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谁在讲述陕西故事

发布时间:2021-05-18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春节,是一年中各大电视频道风头最劲的时候,除了中央电视台的一枝独秀,各大卫视的春晚节目亦有争奇斗艳之势。
  
  今年也不例外,大年初一,河南卫视的春晚舞蹈节目《唐宫夜宴》一举冲上了热搜榜,河南春晚荣登微博综艺榜晚会栏目类第一,在微博,《唐宫夜宴》单个视频累计1000万次观看,被人民日报等多家媒体转载点赞。
  
  随着电视台的重播,以及《唐宫夜宴》视频在网络端的二次传播,其精致诙谐的舞蹈编排、雍容大气的高科技特效,乃至圆润讨喜的“唐宫少女”形象,似乎一夜之间都成了2021年“大唐文化”的最佳代言。
  
  虽说“一部河南史,半部中国史”,河南卫视打造令人赞叹的盛唐风采的确无可非议,但抛开西安谈“大唐文化”,似乎总会令陕西人不那么“自在”。而在过往的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拥有厚重历史文化资源的陕西,似乎也一直被笼罩在“无法讲好陕西故事”的“阴影”之下。
  
  回头来看,这种由外省讲述的陕西故事获得强烈反响的“尴尬瞬间”即便不能说“不胜枚举”,但用“两次三番”来形容并不为过。
  
  2019年6月27日,优酷独播了由雷佳音、易烊千玺领衔主演的古装悬疑剧《长安十二时辰》,电视剧改编自马伯庸的同名小说,讲述了唐朝上元节前夕,长安城陷入危局,死囚张小敬临危受命,与李必携手在十二时辰内拯救长安的故事。
  
  通俗地讲,这部电视剧就是大唐盛世时期“长安反恐24小时”。而如果你有细致地去品味这个故事,便不难发现,导演并不仅仅满足于拍一个好故事,他还想要在讲述故事的同时,还原时代的风貌,重现大唐的气象。
  
  整部剧刚开始便是一个长镜头,沿着长安城的街道一路“拍”下来,朱窗、白墙、青瓦,二楼卖唱的歌女,街边的市井小贩,一盏纸灯笼着了火,众人赶忙泼灭,预示着接下来的危机,紧接着镜头上升,越过城门,西市的繁闹景象跃然眼前。
  
  不仅如此,在《长安十二时辰》的热播下,有网友将剧中的服饰、化妆、道具与陕西历史博物馆、西安博物院里唐墓壁画、唐俑文物等做了对比,认为其在国内影视剧领域首次呈现了原汁原味,在服化道的考究还原、贴近历史原型程度上,堪称国内古装影视剧领域一个新的里程碑。
  
  也正是因为这部剧,2019年暑期,西安热度迅速提升,大家纷纷表示要到西安吃张小敬同款火晶柿子、水盆羊肉,重温盛唐繁华。
  
  然而遗憾地是,这部斥资6亿还原出大唐盛世下长安城的网络热剧,其实与西安的关系并不大。一部讲述长安的影视剧,投资方与影视公司均无西安乃至陕西的参与,而唯一与西安有关联的,是出生于陕西省西安市的导演曹盾。
  
  曹盾的父亲曹景阳,曾是西安话剧团的演员。1991年,曹盾考上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同样在1991年,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学生张嘉益,毕业后被分回了老家的西安电影制片厂,并在1995年和1997年分别参与拍摄了《道北人》和《121枪杀大案》。
  
  不论是《道北人》,还是《121枪杀大案》,从内容到出品公司,甚至拍摄地点,都深深打上了西安的印记。
  
  《121枪杀大案》由西安电影制片厂电视部、西安亚太广告联合有限公司、西安市公安局共同出品的刑侦大剧,以纪实手法再现了持枪连环杀人案的侦破过程,剧中的刑警演员均为西安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的干警,在当时引起了不小轰动。
  
