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新春走基层|钻冰孔的他们“钓”的不是鱼

发布时间:2021-02-25 来源:新华网 人气:
   

  在黑龙江省,每年冬天有许多人会在冰封的江面上钻冰孔,将鱼饵顺着冰孔放入水中钓鱼。史庆龙每年也会在冰封的松花江面上钻冰孔,但他“钓”的却不是鱼。

  跟着史庆龙顺着江堤的台阶向下走,来到冰封的松花江上,风一下子大了不少。听不清走在前面的史庆龙说什么,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

  1月13日,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工务段高铁路桥车间的桥隧工在冰封的松花江面上进行测量作业。新华社记者 王君宝 摄

  冰面很光滑,低头向冰层下面看,能看到被冻在冰中的气泡和石头,风一吹,人在裸露的冰面上站不稳。

  “刚才我说注意脚下,别滑倒。咱们今天就在这桥下钻冰孔。”史庆龙一边回头说,一边用手指向上面,头上是中国最北高寒高铁哈齐高铁经过的哈尔滨松花江特大桥。

  为保证这座桥梁的安全,每年春节前夕,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工务段高铁路桥车间的桥隧工,都要冒着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严寒,在冰封的松花江面上固定点位,通过钻冰孔测量水深,掌握桥墩的稳定性等情况。

  “由于夏季汛期过后,桥下水流较大,测量难度大,为保证测量的精准性,我们只能选择在冬季,待江面完全冰封后再进行测量。”史庆龙就是一名桥隧工,他所在的工区,共有16位桥隧工。

  “今天计划打50个孔。”史庆龙一边说话,一边和一名同事扶着钻冰机。随着机器发出轰鸣声,不到一分钟,约一米厚的冰层被钻透,江水顺着手掌大小的冰孔涌上冰面,史庆龙和同事连忙抬脚,以防江水弄湿鞋面。

  1月13日,中国铁路哈尔滨局集团有限公司哈尔滨工务段高铁路桥车间的桥隧工史庆龙和同事在冰封的松花江面上钻冰孔。新华社记者 王君宝 摄

  另外一名同事拿出测量绳,放入冰孔中,记录下水深数据。“看着跟钓鱼似的,但我们‘钓’上来的是保障桥梁安全的数据。”史庆龙介绍,他们每年冬天需要在这座桥下两侧和正下方钻出数百个冰孔。

1月13日,测量绳成了“冰绳”。新华社记者王君宝 摄

  在江面上工作了快两个小时,还有一些冰孔没有钻完,测量绳却早已变成了“冰绳”。由于躲闪不及江水打湿鞋面,几位桥隧工的棉鞋上结满冰,手套也因为取放测量绳被江水打湿,冻得坚硬,脱下后可以在江面上“屹立不倒”。

1月13日,桥隧工的棉鞋被江水打湿,结冰。新华社记者王君宝 摄

1月13日,桥隧工的手套被江水打湿,结冰后立在江面上。新华社记者王君宝 摄

  除了哈尔滨松花江特大桥,史庆龙和同事们还负责另外两座桥梁的测量工作,每年冬天他们在江面上钻冰孔的作业时间超过一个月。

  春节期间,史庆龙和同事们依然在忙碌。“桥隧工还需要对桥梁上方进行检查,每周还要进行三四次的夜间巡检。”史庆龙介绍,由于高铁列车在后半夜不发车,他和同事们在后半夜步行到桥上,对桥梁多个部位进行人工检查。

  “桥上的风更大,晚上更冷,每次巡检步行至少五公里。”当桥隧工12年,史庆龙已经记不清夜晚在大桥上走了多少公里,也数不清钻了多少个冰孔,但每当在江面上作业时,头上传来高铁驶过的声音,史庆龙和同事们的内心就充满了成就感。(记者王君宝)

责任编辑:刘玉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