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马晓霖:中俄美,容易被误读的大三角关系

发布时间:2016-07-07 来源:新华网思客 人气:
   

原标题:中俄美,容易被误读的大三角关系

  中俄合作加强不影响中美关系。

  6月25日,俄罗斯总统普京来华访问,中俄同时签署《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促进国际法的声明》。该声明是双边关系史上的第一次,也是两国围绕国际法进行的全面和系统立场阐释与澄清。但是,该声明被部分观察家误读为中俄“结盟”甚至将“重构世界”。很显然,类似结论失于轻率和乐观,可谓误读中美俄大三角关系。

  中俄声明为何签署

  关于中俄声明,外交部条法司司长徐宏专门撰文做了精准和权威解释,即在国际秩序演变加速和规则之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中俄作为安理会两大常任理事国重申对《联合国宪政》和《国际法原则宣言》等国际法框架与基础的捍卫和承诺,表明继承、创新和发展国际法的积极态度,强调和平解决争端、避免滥用或片面理解国际法及其规则的共同关切。

  声明本身无论如何解读不出中俄超越既定双边关系定位,更无从说明中俄打算放弃不结盟这条底线,形成所谓战略联盟。该声明发表之际,恰逢中俄友好条约签署15周年,双方强调在重大核心利益方面彼此支持,但是,不意味友好条约和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这对顶层框架已被突破,不意味中俄意欲把确立已久的双方义务与责任制度性设计推倒重来,更不意味中俄试图联手改写战后国际关系体系和世界安全秩序。因此,过度解读中俄最新合作成果,或人为拔高双边关系,都是不恰当的。

  战后以来,世界曾经历冷战两大集团对峙,但依然有中国作为独立一极力量的存在,构成冷战时期的大三角关系,同时,也存在“南南合作”、“不结盟运动”等第三世界力量体系,以及各种区域政治、经济和安全合作组织。冷战结束后,一度形成美国独步天下、多极力量并存的全新格局。随着多极化趋势的发展和深化,特别是美国陷入阶段性衰落,中国快速发展,欧盟多轮扩员,上海合作组织和东南亚联盟等区域合作机制诞生,G8和G20集团并存,以及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大发展,国际力量格局进一步多元、丰富和均衡,世界变化日新月异。

  在此大背景下,世界并没有比以前更安全、更稳定,相反,因为一系列复杂的政治、经济和安全变量的增加和发酵而进入乱象丛生的阶段。一方面,美国因实力下降自信不足,又试图全力维护全球领导者地位,从西边全力推动欧盟、北约双东扩,蚕食和压缩俄罗斯战略空间,引发乌克兰危机新冷战;从东边大搞亚太战略再平衡,纠结地区力量挑战中国主权,干扰中国和平发展,引发世界对中美对抗的忧虑。另一方面,欧美在中东地区的干涉主义行为造成大面积动荡、战乱和社会失序,引发恐怖主义浪潮扩散和罕见难民潮,对国际社会特别是欧洲形成双重冲击和挑战,威胁到欧洲一体化进程,并诱发英国脱离欧盟的颠覆性变局产生。

  因此,在这种艰难时刻,中俄携手表达强烈不满,共同呼吁回归国际法原则,重申国家主权平等、禁止使用武力和单方面军事干预,反对干涉内政和实施单边制裁,抵制将一国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重申和平解决争端,可谓恰逢其时,既体现中俄两国共同意志,也反映多数国家的普遍愿望,以实际行动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全,推动国际法建设健康发展。同时,这一行动并没有任何另起炉灶的意味和信号,因为中俄既无这样的实力,更无这样的愿望,而且也不符合中俄美大三角关系发展的现状。

  中俄美大三角关系

  中俄自从实现关系正常化,特别是签署友好条约和确立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以来,双边关系的确保持不断稳定和深化,双方牵头成立打击“三股势力”的上合组织,逐步向经贸合作领域拓展其功能,并启动扩容程序,但这不表明中俄已结成“新轴心”,更不会把上合组织打造成“欧亚版北约”;中俄两国的确彼此关照和尊重对方核心利益,并在多边平台、重大国际议题和地区热点问题上形成日益默契的配合,但并没有形成意识形态、政治制度趋同或敌友阵营分明的共进退机制,而是保留各自活动空间和政策差异;中俄决定将“一带一路”倡议与“欧亚经济共同体”做战略对接,但至少中国的倡议是开放和包容的,更不是封闭和排他的。因此,中俄接近没有打破战后关系格局,重构世界秩序的意图。

  从现实力量看,中俄均属新兴国家,中国的经济实力只是美国的三分之二,俄罗斯的经济实力只有其八分之一,发展经济依然是中俄严峻的当务之急。即使俄中综合实力分别排在美国之后,但差距之大世人皆知。因此,无论中国还是俄罗斯都无法对美国构成战略威胁,也均无意挑战美国的领导地位,更不可能形成中俄“双驱“的世界新秩序。中国领导人在不同场合多次以不同方式表达过尊重美国既有地位和战后格局的意愿,普京本月17日在圣彼得国际经济论坛上更公开称接受美国作为“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现实并做好准备与美国展开合作。

  俄罗斯是当今世界唯一在军事上、地缘政治上堪与美国较量的国家,无论是肢解克里米亚还是发兵叙利亚,都表明俄美关系对抗性的一面,但俄罗斯只能维持局部和短期优势。人们更应该看到美俄在很多重大问题上相互妥协、相互合作甚至直接交易,某些交易可谓是对中国“越顶外交“的结果。比如闪电般达成叙利亚放弃化学武器协议,比如推动叙利亚内战向和谈转轨。这表明在关键问题上,俄美双方共同利益依然高于中俄伙伴关系,美国依然是俄罗斯最重要的博弈伙伴。中俄靠近,很大程度上是美国两头施压所致,是被动的战略态势逼迫中俄相互靠近,抱团取暖。

  同样,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和最复杂的大国关系,也是正在构建的新型大国关系。美国囿于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和经验主义,担心中国崛起必然导致新一轮权力中心转移和美国霸权易手。然而,中国基于久远深厚的儒家文化传统以及绝不称霸的国家定位,坚信一定能绕开西方迷信的“修昔底德陷阱”,致力于建设以现有国际治理体系为框架的大国关系特别是中美关系。事实上,中国38年的大发展也有赖于中美和平友好关系和深刻经贸交往的基础,双方一直在努力克服力量消长过程中出现的新问题。中美合作与妥协日益大于分歧与摩擦,频繁的高层会晤、持续的战略对话、密切的经贸投资联系,以及稳定的军事沟通和危机规避机制,都表明中美矛盾并不具有结构性和对抗性,即便暂时存在也并非不可化解。中美关系的走向很大程度上取决美国把中国当朋友还是敌人,当合作伙伴还是零和对手。

  因此,以冷战思维审视当下中俄美大三角关系,不符合各方愿望和现实,也有悖多极化和全球化进程。维护核心国家利益,维持现有国际秩序,保持大格局的总体稳定和相互制衡,恐怕是三大国眼下和未来关系的总态势和总趋势。

责任编辑: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