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西安,在“变”与“不变”中前行——对话历史学者史红帅

发布时间:2022-09-09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一座城市的历史,就是一个民族的历史”。如果说中国历史是一本厚重大书的话,西安则书写了其中重要的篇章。西安宛若一座印证华夏文明薪火相传的天然博物馆,未央宫深埋的砖瓦、钟楼悠悠的钟声、三学街葱葱的古柏,在寻常的烟火气之后,沉淀着独属于这座千年古都的淡然与通透。若要深刻理解附着于这座城市遗存上的美,便不能对其历史避而不谈。
  2022年6月25日,从钟楼上能望见电视塔和秦岭。
 
  一个骄阳似火的日子,笔者走进陕西师范大学长安校区,安静的校园、满目苍翠的林荫道,瞬间将热浪隔离在车水马龙的校园外。带着诸多问题,笔者见到了西北历史环境与经济社会发展研究院博士生导师史红帅教授,他几乎抛弃了所有爱好,翻书寻古,畅游史海,致力于探寻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十三年来,带着自己的学生一次次走近古都西安的文化遗存,抒发一个当代人对历史的思索。在他充满智慧的谈吐中,能感受到,他深爱着“他的这座城”。
  2022年6月25日,史红帅在下马陵董子祠门前看清代西安城图。
 
  《西部大开发》:多年来,您对西安各类旧迹、遗址进行了较为系统地考察,您认为西安历史文化遗存有哪些特点?作为亲历者,西安这座城近年来有哪些变化?
 
  史红帅:历史文化遗存主要是指历史时期经由人类活动所创造、建设而遗留至今的各类胜迹、基址、遗物,在广义上既包括物质文化遗产,也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古都西安历史文化遗存的主要特点可以概括为数量多、等级高、类型丰富、延续绵长。这主要是由于西安具有3100多年的建城史、1100多年的建都史,既包括周秦汉唐“都城时代”的鼎盛发展期,又包括宋元明清民国“后都城时代”的传承积蕴期,上自帝王将相、文臣武将,下至士绅商贾、贩夫走卒,无论是文人雅士,抑或三教九流,都在这片热土上留下了无数的历史印痕,体现在地面上的各类建筑实体或基址、地面以下保存或出土的文物,以及非物质文化领域中的方言、戏曲、民俗、宗教等各个方面。
 
  自2009年起,作为我们历史城市地理课程的一部分内容,我一直坚持带领学生开展西安老城区的实地调研和考察。在这一过程中,我一方面继续搜集西安老城区内相关街巷、衙署、寺宇(佛寺、道观、清真寺、教堂)、书院、贡院、园林、民居等的史料,推进西安历史地理、城市史的研究,另一方面通过实地调研,也在不断思考西安城市发展过程中出现的诸多问题及其解决之道,并通过向省市相关机构提供咨询报告等方式,为西安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地名命名、城市社区治理等工作建言献策。
  2004年下马陵董子祠考察
 
  2001年卧龙寺考察
 
  2001年化觉巷清真寺考察
 
  2001年东关罔极寺考察
 
  由于我们的考察地点大多并非游客集中的观光胜地,而是深入到西安的背街小巷中,去调研一般游客甚少涉足的地点,对参与考察的同学们来说,就有着更大的收获。他们一方面能够通过实地考察掌握历史地理田野调查的方法,注意收集碑刻史料,注重观察和记述现场环境信息,以便与传统方志等文献中的记载加以对照,提高历史地理专业素养,另一方面,同学们在实地考察中能够观察到西安老城区中民众的生活状况,感知古都西安在现今时代大潮中的传统气息。
  2021年6月26日,疫情期间考察卧龙寺。
 
  2021年6月26日,西安南城清真寺对谈咨询。
 
  在十余年来的西安老城区考察中,我们能深切感受到这座古都的“变”与“不变”。整体来看,各类历史文化遗存(包括建筑、基址、遗迹)等的保护情况越来越好,有关历史文化信息的介绍更加准确,呈现方式更趋多元,例如不少街区都树立起了介绍街巷历史、胜迹信息的标牌,上有二维码可以点击。一些寺宇、旧迹得到重修,面貌焕然一新,但也存在由于过于阔大或金碧辉煌而失却原有神韵的情况。例如重修后的西五台云居寺,虽然五座殿宇高大恢宏,但原本保存在该寺的反映寺宇历史的重要石碑却再也难寻踪影,殊属憾事。“不变”更多体现在城区内普通民众的生活方式和精神面貌,在时代浪潮的冲击下,他们还是一如既往的热情、淳朴、耿直,凸显出“老西安人”的特质,与一百多年前美国记者尼科尔斯在《穿越神秘的陕西》中所记述的几乎并无二致。
 
  《西部大开发》:一般认为,西安有3100多年的建城史,各个不同历史时期保留下的文化遗存散布各处,也存在历史文化内涵相对单一,缺乏整合的情况,无法形成长期的吸引力。如何破解这个难题?
 
