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话说延安精神】“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

发布时间:2022-03-10 来源:“学习强国”陕西学习平台 人气:
   
  1945年4月23日至6月11日,筹备已久的中国共产党七大终于胜利召开了。毛泽东在闭幕会中讲道:“我们开了一个胜利的大会,一个团结的大会。”“许多同志作了批评,从团结的目标出发,经过自我批评,达到了团结。这次大会是团结的模范,是自我批评的模范,又是党内民主的模范。”

  准备已久的大会

  中国共产党七大1945年召开,距1928年召开的六大有17年之久。其实,关于召开七大的动议早已有之,仅准备工作就进行了多次。

  1931年1月7日,扩大的中国共产党六届四中全会在上海召开。决定“党现在就应开始准备七次大会”,共产国际代表也表示赞成。此后不久,由于国民党军队连续对中央苏区发动“围剿”,战事连绵不断,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机构在上海遭到破坏,中央机关被迫转移到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被迫撤出中央苏区,进行战略转移等原因,召开七大之事便难顾及了。

  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召开七大又被提上了议事日程。1937年12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关于召集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决定“在最近期内”召开七大,并初步规定了七大的主要任务和议事日程。由于诸多因素相扰,这个决议并没有被付诸行动。

  1938年,中共中央在3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和11月召开的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就召开七大的报告起草、议事日程、代表分配及产生办法等具体细节和准备工作做出了若干规定和明确指示,并就这一决定向共产国际做了汇报,希望共产国际派人指导。

  1939年6月14日和7月21日,中共中央书记处两次向各地党组织发出选举七大代表的通知,要求9月1日前选举出代表,总数约为450人,并就代表的名额做了具体分配。然而,从这时起,国内形势又发生变化,国民党顽固派相继发动了两次反共高潮,中共中央把主要精力放在领导各地打退国民党顽固派反共高潮和粉碎日军“扫荡”上,召开七大的筹备工作又一次受到影响。

  1941年3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在延安召开,会议决定在“五一”劳动节召开七大,要求一切准备工作要在节前完成,而且决定七大的议程主要为三大报告,即政治报告、军事报告、组织报告。随后不久,中共中央又决定推后召开七大。当年9月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又曾打算于次年上半年召开会议,后因整风运动、大生产运动和其他工作相扰,召开七大被再次推迟。

  1943年,中共中央书记处在7月17日召开的会议上向政治局提出于八个月至九个月内召开七大等相关建议,中共中央政治局采纳了这个建议,于8月1日发出《关于七大代表赴延安出席大会的指示》,决定七大改在年底举行,要求有关代表尽快动身来延安。随后,由于中共中央政治局重新召开整风会议,要求党的高级干部学习党史,七大再次延期。

  整风运动后,中共中央书记处在1944年5月10日召开的会议上决定,立即着手筹备工作,准备召开七大。在七个月内开预备会,八个月内开大会。会议同时明确规定了起草各大报告的成员及其负责召集人。会议还决定在七大前召开六届七中全会,并于5月20日左右召开首次会议。5月19日,中央书记处又决定,5月21日召开六届七中全会第一次会议。一再延迟的中共七大,至此终于提上了日程。

  宝塔山下群星灿烂

  由于处于战争年代,七大代表们去延安的路程可谓曲曲折折,困难重重,险象环生,甚至是冒着生命的危险。他们大都来自抗日根据地或沦陷区,要通过日伪军的封锁区,交通不便,有的骑马,更多的是步行;因为路途遥远,环境险恶,有的化装成商人、小贩或乞丐,提前几年出发,靠一双脚板昼夜兼程;有的是由游击队护送来的,有的则是通过伪军的关系护送来的;有的是从国外辗转归来的;有的在路上遇到敌人袭击身负重伤,甚至牺牲在奔赴延安的途中。对党的忠诚,对延安的向往,使代表们历经艰险,最终汇聚到了宝塔山下。

  1942年1月13日,中共中央通知在华中局主持工作的刘少奇回延安参加七大。刘少奇赴延安之行牵动着党中央和毛泽东。2月20日,毛泽东电告陈毅、刘少奇:“护卫少奇的手枪班须是强有力的,须有得力干部为骨干,须加挑选与训练。”一口气连用了三个“须”,既可看出毛泽东对刘少奇的战友情深,又可见当时形势之严峻、情况之复杂。3月底,刘少奇到达山东抗日根据地,完成中央委托工作,顺利解决了山东抗日根据地领导人之间的团结问题。毛泽东在7月初又给刘少奇发电报,催促他尽快来延安,但同时强调“以安全为第一,工作为第二”。7月下旬,刘少奇离开山东抗日根据地,向陕北进发,于12月30日到达延安。

  陈毅是在1943年11月从华中抗日根据地赴延安参加七大的。经过三个多月的跋涉,于1944年3月7日抵达延安。彭德怀和刘伯承是1943年9月一起去延安的,参加了整风运动,之后留在延安参加了七大。其他根据地的领导人贺龙、聂荣臻等也都历经艰险先后来到延安。

