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陆海新通道:让西部融入世界

发布时间:2019-11-26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中国西部地区的大多省区既不沿边,也不靠海,如何拉近与大海的距离,拉近具有广阔市场的东南亚以及欧洲的距离?
 
  中央发出“一带一路”倡议后,西部12省区把目光聚焦到广西北部湾。
 
  北部湾:中国西部的出海口
 
  广西北部湾有钦州、北海和防城港三座滨海城市,和东部沿海诸多的港口城市比起来,这是西部12省区最近的出海口,也是唯一的位于西部的出海口。
 
  今年8月15日,经国务院审批,国家发改委出台了《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建设自重庆经贵阳、南宁至北部湾出海口;自重庆经怀化、柳州至北部湾出海口;以及自成都经泸州(宜宾)、百色至北部湾出海口。这三条通路,共同形成“西部陆海新通道”的主通道。该规划明确指出,“西部陆海新通道”是推进西部大开放形成新格局的战略通道,是密切西北与西南的联系、促进产业合理布局、实现西部地区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动力。
 
  广西北部湾是西部内陆腹地唯一的滨海地区,早在100年前的1919年,孙中山就在《建国方略》中提出规划建设“南方大港”构想。可惜,这个伟大梦想搁置了半个世纪,直到1968年2000吨级的浮码头在防城港动工建设,1984年北海成为我国首批对外开放的14个沿海城市之一,1992年钦州在荒芜的海滩边建设两个万吨级码头泊位……100年后的今天,南方大港的梦想逐渐成为现实。
 
  2008年,广西北部湾经济区上升为国家战略,同年广西钦州保税港区获批设立,西部这唯一一片海按下了向海发展的快进键。此后,北海、钦州、防城三港合一,钦州港作为广西北部湾集装箱干线港,推动广西北部湾港朝千万标箱大港迈进。
 
  十多年来,广西北部湾港综合实力不断增强,快速崛起为亿吨大港。数据显示,广西北部湾港口货物吞吐量从2008年8090万吨增至2017年2.19亿吨,集装箱吞吐量保持高速增长,由2008年的33万标箱达到2017年的228万标箱。在陆海新通道带动下,今年上半年北部湾港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60万标箱,完成货物吞吐量7784万吨。北部湾港一直保持高速增长势头,增幅在我国沿海主要港口中继续排名前列。

停靠在广西钦州保税港区码头的海轮
 
  港口繁荣的背后,是西部省区市已开通至北部湾港的8条海铁联运班列。其中北部湾港至重庆、成都、昆明实现双向常态化运行,北部湾港至兰州、贵阳、宜宾实现双向对开。去年,北部湾港开行至重庆等方向的班列达1154列。今年上半年,北部湾港开行至重庆、成都、昆明等方向的班列达1017列,同比增长203%。
 
  新通道:连接“一带”和“一路”
 
  这条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并非一蹴而就。据本刊记者梳理发现,2016年6月30日,重庆西部物流园公司与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广西北部湾港务集团在广西南宁正式成立“重庆铁路口岸—广西北部湾港—新加坡海港战略性互联互通示范项目”两国三方联合工作组。同年9月,在中新互联互通项目联合实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中新双方将“南向通道”作为四大合作领域重点示范项目。
 
  至此,中国西部首条南北走向的“陆海新通道”开始浮出水面。
 
  2017年4月28日,开行“渝桂新”(钦州-重庆)首趟回程测试班列;5月10日,开行“渝桂新”(重庆-钦州)首趟去程测试班列。这就是“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渝黔桂新”班列的雏形。这期间,正是中央发出“一带一路”倡议,西部12省区紧抓机遇,积极融入“一带一路”的历史节点。
 
  而《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的出台,将加速陆海新通道日益成型。最终贯穿我国西部内陆腹地、联通中南半岛、东盟地区、孟中印缅的经济走廊。它北接“丝绸之路经济带”,南联“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同“西部大开发”和长江经济带等发展战略有机契合,为中国西部地区对外开放打通一条重要通道。
 
  对地区而言,“陆海新通道”有利于开辟中国西部乃至欧亚大陆腹地的广阔市场,为东南亚国家经济发展提供更多的机遇,进一步提升地区的互联互通水平,有效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
 
  对世界而言,“陆海新通道”有利于应对当前世界经济面临的诸多挑战,有利于推进经济全球化的再平衡,帮助各国更好融入全球价值链,实现联动发展、合作共赢。
 
  据介绍,“陆海新通道”建设的总体架构是以重庆、成都为“枢纽”,以广西北部湾港口作为国际陆海联通的重要交汇点,并以相关西部省区市的中心城市和交通枢纽为重要节点、沿海沿边口岸为通道门户。
 
  三条主通道,以重庆、成都和北部湾为陆海联动的“三极”,并努力拓展通道主轴和支线网络覆盖区域及辐射范围。
 
  通道主要物流组织形式是国际铁海联运。重点发挥重庆作为通道运营中心和重要物流枢纽的集聚辐射作用,依托铁路干线运输,自阿拉山口/霍尔果斯到重庆,连接渝黔、黔桂通道至北部湾,衔接海运航线网络,联通新加坡等东盟国家以至世界其他国家。
 