  史红帅:历史文化遗存在特定的时代、具体的地理环境以及相应的区域社会发展背景下形成并发挥其功能,又在某一时期逐步退出历史舞台,成为前朝旧迹。例如各个历史时期西安地区的宫殿、陵墓、园林、寺宇、衙署、民居、渠系等,莫不如此。这些在不同时期形成、散布于西安城乡各处的历史文化遗存,就个例而言,确实存在历史文化内涵相对单一、难以形成持久吸引力等问题,但这是在区域与城市长期持续发展中逐步形成的历史文化遗存分布格局,无需刻意进行“整合”,也难以在不脱离原有本底环境的情形之下进行“整合”。管理机关需要的是在加强研究各类历史文化遗存内涵与相互联系的基础上,大力宣传不同历史文化遗存的价值及其在现今西安城乡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合理规划不同层级、体系的“导游”路线,引导市民、游客探索、发现这些历史文化遗存的内在之美,提升古都西安的整体文化氛围和品位。
  2019年5月29日,关中书院考察。
 
  当然,在难以实现“硬性整合”的现实条件下,将不同类型的历史文化遗存、景观通过仿制、缩微、光影复原或建设博物馆进行陈列等各种手段整合起来或集中展示,在宣传、推广、传播区域与城市历史文化方面亦有其优点。即能够基于特定的时代、区域或主题要求,将原本零散分布的历史文化遗存信息、景观、建筑归于一处,如关中民俗博物院就集中反映了关中地区的建筑、民俗等内容,由此能够从更为全面的视角反映特定时代、区域的历史文化特征,增强观览者的整体认知,这是观览、考察单一、孤立的历史文化遗存所难以达到的效果。
 
  《西部大开发》:我们很高兴的看到西安正在成为年轻人心目中的网红城市,西安的很多历史文化遗迹、博物馆等都成为网红打卡热门景区。但也有一种声音,认为大量只为打卡拍照而来的游客,影响了真正喜欢历史探寻文化魅力游客的体验感,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史红帅:当前,网红打卡地越来越受到年轻人的关注。这类场所、建筑、景观在网络上的爆火,往往是经由专门的营销方式或某些叠加的偶然因素综合形成,会在一段时间内受到网络上下的广泛关注,吸引更多的群体前往实地探访,既能在网络上形成流量漩涡,又能对受关注对象造成多方面影响,例如大幅提高曝光度、知名度、增加相应收益等。
 
  随着网络文化和各类自媒体的蓬勃发展,近年来不少历史文化胜迹、博物馆以及“打造”而成的仿古文化景区成了著名的网红打卡地,例如围绕慈恩寺大雁塔形成的音乐喷泉广场、大唐不夜城等,成了游客大众追忆盛唐气象的必到之地。
 
  就西安的各类历史文化遗存而言,包含着这座城市及所处区域千百年来发展变迁的历史信息和文化基因,历经岁月洗礼才得以积淀留存至今,厚重的历史文化价值构成了其最根本的生命力、吸引力。这类历史文化遗存以及收存大量文物的博物馆等地点,毫无疑问会吸引希冀探寻历史源流和脉络的专业人士、学子进行探访、考察、学习,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普通游客、市民对城市历史的兴趣,促进对区域文化的了解。
 
  历史文化遗存及博物馆能够成为网红打卡地,吸引不同群体尤其是年轻人前往参观、拍摄,并通过微信、微博、各类短视频及直播平台等多种方式、多个角度进行介绍和宣传,有助于相关历史、地理、考古等信息、知识的普及,同样属于城市与区域历史文化的宣传和推广,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历史文化遗存的深远影响。
 
  再者,从“全民共享”的角度而言,历史文化遗存、博物馆等作为国家、区域、城市的共同文化财富,具有“公共性”的一面,不同的社会群体都享有观览、考察、学习的权利,不能以是否喜欢历史、考古,或是否拍照打卡、“走马观花”为界限,区分或限制不同群体观察、感受、接触和理解历史文化遗存的活动。从文化潜在影响的角度来看,起初以到网红地点打卡为目的的群体,经过对相关历史典故、文化源流的了解,也有可能开启其对历史文化的浓厚兴趣,进而学习甚至钻研相关领域知识,这对求学阶段的青少年的影响尤其显著。
  2018年5月24日,西安城墙西门城楼考察。
 
  毋庸置疑的是,历史文化遗存、博物馆等场所若人流量过大,显然会影响观览感受、考察效果,这对于拍照打卡者与热爱历史的实地考察者均有不利影响,但这一问题的解决有赖于管理者、组织者的引导,而不能是单纯限制某一群体的参观权利。
 
