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向南出海

发布时间:2018-09-26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我国西北诸省区比邻中亚国家,重在依托亚欧大陆桥向西开放,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而西南省区接壤南亚、东南亚国家,除广西北部湾与南海相依,其他地区就需要经过“中国-新加坡”互联互通项目南向通道(下文简称“中新南向通道”)出海。中央发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西南诸省加快了对外开放的速度,加强交通设施建设,向北连接川渝陕甘新,逐步融入“丝绸之路经济带”,向东连接珠三角、长三角,融入“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东线,向南连接河内、曼谷、新加坡和仰光,向南出海,构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南线。

  广西:立足中国-东盟合作 面向全球开放交流

  广西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相连的省区,也是西部省区唯一拥有出海口省区,具有枢纽性区位优势。中国-东盟博览会为服务国家周边外交战略,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发展作出了积极贡献,也已经成为促进国际贸易投资便利化、助力“一带一路”建设的有效平台,拓宽了中国-东盟合作“南宁渠道”,带动了广西对外开放的步伐。

  2018年7月17日,中国-东盟建立战略伙伴关系15周年暨第15届中国-东盟博览会、中国-东盟商务与投资峰会新闻发布会在北京举行,这是国新办连续15次为东博会举办新闻发布会,可见中央对于广西及西南诸省加强对外开放的支持力度。

  东博会提升了广西对外开放的高度,促进了中国与东盟诸国的贸易交往。2004年,首届东博会举办之后,中国与东盟贸易额突破1000亿美元;“一带一路”倡议发出后,得到东盟诸国的热烈响应,中国与东盟诸国的经济贸易得到大幅度提升,2017年突破5000亿美元;经济交往更加深入,截至2017年底双方累计投资额已近2000亿美元。

  东博会立足于中国-东盟合作、面向全球开放,从2014年起,东博会设立了特邀合作伙伴机制,澳大利亚、韩国、斯里兰卡、哈萨克斯坦先后担任特邀合作伙伴,东博会从服务“10+1”向服务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议,即“10+6”)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拓展。

  东博会在服务国家战略的同时,极大提升了广西在中国-东盟合作中的地位,形成了中国-东盟“南宁渠道”,提升了广西开放合作的水平和层次。2004年至2017年,广西对东盟贸易额从82.9亿元增长到1893.9亿元,年均增长27.2%,比全国高14.3个百分点。中国-东盟信息港、中马“两国双园”、中国-东盟港口城市合作网络等一批开放合作平台、机制和项目加快建设,全国首个边境贸易国检试验区在广西落地运行,《北部湾城市群发展规划》获国家批准实施。目前,东盟有6个国家在南宁设立总领事馆,广西与东盟国家缔结友好城市数量达52对,居全国之首。

  今年初,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陈武主席作政府工作报告时称,广西全力实施开放带动战略,将统筹实施“一带一路”百项重点工程;深化以东盟为重点的国际合作,精耕细作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广西是中国唯一与东盟海陆相连的省区,作为中新南向通道的枢纽节点,广西积极与重庆、贵州、甘肃省市以及新加坡等方面开展合作,推动共建“南向通道”框架协议、关检合作备忘录等多方面工作。

  据了解,今年广西将加快钦州港东站集装箱中心站、中新南宁国际物流园等41个项目建设,贯通南北铁海联运国际贸易物流主干线,巩固提升联通中南半岛跨境公路运输线。广西已开行北部湾港至重庆班列和北部湾港至新加坡、至香港班轮“天天班”,在西部地区建设一批内陆无水港。建设“中国—东盟信息港”,搭建基础设施、信息共享、技术合作、经贸服务和人文交流五大平台,发展更广范围、更宽领域、更深层次的互联网经济,共筑“信息丝绸之路”。

  今年以来,广西已经出台了推动口岸对外开放、降低口岸收费等18条措施;实施了北部湾港海铁联运“一口价”和降费优服专项行动;提升了中越边境友谊关口岸通关能力,将其打造为中国首个全天候通关的陆地边境口岸。广西立足中国与东盟深度合作,在“一带一路”倡议框架下,面向全球加强对外开放力度,提升对外交流水平。

  云南:沟通南亚东南亚   融入孟中印缅经合走廊

  云南是中国对西南开放的前沿和窗口,具有“东连黔桂通沿海,北经川渝进中原,南下越老达泰柬,西接缅甸连印巴”的独特区位优势。云南外邻缅甸、老挝、越南等国,边境线长四千多公里,占全国陆地边境线近五分之一,是我国通往东南亚、南亚最便捷的陆路通道,具有沟通太平洋、印度洋,连接东亚、东南亚和南亚的独特优势。近五年来,云南已将自身定位为“一带一路”的战略支点、沟通南亚、东南亚国家的通道枢纽。

  2015年1月,习总书记视察云南时强调,云南要努力建设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这就要求云南要主动推进建设与周边国家的贸易运输通道,以便发挥好云南在与南亚,东南亚区域合作的桥头堡作用。

  云南向南可通泛亚铁路(建设中)东、中、西三线直达河内、曼谷、新加坡和仰光;向西可经缅甸直达孟加拉吉大港沟通印度洋,进入南亚次大陆,连接中东,到达土耳其的马拉迪亚分岔,转西北进入欧洲,往西南进入非洲。对外是中国西南部和中部地区对外开放的重要枢纽和平台,是中国西南地区与东南亚、南亚次区域合作的结合部。通过构建我国通往东南亚、南亚的陆路国际大通道,从而进一步提升我国沿边开放质量和水平,形成全方位对外开放新格局;通过加强与周边国家的互利合作,促进共同发展,增进睦邻友好,推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西南区域发展,实现各族群众共同富裕和边疆和谐稳定。

