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三星堆文明与中国以外的古文明有何相似性

发布时间:2020-09-30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主讲人:高大伦,原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南方科技大学教授,牵头创建了全球首个虚拟考古体验馆和中国首个考古探险中心。
 
  三星堆发现的意义不比特洛伊古城小
 
  在三星堆被发现以后,英国《泰晤士报》很快就报道了,站在西方学者、西方文明的角度来看,三星堆的发现改变了大家对世界上古历史,至少改变了对中国历史的基本看法。
 
  有一个非常有名的考古学家叫张光直,他在哈佛大学做过教授。他曾经说,中国有很多发现,确实让大家感到很震撼,也引起了大家的热议,比如兵马佣、马王堆。但中国最重要的发现还是关于青铜时代的一系列发现,这个发现让我们改变了对中国文明的基本看法。
 
  当然,张光直当时写这个东西的时候,还没有三星堆。我想,三星堆就属于张光直先生所讲的,中国青铜文明的一系列发现当中最重要的发现之一。
 
  为什么这样说?按照我的理解,我们说发现马王堆,有个老太太埋了2000多年,皮肤都是有弹性的,解剖以后肚子里边临死前吃的甜瓜还在。兵马俑有8000个泥娃娃,也就增加了一点新认识。
 
  青铜时代的这些发现,让我们知道怎么从野蛮进入文明,这个是非常厉害的。坐落于中国文明版图的西南方向的三星堆,在一些方面恐怕甚至超过了殷墟。这样一个高度发展的文明自然会引起世界性的关注,
 
  由于种种原因,国际上关注三星堆的研究,但参与研究的还是不多。最早是澳大利亚,有一个学者叫诺埃尔·巴纳,他写了一些文章,把三星堆的面具,和太平洋群岛上一些原始部落带的面具联系起来,做简单的比较,但我觉得也是一种探索。
 
  后来一些美国学者研究三星堆的铜产自哪里,中国一些学者研究黄金产自哪里,这样来看我们西南地区也不缺乏黄金。
 
  80年代以后,三星堆刚刚被发现,有学者写文章讨论三星堆与西亚的联系,但不被大家认同,觉得没有可比性,因为找不到任何文化之间的连接点。
 
  那些高鼻子、大眼睛,也是另外一种形象,不是欧罗巴人种的形象。但有专家说,这个发现在在中国,其学术意义不亚于发现殷墟。另外,三星堆在国际上都应该是很重要的发现,一点不逊于发现尼尼微和特洛伊古城的意义。
 
  但是怎么来看待?比方有人说,所谓金杖是不是西方文明当中的权杖?有人说青铜器上贴金箔形成金面具,这个是不是完完全全从西方来的?
 
  现在我觉得,至少青铜文明能看得出来,它受中原的影响,文化的主体肯定是属于中国的。我认为它是受夏商文明的强烈影响,算一个亚文明,不管它的青铜器、玉器,甚至陶器,都能够看出它跟中原有关,也有一些本地的因素。
 
  我们不能孤零零地看一个东西,比如说这个金面具,哪里都有金面具。就像刚才说的,80年代有人把三星堆的纵目面具和太平洋群岛上的进行比较,那么是不是这两个有联系?考古上注重的是证据链,即多种证据;第二个是时代,这个时代和你相差多少,如果相差1000年、2000年,这个就不成立了。
 
  三星堆与西亚的联系——海贝的出现
 
  再一个文化传播,有个路线,有个节点,比方说它和西亚有联系、和埃及有联系,请把这当中的路线标出来,怎么来的?现在看来我们还找不到。
 
  但是有一些证据,其他人也许不太关注,我觉得第一个是海贝,事实上三星堆不止出来一点,不止700多件、1000多件,海贝就是几千件。
 
  那么海贝究竟来自哪儿?以前发现,中国的钱的起源,都跟海贝有关,凡是带钱的字都有个贝字旁。在夏商时期的遗址中,都出过一些海贝,但是大家就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三星堆出来几千枚算多的。
 
  那么2004年前后,日本熊本大学有一个学者叫木下尚子,他跟安阳殷墟合作,也是跟唐际根教授他们合作搞殷墟的海贝研究,也和我们的研究结合起来了。
 
  结合起来以后有一些研究成果,后来发在《四川文物》上,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路,从海洋生物学的角度观察它是什么种群。
 