  由陕西万和影视制作公司出品的《道北人》,主演中除了西安人张嘉益,还有西安本地的演员苗圃,虽然剧情围绕着西安本地的特殊群体,但其反映的现实与产生的共鸣哪怕在今天看来,也并不过时。
  
  那个年代的西安电影制片厂,正是因为人才的补充还保持着源源不断的创作动力。但到1995年曹盾毕业时,却没有再被分配回西安电影制片厂。因为在他毕业的前一年,国家出台了一个新政策,不再对大学生进行工作分配,毕业生只能自谋生路。
  
  而上世纪90年代,正是我国电视剧创作的热潮期,影视公司像雨后春笋般在北京涌现。不仅是曹盾,本身被分回西安电影制片厂的人才也在西安本地待不住了。
  
  据资料记载,2000年,举步维艰的西安电影制片厂引进7家私营企业,进行股份制改造,告别了“制片厂时代”。同年,张嘉益离开西安,前往北京寻找新的事业发展契机。
  
  如今,曹盾已经成长为国产剧一线导演,凭借《金粉世家》《双面胶》《蜗居》《裸婚时代》等多部脍炙人口的电视剧崭露头角,然而给他提供机会的,却不是他土生土长的西安。
  
  在这些耳熟能详的电视剧中,不仅有曹盾的身影,更有张嘉益、文章等西安人的参与。这些来自西安的影视人们在影视业的崭露头角的确令陕西人振奋,但振奋之余,遗憾笼上心头,作为西安人,他们即便光彩熠熠,却无法在西安这片本身可以孕育影视人才的地方被发掘。
  
  正因如此,一些人认为,即便陕西这方水土很容易诞生影视人才,但他们的舞台却不会在家乡,因为这里提供不了“做事”的条件。而《长安十二时辰》的爆红,恰恰暴露了陕西作为影视文化大省的尴尬处境。
  
  《长安十二时辰》中,几乎有98%以上的场景是在浙江象山影视城拍摄的。而由剧组设计,并与象山影视城合作总投资5500万元建造的“唐城”在《长安十二时辰》火了之后,每天有不少粉丝前往打卡,探寻“长安城”的“奥秘”。
  
  这座占地70多亩面积的“唐城”,将盛唐时期的108坊整齐有序地还原了出来。可以想到,恐怕未来有关盛唐时期的影视剧作在拍摄时都很难无视这座位于浙江象山的“唐城”。
  
  如今,在我国有十大影视基地,而浙江影视城便是其中之一,而十大影视基地中,只有一个位于西部,便是《大话西游》《新龙门客栈》《红高粱》都曾取景的位于宁夏银川的镇北堡西部影城。
  
  众所周知,《红高粱》由西安电影制片厂出品,《大话西游》则是由周星驰彩星电影公司和西安电影制片厂联合摄制的。
  
  但说起本地的影视城,陕西始终如鲠在喉。2016年7月,位于西安市蓝田县的白鹿原影视城开园试运营,许多媒体都将该影视城看作是“陕西首座”,这里曾参与拍摄了吴天明导演的电影《百鸟朝凤》,高希希导演的《兵出潼关》,以及由张嘉译、秦海璐、何冰等主演的电视剧《白鹿原》。
  
  白鹿原影视城占地面积70万平方米,是以陈忠实的长篇小说《白鹿原》为建筑蓝本兴建而成的仿古建筑群。兼具观光旅游、文化娱乐、休闲度假等功能的白鹿原影视城在建成之初火爆异常,但随着西安周边各种民俗村的同质化,它也面临着“十室九空”的尴尬。
  
  事实上,从严格意义上来讲,陕西省首座影视城建于上世纪80年代末期,据报道,加拿大来华与西安电影制片厂合作拍摄纪录片《秦始皇》,在西安电影制片厂南端修建了一座仿秦代大型宫殿建筑——秦王宫。
  
