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带着历史印迹的黄土高原

发布时间:2020-07-30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陕北高原浑厚、古朴、苍凉、大气,一眼望不到边的黄土大山和沟沟峁岇,就是它最具代表性的地域、地貌特征。而窑洞是这里最有特点的,自古就传下来的居住方式,依山依势而建,讲究风水,冬暖夏凉,有很好的自然采光。神木石卯古城据说就是皇帝的昆仑城,从周以来陕北就成为了民族交汇区,先后有稽胡、龟兹、匈奴、吐谷浑、鲜卑、突厥、党项、羌族、女真等几十个少数民族的占领。陕北的历史可以说是一部战争史,一部民族大融合的历史,也是丰富多彩的艺术史。

崔旭伦《远望白城子》尺寸:60×120cm
  生活在这里的老百姓淳朴善良,吃苦耐劳,为人正直,性格豪爽。特别喜欢演唱原生态的信天游,它来源于生活,带着泥土的芳香,和最朴素的情感,从心底唱出来。犹如山坡坡上吹过来的春风,有时喜悦自在,有时悠扬动听,有时铿锵有力,有时委婉伤感,就这么无法阻挡的走进了你心灵的深处,感动着你,震撼着你。那首《赶牲灵》中,往日老百姓之平凡生活状态,以及《走西口》里青年男女离别时的伤感情景,这一场场、一幕幕真实感人的现实生活,使人内心久久不能平静,难以忘怀。有这样一种说法,说陕北人只要会说话,就会唱信天游;只要会走路,就会跳秧歌;只要会喝水,就会喝米酒。这话说的多么风趣,既形象,又生动,活脱脱的一场现实生活的情景再现。
  崔旭伦《高原之春》,104×73cm
 
  由于多民族的交流与融合,陕北的饮食中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马背民族的成份。特色美食要数炖羊肉、羊肉面、羊杂碎、碗托、抿节、拼三鲜、麻汤饭、钱钱汤、油糕、黄米酒等等,美不胜数,不但味道鲜美,也很养胃。我最喜欢的一种小吃是用绿豆淀粉加工而成的,名曰黑粉。粗看像是凉粉,其呈现出淡淡的黄绿颜色,口感软软的很糯,有一点浅发酵的工艺,加入调料汁后,味道浓郁可口变化丰富,喜欢的人感觉回味无穷,天天食之。初次尝试的朋友,基本上只能是二、三口而已。陕北人的饮食结构中肉比较多,久吃容易上火,而黑粉有去火的作用,每周吃一到二次就可起到平衡的作用,对身体大有益处。

崔旭伦《古长城》,140×70cm
  一种生活在陕北个子小巧的金翅鸟,印象中最为深刻的是它从头顶上飞过时,传来的那一串串清脆悦耳的叫声,声音划破了宁静、祥和的天空。也给这里几乎是一成不变的单调生活带来了些许情趣。有些人喜欢把鸟养在笼子里,每天清晨早早的便挂在窑洞口上方,小鸟的美妙歌声很快就感染了小院人家,温暖的笑容就这样浮现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
 
  这里的一切,依然还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亲切。记得儿时在山中看到过的清秀、娇艳、高贵、坚强的山丹丹花,仿佛就在眼前,微风中送来淡淡清香,浸入心田,使人沉醉,使人浮想联翩。
 
  黄土高原的形与色看似简单,实际上描绘的时候需要解决的专业问题还是很多,最为关键的就是色彩的表达,和画面整体关系的把握。以及如何创造出恢弘的黄土情调与高远的意境。这些都需要艺术家深入生活,了解生活,感悟生活,不断研习,不断思考,来达到艺术高度和深度。
 
