个革命老区的村庄夜以继日,加速走上蝶变之路。老刘的脸上蕴满了幸福的笑容,像店外的蓝天白云一样,使人无比舒适。他边说边把挖回来的一笼野菜倒到报纸上,准备择净做成凉拌美味,供游客享用。
 
  采访团成员在广场塑像前汇合,一同前往照金纪念馆。抬头瞻仰眼前的英雄塑像,刘志丹、谢子长、习仲勋三位革命家目光坚定,望向远方。那一刻,我仿佛听见了上个世纪30年代这片土地上老百姓的呼喊声:“红军来了!陕甘红军从北边下来了!”
 
  纪念馆内,一幅幅珍贵的图片资料见证了峥嵘岁月,一件件历史文物记录着感人故事。大量翔实的文字、图片和实物,有劳动工具,有自制武器榆木大炮、麻辫手榴弹,有革命先辈们使用过的长枪和大刀,在各种现代化技术的展陈下,系统、全面地再现了革命先辈和苏区人民英勇战斗的艰难历程。讲解员生动、细致地讲述红色故事,将历史画卷徐徐展开,采访团成员抚今追昔,不禁感慨万千。
 
  从谷底沿陡峭的台阶徒步上山,暖阳涂抹额头,我们登上了高耸入云的薛家寨。相传薛刚反唐时曾屯兵于此,因以得名。北宋画家范宽描摹薛家寨风貌的《溪山行旅图》闻名遐迩。沿着小道一直往深处探寻,随着讲解员的介绍,我的思绪陷入了那个炮火连天的革命岁月。遥想当年,刘志丹、习仲勋、谢子长率领中国工农红军党政领导机关迁驻红军上寨后,借大自然赐予的天险,在岩洞中设立了军医院、修械厂、被服厂、仓库等后勤单位,建了寨楼、堞墙、战壕、哨卡、碉堡、吊桥等。岩洞狭窄低矮,有水滴渗出,土坯炕,石板桌凳,小油灯照明。先辈们运筹帷幄,在艰苦卓绝的环境里领导武装斗争,打土豪,分田地,人民当家做主。后来,国民党当局先后组织多次大规模疯狂“围剿”,陕甘边军民英勇奋战,粉碎了国民党的多次“围剿”,但最终薛家寨失守。在敌人的威逼面前,20多名女游击队员被敌人追逼到石崖断壁上,宁死不做俘虏,从崖上纵身跳下,后来有3人被藤蔓和树枝架住,得以幸存。看着眼前的悬崖峭壁,脑海里浮现出那群年轻可爱的模样,我为之悲怆不已。
 
  2019年7月,我参加了“记者再走长征路”主题采访活动,采访革命先辈的后人,有幸见到了幸存者女战士同凤云的儿子高均平和儿媳翟爱英。谈起母亲的往事,他们感叹不已。高均平说,母亲在世时告诉他们,当她被敌人追得无路可走时,啥都没想,直接就从崖上跳了下去。在四号红军寨一处峭壁上,翟爱英眼泛泪花,望着深不见底的石崖,说每次来到这里,看到先辈们当初奋斗的艰苦环境,就觉得他们太不容易了,希望后辈们能够了解这段历史,继续发扬他们的革命精神。
 
  烽烟何曾远,峥嵘岁月稠。在照金乡野,还有更多感人肺腑的红军往事。
 
  在照金北梁村陈家坡会议旧址,红色文化广场正中间的马灯雕塑庄严肃穆,一棵距今200余年的山杨树静静地矗立着。我们见到了67岁的“网红”大爷——陈家坡会议旧址展馆义务讲解员杜天祥。老人个头不高,精力充沛,两眼炯炯有神,讲起词来声音洪亮。“陈家坡,不一般,明灯广场在眼前,明灯亮、明灯红,明灯照耀向前行;陈家坡会议是明灯,指明了革命新征程;三支队伍抱成团,统一指挥走向前;红军有了指挥部,就像红灯穿迷雾,建党建军又建政,军民团结闹革命……”“一五年,不平凡,总书记拜早年,群众的生活比蜜甜,知心的话儿说不完……”展馆建成时,杜天祥就被村上安排到这里当管理员,由于展馆里没有专职讲解员,他便将自幼从长辈那里听来的故事编成顺口溜,用亲切的照金方言讲给游客听。这一讲便是十个年头。杜天祥老人通过不断阅读书籍、考证历史、多方请教,完善讲解体系,渐渐地成了陈家坡会议研究的“土专家”。老人说,看到照金镇变得跟城里一样,全国各地的游客到这里来研学,老百姓过上了当初连做梦都不敢想的好日子,都是因为党的好政策。
 
  每到一次照金,我都会有不同的体悟。在照金发生过的历历往事,是近代中国历史的细胞切片,亦是众多中国共产党人为民族解放浴血奋战的缩影。革命先辈的人生选择,就是历史的伟大选择。选择了革命,意味着信仰,意味着流血献身,意味着为民族大业而努力奋斗的崇高精神在共产党人的血液中流淌。我20岁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今年是建党百年,作为一名近10年党龄的青年党员,更要不忘初心与使命,将红色基因注入血脉,让信仰之火生生不息,把革命精神在新时代发扬光大,并用实际行动代代传承下去。
 
  如今的照金镇已成为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之一,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的主阵地。我时常带家人朋友来到照金,缅怀革命先辈,重温这段苦难辉煌的红色历史事迹,从梦开始的地方出发,在逐梦路上扬帆起航。
 
  (文/孙 阳   作者系陕西青年文学协会会员)
责任编辑:刘玉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