  秦王宫根据2000多年前秦代咸阳宫旧址复原图精心设计建造,大殿内塑有秦始皇及其文臣武将的蜡像,重现了当年秦王扫六合的雄姿。在此之后,西影厂又在其东侧搭建了不同时代的街道、建筑等,形成了陕西乃至我国的第一代影视城,并拍出诸多影视作品,张艺谋与巩俐一同主演的《古今大战秦俑情》也曾在此取景。
  
  如今,在百度百科中搜索“秦王宫”,出现的却是浙江省东阳市横店影视城的秦王宫景区,横店秦王宫景区是1997年导演陈凯歌为拍摄历史巨片《荆轲刺秦王》而建。拥有27座雄伟壮观王宫宝殿的横店秦王宫,不仅是电影《英雄》的诞生地,还曾经完成了《寻秦记》《汉武大帝》《无极》《美人心计》《古剑奇谭》《天将雄师》《兰陵王》《陆贞传奇》《芈月传》《卫子夫》《秦时明月》《武媚娘传奇》等500余部影视作品的拍摄。
  
  与横店秦王宫相比,陕西秦王宫的出现恐怕只能算是“昙花一现”。据资料记载,1996年,西影厂附近的秦王宫殿被拆除,并原地建起了新的商业楼盘。而彼时,浙江横店影视城正在筹备建起一座更加宏伟和“长久”的“秦王宫”。
  
  一东一西,一拆一建之间,命运立显。从历史的长河中回望,被拆除的,不再单单是一座影视建筑,还有陕西影视的优良创作传统,而连同陕西秦王宫一同消失的,是本就稀有的陕西文化发展机会。
  
  2015年,陕西作家路遥的作品《平凡的世界》被改编为同名电视剧,这部现实主义题材的作品诞生于路遥土生土长的陕西榆林,因此说这部剧是地道的陕西故事并无不妥。
  
  然而,《平凡的世界》这部剧由华视娱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剧合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制作,SMG尚世影业、华视影视、上海源存影业、陕文投集团、乐视网、榆林文旅等联合出品。
  
  影视业是文化创意产业,但也是资本密集型产业。虽然有陕文投集团的参与,有在陕西榆林地区的取景拍摄,但陕西并没有占据主导地位,其首播平台中也未见到陕西卫视的身影,而给了收视率更高的北京卫视和东方卫视。
  
  2016年,讲述了清末民间的陕西女首富周莹跌宕起伏的人生故事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开拍,虽然有曲江影视集团的策划制作,但这部剧的出品公司是华视娱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而首播平台则是东方卫视与江苏卫视。
  
  2017年,电视剧《白鹿原》开播,欣喜地是,在这部剧中,出品方中排在首位的,是拥有小说版权、且位于西安本地的光中影视,除此之外,曲江影视集团也参与了投资。
  
  2020年,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首播了根据陕西作家陈彦的作品改编的同名电视剧《装台》,这部在西安拍摄的电视剧,其出品公司是西安兆麦影视传媒有限公司,剧中,陕西的演员齐聚一堂,不但收获了“破2”的收视率,并且为陕西旅游热度的提升也颇有贡献。
  
  2010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促进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指导意见》,提出中国电影要实现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转变的目标。陕西省作为全国影视产业布局的重点省份,制定了《促进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实施意见》。
  
  影视业以其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资源消耗少、环境污染小等特点,契合了低碳经济时代的要求,在政策扶持和市场效应的双重推动下,由“朝阳产业”迅速上升为“黄金产业”。
  
  但如今,说到陕西故事,除了会被在影视作品中反复提起,还充斥在日常生活的各个角落,一部短片、一栋建筑、甚至一件从景区带回的文创产品,都有可能将陕西故事演绎。
  
  如果说,陕西本身就具有厚重的文化底蕴,且创造过辉煌的影视成绩,那么如今要忘记过往,重新出发,难免会爱不忍释。陕西故事虽好,但要总是被“他人代讲”,恐怕自身就难辞其咎。
  
  但越是如此,追赶的脚步越不能停下。毕竟,如果不去追,便只能从“望其项背”变为“望尘莫及”了。(文/王薇)
责任编辑:艾米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理想的职场”有太多样子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