  《西部大开发》:一提到陕西、西安必然谈到周秦汉唐的帝都时代,但是五代之后的京兆府仿佛被人遗忘了,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史红帅:提起古都西安,在大家的普遍印象中,一般都会首先想到“周秦汉唐”作为都城的时代,这是西安城市发展历史上的鼎盛时期,也是中华文明与传统优秀文化从形成到高峰的关键阶段,因而无论是在坊间,还是学界,都有“言必汉唐”的习惯。但从认识和理解西安城市历史与文化等角度来看,“言必汉唐”仅仅注意到了“都城时代”的城市历史,而在很大程度上忽略了唐代以后“后都城时代”(也就是“重镇时代”)的城市发展历程。
  2017年6月3日,西安文庙考察。
 
  我们认为,在认识和理解城市历史、文化时,应当从贯通、综合、长时段的角度来看待和分析,而不宜以特定阶段的城市历史特征涵盖其整体发展状况,否则就有以偏概全之嫌。一般认为,古都西安有7000多年的文明史、3100多年的建城史、1100多年的建都史。可见作为都城的时期只是这座城市生命历程中的大约三分之一,而其余阶段,尤其是从五代、北宋之后作为我国西北重镇的时期,亦长达1100余年,无疑属于城市发展中的重要阶段,“言必汉唐”的认识难以涵盖和反映这一时期城市发展的状况与特点。
 
  从城市发展变迁的普遍规律而言,受自然地理基础、交通区位状况、国家军政大势与经济格局变迁等诸多因素影响,往往会出现城市等级、地位、作用及影响力的波动和起落,对于任何一座城市而言都是难以避免的情况。西安从周秦汉唐时期的国都一降而为宋元明清民国时期的西北重镇,就是鲜明的一例。不过,虽然城市等级、地位下降,但“后都城时代”的西安在西北地区、西部地区仍然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中心城市的作用,在宋、元、明、清、民国及至新中国以来的各个阶段,不仅在区域和国家的发展格局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而且每每在国家兴亡、国难当头之际,西安都会挺身而出、承担大任。这是我们在了解西安“后都城时代”发展历史和地位变迁时应有的基本认识。
  2016年5月26日,西安城墙考察。
 
  同时,“周秦汉唐”时代的都城历史固然是西安城市史中的辉煌一面,但五代之后的城市发展并非传统印象中的落后、封闭、迟滞,而是有其鲜明的时代与地域特色。经过从国家首善之地到西北重镇、从帝王之都到民众之城的嬗变,“后都城时代”的西安城市和社会发展鲜明体现出区域中心城市的特点,而军政局势、文化教育、宗教信仰、市井生活、行业发展、民众生计等都为城市历史与文化增添了新的内涵,显现着古都西安在从传统社会向近代化、现代化社会转型的清晰步履。
 
  《西部大开发》:有些历史遗存,本身就是小众或者吸引力不足,如果收费势必会影响吸引一部分观众,但是如果不收费,又缺少经济效益,而且人总有种感觉免费的就不会珍惜,面对这种矛盾的情况如何取得平衡?在从“望门兴叹”到“全民共享”的过程中,您认为最难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史红帅:在当前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与利用中,的确存在一种颇显矛盾的现象,即一部分本应面向大众公开的古迹、遗址、省市县文物保护单位等,却常年大门紧闭,或设置种种障碍,使社会大众无缘参观、感知这类本身具有“公共性”的历史文化资源。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多种多样,而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化解矛盾,仍应从发挥历史文化资源“全面共享”的角度来思考。
 
  一方面这类古迹、遗址、文保单位的管理机构、管理者,包括省、市、区(县)乃至街道办事处等各级文物、文化、旅游、宗教等相关单位,在管理思想上要进一步革新,应树立历史文化资源“全民共保”“全民共享”“文化为民”的理念,不能只是考虑如何严格“管起来”“保起来”,而是要多角度思考如何“用起来”“活起来”,使位处不同环境、场所的各类历史文化资源都能在“全面共享”之中展露旧貌新颜、焕发勃勃生机。
 
  另一方面由于历史文化遗存类型多样,往往属于多个行政、业务机关管理,在职责不清的情况下,容易出现“大家都来管、大家又都不管”的情况,由此导致管理者认为历史文化遗存只要“大门紧闭”,也就“万事大吉”的认识误区。要实现历史文化资源的充分利用、“全面共享”,就需要理顺不同部门、机构之间的管理机制,明确责权,处理好各部门之间的协调配合关系,尤其是应当以历史文化资源的“全面共享”为主旨,设立或指定特定部门专责其事,以便实现高效管理。
 
  最后,在推进历史文化资源“全民共享”的过程中,不仅会出现上述管理理念、机制的问题,也存在成本与效益的问题,这是当前一部分管理机构在面向大众开放历史文化遗存场所、基址时顾虑重重的原因之一。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开放需要相应的资金、人力等投入,牵涉治安、交通、卫生、环境等诸多因素,大众入内观览时,免费或收费都会利弊相兼。对于这一问题,不宜采取一刀切的方式,而应结合具体的历史文化资源价值、特点、影响力、位置等,综合衡量其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确定是否免费或收费,以确保历史文化资源的长久保护与持续利用。

  (陈宇宏)

值班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

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众致律师事务所陕公网安备 61010202000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