  现在看来,这个海贝主要产自于南海印度洋。也就说可能两个来源,从西北传下来的,也可能从南边上来的。
 
  同时,西北到西南的4000多年前到2000多年前的石棺葬里边,也偶尔发现海贝,但是现在还得再研究究竟是哪个方向传下来的。
 
  如果说有一些西北的文化因素,我认为一点不奇怪,为什么?因为在5000多年前,甘青地区的文化就进入了成都平原,这个不奇怪。
 
  三星堆文明不仅吸收外来文化,更坚持自我创造
 
  但到了4500、4800年前左右,这个时期长江中下游有一支文化上来了,到了成都平原、三星堆宝墩这一带。
 
  这一带能看出来,与湖北的石家河文化相关,比方说一种灰白陶,一种锥形器,还有城墙的建筑方式,除这些以外,还有一部分玉器。比方说我们在广汉一片墓地,发现了一些玉器,这些玉器和良诸文化、石家河文化比较相近。
 
  这个时候,我们就在成都平原发现饮食结构变了,水稻出现,逐渐占据了比较主要的地位。随后考古研究发现,到了夏和商早期,成都平原的文化面貌又有了一种变化。它和我们上世纪50年代,在河南堰师二里头出的很多器物相似度极高。
 
  二里头文化,学考古的都知道,陶器的典型器物叫做盉、小平底罐和豆。这三种,在我们三星堆第二期、第三期发现的大量器物里面,也是最典型的。显然,当时成都平原的文化,受到了二里头文化的很大影响。
 
  这当中也有证据,在80年代三星堆遗址大规模发掘以前,我当时还是学生,有幸参加过三峡大坝的坝基考古,中堡岛那个地方第一铲是我们挖的。
 
  那个地方当时出土了大量的这类器物,也有鸟头形器柄。我们老师很有远见,他说定位夏商时期文化层。但是当时三星堆还没有进行大规模的发掘,也没有把它和三星堆连在一起,
 
  这个证明什么?二里头夏文化经过了三峡地区,溯江而上。当时,除了这一类陶器之外,还有几种东西特别值得注意,就是玉器。玉器当中有一种牙璋,考古学一些专家认为叫做“歧锋端刃器”,两个尖尖不是相对称的,一个高一点,一个矮一点,刃部在尖尖上的一个器物。
 
  当然我有我自己的看法,我认为它是耒的礼器化,就大禹治水用的耒,古代的生产工具。
 
  这当中出土的器物很多跟中原器物是相近的。所以90年代有专家就发文章认为,有可能夏王朝灭亡以后,有一支是不是跑到了成都平原来了。
 
  不管怎么说,在夏商时期联系也很密集,到了商代中期以后,我们发现它的器物在物质文化上也很密切,比方说三星堆出的青铜容器,尊、罍主要是这两种,看起来不错,事实上跟长江中下游,安徽、湖南、湖北出的工艺要差一些,那边要精美得多。
 
  我们知道,青铜冶铸技术最高水平是安阳、是郑州,当然它南传到了湖南、湖北。所以说我们认为这批青铜器的铸造技术,是从长江中下游,郑州、安阳到盘龙城,然后溯江而上过来的,另外,除了青铜容器以外,还有大量的玉器,比如玉戈,这些器物跟盘龙城,跟安阳出的很多是一模一样,显然是受到了商文化非常大的影响。
 
  当然,我认为它也有自己的创造,不是完全照搬。比方说在河南的南部,我们也发现一些商时期的墓葬遗址,它就跟安阳没什么差别,但我们这个地方因为是另外一种文化,另外一个族群了,就有比较大的差别。
 
  有专家把玉器就分为三种类型,一种是外边传过来的,一种是自己的,还有一种类型是传过来以后,进行了再消化、再创造,这个比较好的能反映这样一个文化面貌。同时,它的礼仪、制度显然跟中原商不一样,跟夏商都不一样。
 
  因为商的礼器是觚、爵、斝。一般说来,挖到一个墓葬,如果组合里边也出了觚、爵、斝,就是商人的墓葬。当然还有其他组合,这是一般来说极端而言。但是在四川,在三星堆祭祀坑里边,没有发现觚、爵、斝这样的器物。
 
  就是说,整个礼制三星堆没有接收夏商的。玉器也是这样,玉器从新石器晚期到夏商时期,我们的玉礼器应该是比较固化了,比较重要的几件,就是比方说玉琼、玉璧,玉圭、在三星堆都有发现,就是没有发现玉珏。
 
  即使到了金沙时期,我们也没有发现西周时期青铜器的器物在礼器上的组合。所以它吸收了外来的文化,也受到了外来文化的影响,它顽强地保留了自己的习俗。一直要到春秋以后,中原的鼎这样一些器物才在成都平原出现了。
 
