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花儿里的兰州

发布时间:2021-12-10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一条大河穿城而过,黄河母亲铁桥横卧;大梦敦煌驼铃停泊,白塔巍峨山水交错……”
  
  在兰州的日子,每天清晨,我都是被那首《兰州欢迎你》的歌曲叫醒的。
  
  早在2017年时,央视“星光大道”冠军歌手百灵,即以她百灵般的歌喉,为兰州市的旅游事业倾情献唱了这首歌曲。那年夏天,我因为参加一次丝绸之路行的采风活动,很自然地路过了兰州。记得到达兰州的当日,我们便直奔到“黄河母亲”的雕塑前,在那里不仅瞻仰了“黄河母亲”的雕塑,还倾听到了百灵《兰州欢迎你》的歌唱。我记得非常清楚,一副宣传这首歌曲的海报,就张贴在“黄河母亲”雕塑一边的宣传栏里,宣传画上,“黄河母亲”的雕塑,做着歌手百灵的背景,其中的一段话,宣示着这座城市的心情。那段话是:一座城市,一首旋律;一首旋律,可以唱响一座城市;一座城市,需要用准确的旋律来表达自己的文明。
  
  我喜欢百灵为他们兰州这座城市演唱的这首歌曲,不过我更喜欢的还是这座城市挂在百姓嘴边的花儿了呢。
  
  “左边的黄河者右边的崖,雪白的鸽子者水面上飞;阿哥和尕妹者一对子的鸽子,尾巴上连着者醉人的哨子……”
  
  我举例的这曲花儿,是有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哩,即《雪白的鸽子水面上飞》。
  
  这曲好名字的花儿,我就是在重到兰州城里来,并又站在“黄河母亲”雕塑前听到的。恰其时也,我的耳边不仅轰鸣着黄河滚滚滔滔的流水声,就还嘹亮着一曲曲动人心魄的花儿……我眼观“黄河母亲”的雕塑,耳听黄河的滔声与花儿,即对母亲般的黄河,产生了更为深刻的爱,以为发源于三江源上的黄河,取道兰州城时,以花儿的样态,给了这座城市一副特色鲜明的歌喉。得天独厚,兰州该是黄河母亲最为亲近的一座城市哩。我这么来说兰州城,心里是有点儿嫉妒,还有点儿眼红,但我还是十分真诚的以为,他们兰州城因为花儿的滋润,该有一座“黄河母亲”的雕塑,守候在黄河的身边,向黄河母亲传达他们的爱……何鄂女士参透了兰州人的心机,她以其卓异的设计和构想,很好地呈现了这一伟大的精神主题。
  
  眼前的“黄河母亲”雕塑,长逾6米,宽达2.2米,高有2.6米,总重超过了40余吨,鲜明逼真地刻画出了一位年轻的母亲形象,在母亲形象的胸怀间,还刻画了一个哺乳期的婴儿。我能理解,这一伟大的象征,非常好的突显了母亲河的精神特质,她哺育下的中华文明,及其中华文化,是生生不息的,是不屈不挠的,她包容美丽!她宽怀壮伟!
  
  与“黄河母亲”的雕塑合影,我站立的时间不算太久,但络绎不绝想与雕塑合影的人,提醒我了,要我让开一些。我听话的动了动身子,但我的心却没有动,依然心心念念地记挂在“黄河母亲”雕塑的身上。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一曲花儿的漫唱,仿佛黄河的流水一般,流进了我的耳朵里:
  
  “黄河的铁桥者抬高了,羊皮的茷之者忙坏了;一边里者五泉山显秀美,一边里者白塔山站雄姿……三泡台的碗子里泡毛了尖,手抓的羊肉者格外的那鲜;兰州的莎莎儿赛牡丹,兰州的小伙儿也亮豁。”
  
  陕甘一家亲,漫唱花儿的人虽然带着浓浓的地方口音,但这并不妨碍我听他们漫唱的花儿。我能说我录写在这里的花儿,不会有一句错。那悠扬的旋律,那动听的词语,有了黄河流水的伴奏,的确是太吸引人了……我凝神聚气地听罢了那曲花儿后,此起彼伏地就又听到了一曲动人心魂的花儿。我要说的是,前一曲花儿是个汉子漫唱出来的,而紧跟着的这一曲花儿,则是一位女子漫唱出来的。
  
  我侧耳倾听,听得出汉子漫唱的花儿,应是一曲新编的歌词,歌唱的是今天的兰州。而女子漫唱的花儿,该是一曲老词儿里,如泣如诉,漫唱的是过去的兰州了:
  
  “走来走来者越走得远了,眼泪的花儿吆,哎嗨哎嗨哩的嗨,眼泪的花儿把她的心儿淹了……走来走来者越走得远了,心上的愁肠吆,哎嗨哎嗨哩的嗨,心上的愁肠在她的心结重了。”
  
  刚才被“黄河母亲”雕塑所吸引,我没太注意到滨河南路的绿化带以及小西湖公园里的人群,他们三三两两,聚在这里的树荫下,有互致问候拉家常的,有铺开地摊做生意的,而更多的是聚在一起漫唱花儿的……流行在甘肃、青海、宁夏一带的花儿,有大西北之魂的美誉,特别是在甘肃的地面上,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劳作赶脚,没空闲挤出空闲,都要漫唱上几句悠扬的花儿呢。
  
  花儿像别处的民歌一样,也有自己的曲令,依流行地区分,就有河州令、湟源令、川口令、循化令、互助令等;依说唱民族分,就有土族令、撒拉令、保安令、东乡令等;依花儿的衬词分,就有白牡丹令、尕马儿令、花花尕儿令、溜溜儿山令、杨柳枝儿令等。总而言之,花儿的普及程度,流行的区域,没有哪一种民歌可以相比,特别是花儿词,一般四句组成,前两句比兴,后两句切题,字数上单双交错,奇偶相间,突破了其他民歌对仗规整的羁绊,故而特别自由,特别流畅。
  
  我起小生活的村庄,在关中西府的周原上,这里是陕西接壤甘肃的地方,村里的一户人家,给儿子就讨了一位会漫花儿的媳妇。刚才在“黄河母亲”雕塑身边听到的那曲女声花儿,我听得非常真切,因为我们村子会漫花儿的媳妇,就漫唱过的。后来我写小说,依此还创作了个短篇。我记得我们村会漫花儿的媳妇,还会漫唱另一曲经典的花儿,我虽然不能很好地学着漫唱出来,但那曲花儿的词句,我还是记得很清楚哩:
  
  “去了去了者实去了,麻荫凉者掩着路了。眼看着拉着你还是去了,活割了心上的肉了……雀儿虫儿吃白菜,尕羊羔者要吃个水来。阳世老人多少个你,等着我跟你去来。”
  
  千古一曲花儿调,新旧各异情不同。花儿与兰州,因为黄河的缘故吧,就这么水乳交融在一起,我每来一次兰州,都会不能自拔地沉浸其中,想着自己如果可能,就扑进黄河里去,成为黄河浪花里的一滴水珠,或是花儿里的一瓣花朵。(文/吴克敬)
  
  (作者系陕西省作协副主席,西安作家协会主席、西安市文联副主席)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

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陕公网安备 61010202000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