  南方各省七大代表奔赴延安,历尽了艰辛,也经历了惊心动魄的过程。1939年11月,香港党组织选出的七大代表,分两批先后进入东江游击区,由东江纵队派人护送到广东韶关,与广东省委选出的七大代表会合,组成广东代表团。随后,代表团成员分别化装到桂林,在桂林八路军办事处集中,换上了八路军战士的军装后到达皖南新四军根据地,与浙江、广西、湖南、江西、福建、上海、闽粤边、苏南等九个地区参加中共七大的代表会合。为保密起见,中共东南局规定这支由代表组成的队伍对外称“服务团”。从1940年1月开始,“服务团”在新四军和八路军的护送下,经过苏北、鲁南、鲁西、冀南、冀西,到达太行八路军总部,其后,随同徐向前一起前往延安。12月26日下午,经过艰苦跋涉的南方各省参加七大的代表,终于到达延安。其中广东代表从1939年12月底算起,历时整整一年,跨越11个省,行程万余里,可谓一次艰苦的“长征”。南方各省代表尽管历尽艰险,又险象环生,但是在新四军、八路军的掩护下,41人全部安全抵达圣地延安。

  但是,距离陕甘宁边区较近的晋察冀根据地的七大代表,赴延安参加七大途中却历经危险,遭受了损失。1940年4月,根据中共中央晋察冀分局的决定,分局选出的七大代表在阜平县集中组成一个行军大队赴延安参加七大。在从太原市西南白水镇通过铁路时,行军大队被日军发现,在突围中,有的代表被打死,有的被打伤,有的被俘,幸存的代表们突围出来,又经历几次险境,最终,经过两个多月的艰难跋涉,晋察冀根据地的七大代表于6月底到达延安。

  新四军和皖南地区代表们的遭遇最为惨烈。他们一行24人,在到达安徽无为后,被国民党扣押起来,最后全部遇害。

  1945年4月,出席七大的代表们从四面八方汇集到宝塔山下。一时间,延安群星璀璨,几乎中国现代史上所有的革命精英都聚集在这里。

  众望所归的领导集体

  七大历时50多天,听取和讨论了毛泽东的政治报告、朱德的军事报告、刘少奇的修改党章报告,通过了政治决议案、军事决议案和新的党章,最后一项议程就是选举中共中央委员和候补委员。

  1945年5月24日,受主席团委托,毛泽东向大会做了关于中央委员会选举方针的报告,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选举标准和原则问题:“主席团认为应该采取这样的标准,就是要由能够保证实行大会路线的同志来组成中央委员会。采取这样一个原则比较好,比较恰当。”

  在酝酿和提名中央委员人选时,却出现了很大的争论。很多代表对历史上犯过错误的王明、博古、李立三、凯丰、邓发等人意见很大。而且王明在七大时表现又很不好。因此,讨论选举中央委员提名时,许多小组都不同意提王明。为了团结王明,毛泽东出来做工作,他说:“要顾全大局。王明本人怎么样先不提,我们要合情合理地争取他,要给他一个席位,这样才有团结,也叫顾全大局。”毛泽东又就此问题做了合情入理的分析和引导,于是主席团对名单做了调整和变动。

  在选举中央委员的计票过程中,毛泽东亲自到会议现场,和大家一起等待计票的结果。其间,他很关心地询问张闻天与博古的得票情况,还特别问了王明的得票多少,能不能选上中央委员。因为票数还未统计完,计票员如实做了回答:“张闻天得票还可以,而博古和王明得票少,能不能选上还很难说。”毛泽东沉思片刻,然后说:“最好能选上。”停顿了一下,毛泽东又说:“七大是一次团结的大会,犯了错误的人也有代表性,起码代表和他一起犯过错误的人。我们不要把犯过错误的人推出去,而要团结他们。犯了错误,改了就好。”选举结果是毛泽东等44人当选中央委员。当毛泽东看到博古(中央委员最后一名)、王明(中央委员倒数第二名)最终选上中央委员时,显得十分高兴,他对计票员们说:“这就好了,七大真正成为一个团结的大会。”

  在中央委员的选举中,王稼祥没有当选,这出乎大会主席团的意料,毛泽东也很不安。6月10日,选举候补中央委员前,毛泽东在大会上专门谈王稼祥的问题,认为王稼祥虽然犯过路线错误,但他是有功的。同时认为他是能够执行大会路线的。主席团把他作为候补中央委员的第一候选人,希望大家选他。选举结果是,王稼祥、廖承志、黄克诚等33人当选为候补中央委员。

  6月19日,七届一中全会第一次会议在杨家岭召开。会议选举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陈云、康生、高岗、彭真、董必武、林伯渠、张闻天、彭德怀等13人为中央政治局委员。选举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5人为中央书记处书记。选举毛泽东为中央委员会主席兼政治局、中央书记处主席。同时选举任弼时、李富春为中央委员会正副秘书长。至此,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已经形成。

  无论是选举过程,还是选举结果,七大中央委员会的选举都充分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团结全党同志如同一个和睦的家庭,如同铁板一块”的思想。

  (原载于《话说延安精神》,由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

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陕公网安备 61010202000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