  所以,这个文化一直在坚持自己的,但是它在不断地吸收外来的,自己发明了青铜器的铸造技术,自己发明了玉器的雕刻技术。
 
  三星堆的玉器确实不得了,我没有否认它,比如它的大型化,牙璋,二里头有,龙山文化有,三星堆是最多的,但是也不要神话它,它的很多工艺、雕刻水平,在新石器晚期,在良渚文化、红山文化已经早就成熟了。
 
  第二个,西北文化因素当中的一些因素,如果说它和更西北地区有联系,这也可以理解的。
 
  比方说我们现在一些搞动物、植物考古、考古研究的学者发现,有可能我们的马车原创不一定是中国,我们的小麦肯定是西亚过来的,我们的绵羊也不是我们驯化的,狗也不是我们自己驯化出来的。
 
  所以说,有一些西北地区的文化因素我认为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很难说,它就当时和古埃及、两河流域有直接联系,我觉得这个是要分开的。
 
  也许我们再研究下去,三星堆祭祀坑里边的东西,也和西北地区的文化有联系。祭祀坑和三星堆的发现以及金沙的发现确实是很重要,但是要了解整个古蜀文明,我们做的工作还太少。
 
  为何在越南发现的玉器与三星堆的一模一样?
 
  那么已有的祭祀坑,在中国来说,可能是信息量最大、最丰富,出土器物最吸引人的两个坑。但是要研究一个国家的文化,它是文化的一个侧面,但我们仅仅靠祭祀坑来判断很多东西的话,我们就有可能落入盲人摸象的境地。
 
  那么我们该怎么办?寻找更多的例子。比如现在我们在做的,整个遗址的全面勘探,在十二五期间已经做了,发现了很多重要的遗迹现象。
 
  在城外,还发现很多小城,在十二五勘探期间有一些苗头,我们就对它进行发掘,那么现在就比以前知道的更丰富了。
 
  后来,大城也把北城墙找到了,再加上我们还在做古蜀、王陵、蜀王墓和高级贵族墓地,以及青铜器的铸造的场所,如果能找到黄金制作的作坊,打个比方说,如果能找到玉器的作坊,对遗址,对文明的认识就更全面。
 
  古代的文化很多,越原始的文化相似度越高,这个是可以肯定的。我们要承认,从几万年以前人类就走出非洲,所以也不要低估我们人类的智慧,就说这个东西怎么3000多年前就可以从郑州传到成都?没有我们今天坐飞机、坐火车,甚至走路那么快,但是也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慢和难,人类的好奇心就驱使他们对外不断地交往和拓展,要交往和拓展才能够吸收人家的文明成果。
 
  同时我们看,2017年,也有人说在美洲发现了跟甲骨文一样的字,玛雅文明又和良渚的什么形象相近,这个到现在也不是科学的调查发掘,也不是那种科学的学术性的研究文章。
 
  那么我想,我们和印度、阿富汗、两河流域以及埃及的联系,是有待探讨和注意的。但是现在,我们还说不上和它们有直接的联系。整个说来,文化传播在地球上是没有死角的,我和甘肃有联系,甘肃和新疆有联系,新疆和阿富汗有联系。
 
  但在文化传播过程当中这属于间接传播。所以说这个问题,我觉得还是一个应该继续关注和探讨,我们不完全否定,但是我觉得,现在实在再难找到证据链或者重要的传播节点。
 
  同时,我们不能光看外边传过来的文化,我们发现在三星堆遗址的文化鼎盛期,它也在向外边扩展。
 
  第一个,我们已经在四川南边的宜宾,甚至贵州遵义以及北边的广元,西边的汉源,东边的三峡,都发现跟三星堆文化相似的东西,当然主要是陶器。
 
  另外一点,放眼更远的地方,我们曾经在2005年,走出国门考古,我们为什么要到国外去考古?就是在上世纪90年代,在越南的冯原文化遗存当中,出土了跟三星堆一模一样的玉器。
 
  而那个玉器不是简单的玉珏、玉璜、玉璧,是个牙璋,如果没有文化交往和传播,我想那边的人不可能凭空琢磨出来一件牙璋,而且和三星堆出土的玉器相似度如此之高。
 
  这样的话就很有意思了,大家觉得那么远,其实不远,我们来看三星堆和安阳的直线距离,如果我们坐火车的话大约就1500公里。那么三星堆到越南河内,我觉得大概也是1000多公里。而这当中,我们已经在广西找到了跟三星堆相同的一些器物,在云南也找到过,那么在越南发现也不稀奇。所以文化强大以后,它一定是双向的,你要传播过来,我要影响出去。
责任编辑:艾米杰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