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盛夏走黄河

发布时间:2022-09-06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陕西沿黄公路从华阴到府谷全长828.5千米,沿黄河西岸串联起了陕西4市12县的50多个景点,是一条近年来相当热门的旅游线路,素有中国“1号公路”之说。这条观光公路的开通,让滋育中华文明千百年的黄河右岸,有了一条现代化的公路相伴。借享旅游交通的便利,人们可以长时段、近距离亲近黄河,一睹“母亲河”真切的姿容,了解与她相依的山川自然和历史人文。
 
  如果就其隐藏在历史深处的精神分量来看,来到这里能感受到一个异常广大的文明空间。远古中华人文始祖黄帝、炎帝长期活跃于此,周秦汉唐这些中华文明的盛世王朝亦诞生于此。流域内族群生息繁衍、文明演进的历史兴衰与人文积淀既丰富深沉又深邃宏大。
 
  充满期待的调研团队
 
  对于一个从小在黄河边长大的人来说,要跟着一群省内顶尖的专家学者们开车走沿黄公路,重新体验并认识这条每位中国人心里都挥之不去的母亲河,多少心中会有些别样的感受。就在古城持续预报高温的夏日,记者跟随省决策咨询委员会文化组的专家,踏上了沿黄公路旅游精品线路考察的行程。
 
  此行的专家来自各个领域的翘楚,有研究地质、历史文化的专家,也有公路、旅游、教育等方面的学者。不同学科的思维碰撞,正好可以解答这次调研的疑惑。我们从西安出发,沿黄河第一大支流——渭河谷地向东开始考察。
 
  华山脚下西岳庙
 
  调研行程踩着西安的高温预警开始,团队成员们都多少有些“火炉大逃离”的庆幸。调研车队先是沿横穿关中盘地的高速公路,第一站来到了华山。
 
  汉武帝时期,按照当时儒学所提倡的五行学说,把全国名山也集中于五处,经过一个时期的筛选与变动,形成了全国性固定的五岳,这就是大家都耳熟能详的东岳泰山、南岳衡山、西岳华山、北岳恒山、中岳嵩山。五岳成了众山之首,成为朝廷举行山岳之祭的对象,自然也在这几座名山中修建了相应的庙宇,专做祭祀之用。华山的得名距今已有2400多年历史,据《尚书》记载,华山是“轩辕帝会群仙之所”,华山脚下的西岳庙据传是由最早的集灵宫改建而来。
 
  西岳庙选址非常好,轴线布局、门口的大石头、黄琉瓦顶与紫色的青峰遥相呼应,形成了天地之大景。举目看去,一座“百丈层楼隐深树,飞甍正欲摩苍穹”的古建筑群屹立在关中东府腹地。经历2000余年风雨沧桑的西岳庙,坐北朝南,庙门正对华山。由北至南的中轴线上,依次排列着灏灵门、五凤楼、棂星门、金城门、灏灵殿、寝宫、御书楼、万寿阁,整个建筑呈现前低后高的格局,是古代帝王祭祀华山神的庙宇。西岳庙遗存的大型古建筑群落,看上去整体规模十分宏大、雄伟壮观、古香古色,非常珍贵,在我国建筑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站在建于高台之上的五凤楼,南望华山五峰历历在目,北看渭水浩浩荡荡波泽天地。
 
  西岳庙北边平坦广袤的关中平原,古称八百里秦川,其实就是渭河的谷地和冲积平原。渭河在这里蜿蜒曲折,千回百转,泱泱孕育了承载《诗经•国风》的历史韵味。农耕文明时期,这里因地理条件优渥,缔造过周秦汉唐上千年中华文化的历史辉煌。作为生活在关中的人来说,身在其中,其实对于渭河与黄河的关系,平时思考的并不多。作为中国人都承认黄河是母亲河,自诩是龙的传人,共同追忆黄帝作为华夏的人文始祖。汉字、汉族、中国、郡县制和科举制等等,多少响彻寰宇的名词,都是从这里源起。其实,那些曾经发生在渭河谷地的故事,每每也会居于回望中国历史的重要位置。
 