  虽说在陕北生活了十多年,由于受交通条件的限制,并没有去过多少地方。只是最近这些年,才经常开着车行走在陕北的山山峁峁上,沟沟壑壑里,在无定河畔、黄河岸边留下了我坚韧不拔的足迹。这是自己内心的一份向往与热爱,也是自己对故土的一份思念与眷恋,更是自己精神上的寄托与滋养。走,不停地向前走,走在这厚厚的黄土地上,找寻和搜集绘画创作的原始素材,只为歌颂和赞美这一方神圣的厚土。每次从黄土高原回来,我的内心便充满了厚重而坚定的力量,从而激情饱满的投入到艺术创作之中,并期待着佳作在自己手中的诞生。

崔旭伦《除夕夜》,120cm×60cm
 

崔旭伦《上郡初雪》,160cm×80cm
 

崔旭伦《秋韵》,160cm×80cm
 

崔旭伦《太阳照在无定河上》,60cm×30cm
 

崔旭伦《 大夏国都——统万城》,180cmx100cm
 

崔旭伦《 山沟沟》尺寸:104cmx82cm
 

崔旭伦《紫气东来》,160cm×80cm
 
  作品《上郡初雪》《上郡秋色》《高原魂》《紫气东来》《圪梁梁》《高原之春》《上郡之疏属山》《粱家河的春天》《延安宝塔山》《通向山外的路》《绥德大理河》《骄阳》等,描绘了陕北高原春、夏、秋、冬的自然风貌和风情。这是我用信天游般的节奏和线条,与散发着浓重黄土气息的色彩,表达出了我对故乡的思念与热爱。(文/崔旭伦)
 
  崔旭伦艺术评论
 
  艺术与故乡

 
  忽培元(国务院参事)
 
  茶客崔旭伦的油画,令人眼前一亮。如同一棵根深叶茂的大树,自信满满挺立于天地间。根是深扎于黄土原野,技梢却伸向高远天穹,连通了人与神的血脉,把写实与写意融进笔端,挥洒出东、西方文化的交汇与融合。打破了中与外的分野界限,容铸出东、西合璧的自我精神面貌,在当下画坛洒下了希望的雨露,滋养出属于自己的自尊、自信、自爱与自醒。
 
  茶客的油画,我的梦境。无论岁月多久,距离多远,故乡总在心间。那土地那草树,小河小路,窑洞梯田,耕牛与农夫,蓝格茵茵的天,悠闲无语的云。还有不知去向的二妹子,三狗子,春天的信天游,冬夜里三弦、快板的节奏,羊群、山杏与桃花⋯⋯。断续的感悟,连成一条通道,通向更广阔的世界。同凡高的金黄,毕加索的湛蓝对话,感受恒久不变之美。生活一艺术,故乡一梦乡,人类的精神福地。茶客并未见面,他的杰作让我兴奋不已,亲若兄弟……仿佛多年的的交往,一下子化作了形与色的共鸣与共舞,演绎成心灵共振。
 
  茶客破解了,当代油画发展的茫然,绝不是形式的制约,而是源泉的枯竭。茶客似乎告诉我们,生命脐带,不能脱离母体。乡愁与心结,孕育艺术的殿宇,人类的通途在此,艺术的生命力在此。
 
  崔旭伦艺术简介
 
  崔旭伦,油画艺术家,字晨曦,号茶客,陕西绥德人,1989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研究生学历,中国民进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现任教于西安文理学院。
 
  油画作品多次参加国际及国内画展,多幅作品被收藏。2010年由陕西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专著《崔旭伦油画选集》,2018年由陕西师范大学出版总社出版专著《崔旭伦油画集》。在核心期刊《中国油画》《大家》《小说评论》《陕西教育》高教版,发表了《泸沽湖畔》《雪山晓梦》《江南》《秋湖》《教堂》《通向山外的路》《山沟沟》《沣河》等多幅油画作品,以及《写意油画之意境》《情融画境》《风景写生中的印象与写意》《油画风景写生教学方法之研究》《寄情于山水之间》《关于西方油画教学中写生与创作的思考》等专业艺术论文20余篇。
  
责任编辑:艾米杰

上一篇:在苦练中参悟书法禅意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