  新通道的“朋友圈”越来越大
 
  过去,中国西部依托长江黄金水道通江达海。以前重庆从长江出海的“江海联运”,到新加坡至少需要22天,而现在走陆海新通道铁海联运,7天即可抵达新加坡。陆海新通道,拉近了中国西部与东南亚国家的距离。
 
  2017年8月,渝桂黔陇四地政府(简称四地)签署共建“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建立了联席会议机制。2018年4月,四地在渝召开“陆海新通道”建设中方联席会议,四地联合发出《重庆倡议》。
 
  今年1月7日,渝黔桂陇青新滇宁八地政府在重庆共同签署共建“陆海新通道”合作协议。渝黔桂陇青等地海关(含原检验检疫局)、铁路、人民银行等行业主管部门先后签署了关检、铁路、金融支持“陆海新通道”建设的合作备忘录。

2018年1月17日,广西钦州到波兰马拉舍维奇的首趟中欧班列开通
 
  今年10月13日,西部12个省区市,海南省、广东省湛江市的代表齐聚重庆,共同签署了《合作共建西部陆海新通道框架协议》。此次签约,标志着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朋友圈”扩大至“13+1”个省区市,也意味着通道的合作共建之路越来越宽。
 
  西部陆海新通道迈入了新的发展快车道。
 
  陆海新通道衔接“一带”和“一路”,不仅国内“朋友圈”不断扩大,共享陆海新通道带来的对外开放“红利”,而且其国际“朋友圈”也日益扩大。除了作为紧邻马六甲海峡的新加坡,还有越南、泰国、柬埔寨、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相继加入了陆海新通道的国际“朋友圈”。
 
  12省区协力,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发展
 
  从规划来看,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依旧任重道远。
 
  对此,重庆方面拿出相对明确的规划,致力推动其高质量发展。为充分发挥好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作用,切实推动相关工作,重庆成立了物流和运营组织中心,与省际协商合作机制办公室合署办公,为其他省区市服务。重庆市还出台《重庆市贯彻落实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实施方案》,明确通道建设的各项重点任务和时间节点。
 
  同时,重庆还将充分发挥中新互联互通项目影响力,利用自身向东盟开放的门户效应,建设东盟在西部地区的货物集散中心、采购中心,扩大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国际影响力。

广西北部湾港钦州港区
 
  10月22日至23日,上述13省(区、市)政协负责人也在成都召开了助推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座谈会。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在会上表示,四川加快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助推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并建议:进一步完善省际多层次合作协调机制,尽快打通西部陆海新通道西线铁路主通道,支持四川规划建设一批国家物流枢纽和开放平台。
 
  10月24日,《成都市推进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促进南向开放合作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年)》出炉。提出具体目标为:到2021年,境内铁路线网总里程达到850公里,南向班列年开行数量达到500列以上,年均增长12%以上,建立3处以上海外分拨点,境内高速公路网总里程达到1300公里;与南向主要城市合作建设2-3个物流商贸集结点,基本建成南向供应链资源配置中心,构建以“东蓉欧”为主通道的全球供应链体系;与南向国家(地区)进出口贸易、双向投资、对外工程承包等经贸合作总额三年累计超过1000亿美元,跨境人民币结算金额达到50亿元;缔结一批东南亚、南亚国家国际友好城市,新增3-4个国际友好城市或国际友好合作关系城市,以实现交通便捷、物流高效、贸易便利、产业繁荣、机制科学、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西部陆海新通道。
 
  可以看出,成都已经认识到:建设西部陆海新通道促进南向开放合作是推进“一带一路”建设、促进长江经济带发展、推进西部大开发形成新格局、推动成渝城市群一体化的重要举措。
 
  《西部陆海新通道总体规划》把贵阳列入主通道的重要节点。贵阳市提出抓好陆港复兴的重大历史契机,打好开放牌、推动强实体,努力加快经济高质量发展。贵州省也高度重视陆海新通道建设,把建设陆海新通道作为参与“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措施,成立陆海新通道专项工作组,打造西部地区物流枢纽,建立高效、便捷、多辐射的双向经贸走廊,积极融入通道建设,作为西部陆海新通道上的重要物流枢纽。
 
  广西壮族自治区发改委近日也印发《西部陆海新通道广西物流业发展规划(2019—2025年)》,广西物流业发展要构建“双通道、六枢纽、四轴带、多门户”的发展空间格局。其中,南宁将打造成面向东盟的国际物流枢纽。建设南宁陆港型、生产服务型和商贸服务型国家物流枢纽。
 
  广西将展开一系列通道重点工程建设:续建贵阳至南宁高铁、防城港至东兴铁路、南宁至崇左城际铁路、焦柳铁路怀化至柳州段电气化改造工程。加快推进涪陵至柳州铁路、沿海铁路扩能改造(南宁至钦州至北海段)项目,南宁经玉林至深圳高铁(包括南宁至玉林城际铁路)建设等。
 
  西部陆海新通道正在将西部内陆地区从对外开放的“后卫”变成“前锋”,西部12省区紧抓机遇,同心协力,推动西部陆海新通道高质量发展,促进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新格局日益形成,日臻成熟。(文/本刊记者张义学)
责任编辑:艾米杰

上一篇:“县改市”改出一片新天地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