  渭河是黄河最大的支流,到这里就已经很宽了,水流也很平缓。汉代的时候为了解决长安城(京城)的粮食问题,沿河发展漕运,最终形成了一条专门用来运输粮食的通道,东南江浙一带的粮食就顺着河航运过来,于是这一带就有了当年的太仓。当时人们也善于利用地形,把有限的事物跟永恒的事物结合到一块赋予意义,于是就有了出土于陕西汉华山宫殿遗址的“与华无极”瓦当,大致意思是大汉与华山一样,有始无终,永远长存,和“汉并天下”“千秋万岁”表示同样的愿景。
 
  两华地区在关中谷地地势较低而且平坦,农业生产条件较好。由于汇聚了秦岭南麓罗敷河等几条较大的支流,加上下游三门峡的修建,致使河床整体连年抬升,水流滞缓。每到汛期,如果黄河、渭河和南山支流同时发水,汇聚到两华夹槽就容易倒灌逆流、泛滥成灾,因而这一区域也是关中防汛减灾的重点地区。这一地形地貌特征不但限制了这一区域的城市和工业布局,对产业发展以及文化旅游项目的发展也有很大的限制。调研组所见状况,专家们对此也感慨不已。
 
  晋陕大峡谷
 
  考察团继续沿渭河向东,到潼关县渭河汇入黄河的岸边,才驰上了沿黄公路,正式开始了这一次的考察主题。黄河接渭后,流向转而向东进入河南境内,完成了黄河大“几”字弯的向东一折。车队穿越洽川湿地后,顺着沿黄公路北上来到韩城。从高速公路转上沿黄路后,路边的景色也随即开始丰富而且多变,比高速公路两边要好上不少。沿黄公路的建设标准已经相当高了,虽说坐车的感受不比高速,但总体的宽敞度、平整度、取线的笔直度等,由于机械化的施工,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汽车平稳迅速的行驶,车内专家也因为这段时间的相处,氛围逐渐融洽活跃。几个饱读经典、阅历丰富的专家,开始睹物生情,抒发诗意。著名文化学者李骊明时不时题上几句小诗,引得同行人一片共鸣的赞声。笑声中,车内有人吟读着:沿黄八百里,踏勘路三千。风光各有异,人文色斑斓。天地有大美,山重水复间。乾称君行健,坤喻载万般。壮哉一行人,寻圣不辞远。风云收眼底,文章到笔端……
 
  考察团到韩城后,对黄河进行了近距离的考察。自北上行进后,黄河就是陕西和山西两省天然的省界。从潼关到韩城的地形,是从关中平原向渭北黄土高原的过渡,黄河两岸的地势也随着向北渐渐升高。这一段是黄河的中游,河水在这里对地表进行着日积月累、锲而不舍的切割与冲刷。无论可以乘船游览的狭谷,还是隔河相望的山川,都留下了水流对地表岩层切割的印迹。岩石质地不同,水流速度和方向组合各异,在岁月的加持下,呈现出鬼斧神工般秦晋之间的黄河地貌与景色。
 
  黄河作为秦晋两省的天然分界,阻断了两岸人与物的自由行走和流通。无论是秦晋交好还是东西往来,都不得不以架桥、涉水或者摆渡的方式渡河。现在重要的交通要道上,都修建起各式各样的黄河大桥,韩城的几座桥都有一个重要的功能,那就是负责西煤东运。当我们站在游船上,仰望狭谷上方的过人天桥时,两岸峭壁耸云、中间河切山开,一水隔断相望的天堑气势着实让人感慨。
 
  九曲黄河十八弯
 
  考察团来到久负盛名的壶口瀑布,领略了“天下黄河一壶收”的跌水壮观场面后,又沿路继续向上游进发。到了延川境内,人们说的九曲黄河十八弯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视觉冲击和灵魂震撼。仅延川约70公里的河段内,就有漩涡湾、延水湾、伏寺湾、乾坤湾、清水湾等5个大转弯,黄河在这里浑然天成的5个巨型大湾,气势恢宏,是天造地设的地质奇观,2005年被国土资源部批准为“黄河蛇曲国家地质公园”,《中国地理》杂志评价这里为“中国最美十大峡谷”之一。由于受地球自转偏向力的影响,河水在流动过程中自然会向一侧偏转,致使一边的河岸冲刷严重从而形成弯道,又在复杂的湍流冲刷机制作用下形成回转。黄河自然形成的这些大湾,以乾坤湾的名气最大。在莽莽苍苍重山之间,黄河一路穿行,到这里突然一个大的回拐,巨大的圆形河道十分壮观。传说伏羲曾在乾坤湾仰观天象,俯瞰地理,发明了太极八卦阴阳学理论。考察团的专家们,除了挑选适合的角度拍照留念以外,凭栏远眺,心里无不荡漾着对山河壮美的无限赞叹。
 