  五年来,云南和东盟加快了建设泛亚铁路、昆曼大通道的速度,逐步成为中国走向东南亚、南亚的国际枢纽。云南也承担起中国加强孟中印缅经济合作走廊建设和大湄公河次区域合作。以泛亚铁路、昆曼大通道等为代表的交通廊道有效促进了经济往来和文化交流,不断拓展云南和东盟加速开放领域和空间,云南省从开放的末梢变为开放的前沿。

  贵州:打通西南出海通道  探索发展新路径

  和云南、广西相比,贵州不沿海,也不沿边,是内陆腹地型省份。

  2016年,贵州获批建设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迎来开放发展新机遇。以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的建设为契机,贵州的生态、矿产资源优势进一步被释放,贵州“一带一路”战略地区的经济交流合作更加紧密。贵州国家内陆沿边地区国际贸易“单一窗口”试点加快推进,贵安新区获批国家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实现与泛珠三角各省区通关一体化。

  近年来,贵州积极融入“一带一路”国家开放战略,进入了高铁时代,开启了大数据时代,走向了生态文明新时代,探索发展新路径、积累新经验,加快推进传统经济向开放型经济转型,逐步形成了开放带动、创新驱动的新格局。

  贵州大力发展立体快速交通,改变了过去不沿海、不沿边、不沿江的内陆省份交通区位劣势,在西部率先实现县县通高速,迎来“高铁经济”时代。在珠江-西江流域中,贵州上联云南“桥头堡”,下接广西北部湾、广东珠三角,是经济带承东、联南、启西的重要结合部。交通基础设施的不断改善,区位劣势的改变,为贵州加快融入“一带一路”提供了强大的战略支撑。

  西南出海便捷通道厦蓉高速黔桂线全线通车,全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今年底将突破5800公里,出省通道将达到17个;进入高铁时代,高速铁路连通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滇中等地区,高速铁路将突破1200公里,铁路出省通道将达到14个。通航机场实现9个市(州)全覆盖,“1干16支”民用航空机场网络加快构建,国际航线达到23条,航线辐射港澳台、韩国、日本、泰国等13个国家和地区。

  如今,黔深欧海铁联运班列实现常态化运营,国家也规划开通中欧班列(贵阳—杜伊斯堡),贵州正在加快推进川贵广—南亚物流大通道、渝桂黔陇—中新南向通道等大型综合交通枢纽建设,启动建设“数字丝路”跨境数据枢纽港,构建了贵州省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便捷大通道,使贵州作为西部地区“一带一路”重要连接线作用日益体现。

  中央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贵州省主动加强与沿线国家对接协调,与19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立了经贸往来关系,在境外设立了贵州驻东非(肯尼亚)、瑞士、柬埔寨、印度、马来西亚、意大利、吉尔吉斯斯坦等商务代表处,国际友好城市和友好省州达到57对。贵州省“走出去”企业达到142家,茅台集团、瓮福集团、中铁五局、詹阳动力、水电九局、七冶建设、西南能矿等一大批优强企业加速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布局。

  西藏:借助南亚大通道   呈现开放新气象

  西藏地处祖国的最西部,是连接南亚、中亚等国的纽带,也是南亚各地文化交融的集中地区。《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将西藏纳入了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央将西藏纳入“一带一路”倡议总体布局,对于西藏发挥连接中国内地与南亚的区位优势和纽带作用,加快对内对外开放提供了广阔空间。

  近五年,西藏首先实施了更加积极的开放政策。一方面,坚持扩大对外开放区域;另一方面,积极拓展对外投资开放领域,在拉萨、日喀则探索设立了综合保税区(保税物流园区),并完善外贸特殊优惠政策,提升了贸易便利化水平。2016年,第三届西藏旅游文化国际博览会上,西藏航空有限公司和尼泊尔企业签署《组建喜马拉雅航空公司合资协议》,标志着西藏打造南亚大通道工作再下一城。2017年5月,“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平行会议上,“中尼友谊工业园”“尼泊尔•中国西藏文化旅游产业园”两个项目与尼泊尔企业签订了合作协议。8月30日,除中尼两国的第三国人员可以持有效证件通过吉隆—热索瓦口岸出入境。吉隆—热索瓦口岸正式扩大开放。……为西藏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倡议,夯实构建面向南亚开放重要通道迈出了重要一步。

  目前,青藏铁路已经延伸至日喀则,为修建跨国铁路做好了铺垫。中尼铁路日喀则至吉隆段、中印铁路日喀则至亚东段正在推进。同时,川藏、滇藏铁路也在建设当中。川藏铁路项目建成,将进一步突破制约西藏经济社会发展瓶颈,把西藏连入长江经济带,形成中国通往南亚的边界陆路通道。

  把西藏建设成国家面向南亚开放重要通道,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西藏开发开放、加快发展的希望和机遇所在。西藏自治区主席齐扎拉表示,“这就要求我们发展和周边国家的往来,不仅是设施上、贸易上,还有政策上、文化上的民间交流,总之是一种全方位、多方面的交往。”(文/本刊记者   张义学)
责任编辑:刘玉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5005679号-2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举报: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