  考察路上的一块铭牌上载着我们面前的“秦晋大峡谷”全长有726公里,落差607米,河床宽度200至400米,河谷深切300到500米。谷底这条奔流不息的黄河,静静地记载和诉说着华夏文明源远流长的传说。黄河的分割与阻断作用,在军事上也有着很大战略作用。渡口和滩头在历史长河中曾经写下过多少英雄豪杰的功过。我们先后考察了韩城的八路军东渡黄河纪念地和吴堡县当年由毛主席亲自带领队伍渡河东去的纪念地。站在河岸东看滔滔河水,主席化名李德胜指挥部队牵着胡宗南几十万军队,沿着黄河谷地沟梁,兜兜转转进行战略转移的场景油然在脑海浮现。
 
  我们驱车在清涧县城以东,考察了毛主席当年起草《沁园春•雪》的袁家沟村。这个小山村地处偏僻,地形群山环绕、沟壑纵横,是典型的黄土沟壑丘陵区。红军总部当年曾在这里驻扎,现存有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彭德怀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旧居。1936年毛主席曾在袁家沟村住了16个日夜。经过多年的建设,这里如今已是远近闻名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红色旅游基地。据载,1936年2月5日,毛主席和东征红军总部到达袁家沟村时,正逢大雪纷飞。2月7日,毛主席率部来到黄河岸边,察看东渡黄河的线路和地形,站在高家坬塬上放眼望去,千山万壑,白雪皑皑,千里冰封,一代伟人触景生情,感慨万千。当晚回到居住的窑洞里后,毛主席伏案于小炕桌上,点着白蜡挥毫泼墨写下了大气磅礴、震惊中外的名篇《沁园春•雪》。尽管是在盛夏,植被和建筑也覆盖了当年的山梁。但仔细观察也不难发现,在这个地处偏僻山村,依然贫瘠的土地,阻隔在人与自然,人与天地之间的遮挡着实不多。举目望去,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苍茫,分外能激起人们更多奋斗和坚韧的意志。中国革命经过这片土地滋育与洗礼后,不断由胜利走向胜利,也许有其历史的必然。
 
  继续驱车向北,当我们把直线800公里的距离,用车行驶到约1500公里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府谷县内陕西省界的最北端。在秦晋蒙三省交汇处,竖立着标有“国务院2013年”的三棱柱界牌。可能是季节原因,加上我们到达时上游地区也没有大的降水,所以放眼望去,这个大湾道中的黄河水相当清澈,悠然从并不高大的山峁间淌来,倒映着蓝天白云。李骊明委员兴致大起,题写了 “一川从容来天际,三省交会入我家。黄河此处如静女,碧水细浪抚白沙”的诗句。这首诗描述的不就是这条大河的性格吗?时而奔流不息,时而蜿蜒盘旋,时而呼啸奔腾,这就像中华民族在不同时期展现的不同形象一样,给祖国大地留下了波澜壮阔的美景和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专家们打趣地质学出身的赵廷周委员,说他这一路用科学眼光、诗人情怀,看到的是亿万年的地质史,十万年的地貌史,一万年的人类文明史。专家们在吟诵回味着“风雨兼程伴人生,有缘沿黄调研行。人景相伴八百里,五日情谊铭心中”句子中,愉快地结束了这次沿黄考察。
 
  结语:
 
  此次沿黄公路行,专家学者们将考察之所见所知与所思所想,将以研究报告的形式呈现出来,希望借此展示黄河所喻示的民族生存和发展历史,丰富黄河文化的思想内涵与精神实质,凸现提升黄河文明的时代价值和意义。

      文/陈宇宏
 
  ​
值班编辑:艾米杰

上一篇:“3511”:工业遗存上有了新故事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

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众致律师事务所陕公网安备 6101020200025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