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十大高铁通道穿西部

发布时间:2018-10-29 来源:西部大开发杂志 人气:
   
  编者按

  今年8月30日,国家发改委的一场新闻发布会,把全国人民的眼球再一次聚焦到中国西部。在建设“一带一路”的新时代,西部大开发仍然是时代重头戏。

  国家发改委西部开发司肖渭明巡视员在会上透露,交通基础设施依然是西部大开发的重点任务,要加快形成以干线(高速)铁路公路为主骨架的交通网络建设,“十三五”期间要重点推进十大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力争“三个贯通”,做到“七个建设”。

  “三个贯通”指的是贯通乌鲁木齐到连云港的高速铁路通道、昆明到上海的高速铁路通道、昆明到广州高速铁路通道。“七个建设”分别是建设呼和浩特到南宁高速铁路通道、建设昆明到北京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包头银川到海口高速铁路通道、建设银川至青岛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兰州西宁至广州高速铁路通道、建设兰州至北京高速铁路通道、建设重庆至厦门高速铁路通道。

  “三个贯通”和“七个建设”既是向公众报告西部高铁路线图,也是建设进度表——十大高铁将贯穿“一带一路”,为西部内陆省区找到“出海口”,让西部各个经济区连接起来,各个城市群都将直通“北上广”。

  我国的《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是2016年7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交通运输部、中国铁路总公司联合发布的,这份规划勾画出新时期“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的宏大蓝图。南北走向的“八纵”高铁通道包括沿海通道、京沪通道、京港(台)通道、京哈-京港澳通道、呼南通道、京昆通道、包(银)海通道、兰(西)广通道。东西走向的“八横”高铁通道包括绥满通道、京兰通道、青银通道、陆桥通道、沿江通道、沪昆通道、厦渝通道、广昆通道。据本刊记者了解,位于沿海地区的“沿海通道”早在1999年就已经动工,2008年开工的京沪通道(主线)已经在2011年通车……“八纵八横”高速铁路网中涉及东部沿海地区和中部经济相对发达省份的区间路段,动工早,贯通快。国家发改委这次强调的“三个贯通”和“七个建设”是和《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一脉相承的,十大高速铁路通道正是《中长期铁路网规划》涉及西部诸省区的高铁建设内容,是国家加快西部高铁建设的积极信号。

  东西贯通  贯穿“一带一路”

  “早晨,在西安吃过凉皮和肉夹馍上车;中午,到兰州吃一碗正宗的兰州拉面;动车一路疾驰,晚上就能到乌鲁木齐吃上香喷喷的新疆烤肉!”刚刚过去的国庆节,有驴友在微信朋友圈感慨“高铁真快啊!从西安到乌鲁木齐,在古代用驼队走完这段路程,需花数月时间。现在,只需要15个小时啊!”

  西宝高铁+宝兰高铁+兰新高铁是乌鲁木齐到连云港高速铁路通道的西半部,东半部已经延申至徐州。这不仅是一条横贯西部的“高铁丝路”,也是2016版我国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的陆桥通道,陆桥通道基本上和连霍高速(连云港到霍尔果斯)平行,也与陇海铁路+兰新铁路(已经延伸到新疆并通往中亚、欧洲)平行。从西向东的主要节点城市有乌鲁木齐-哈密-酒泉-张掖-西宁-兰州-天水-宝鸡-西安-郑州--徐州-连云港。陆桥通道全长3361公里,共涉及6段高铁建设,兰新高铁是最西面的一段,已于2014年年底通车,从兰州继续向东还分别有宝兰高铁(兰州至宝鸡段,去年7月9日开通)、西宝高铁(宝鸡至西安段,2013年底开通)、郑西高铁(西安至郑州段,2010年2月开通)、郑徐高铁(郑州至徐州段,2016年9月开通)、连徐高铁(徐州至连云港段)。在6段高铁线路中,截至目前只剩下最东段的连徐高铁尚未建成。连徐高铁全长约180公里,设计时速350公里,已于2017年开工,预计2020年建成通车。届时,乌鲁木齐到连云港高铁通道将全线贯通。

  昆明到上海的高速铁路通道,也就是沪昆通道,已经于2016年底通车。从西向东分别经过昆明、贵阳、长沙、南昌5个省会城市到达上海直辖市。这条高铁连接西南、华中、华南地区,贯通黔中、滇中、长江中游、长三角等城市群。沪昆高铁除了上述节点省会城市、直辖市之外,嘉兴、诸暨、义乌、金华、衢州、上饶、鹰潭、抚州、新余、宜春、萍乡、湘潭、娄底、怀化、芷江、铜仁、凯里、曲靖等沿线城市都受益。沪昆高铁让华东、华中、西南多省市无数城市联系在一起,功在千秋。

  昆明到广州高速铁路通道,也就是广昆通道,开通运营后,昆明至南宁4小时、至广州8小时左右可到达。这条正在加紧建设的线路主要节点昆明-南宁-广州,实现华南、西南地区的连接,使滇中、北部湾等城市群与经济发达的珠三角城市群贯通起来。弥勒、白色、贵港、梧州、肇庆、佛山也受益明显。

  本刊记者梳理发现,“三个贯通”是从西向东的横向高铁通道,按照发改委的规划,十三五期间,这些线路要全部建成。这三条高铁的建成通车,将把西部各个重要的经济区和我国东部最发达的区域紧密连接,尤其是把贯穿“一带一路”主线上的经济区有机连接。

  找到出海口   直通“北上广”

  呼南通道——呼和浩特到南宁高速铁路。此北向南的节点城市主要是呼和浩特-大同-太原-郑州-襄阳-常德-益阳-邵阳-永州-桂林-南宁。连接华北、中原、华中、华南地区,贯通呼包鄂榆、山西中部、中原、长江中游、北部湾等城市群。集宁、原平、沂州、长治、焦作、平顶山、南阳、宜昌、石门、娄底、柳州等地也受益匪浅。

  这条南北大通道,经过的西部省市区相当多,意义重大。目前少数线路段尚未开工,具体走向上,局部还有争议。近期从中央到地方都十分重视基建,或许开工时序会提前。

  包(银)海通道——包头银川到海口高速铁路。从北往南的主要节点城市包括包头-榆林-延安-铜川-西安-重庆-遵义-贵阳-南宁-湛江-海口(三亚),以及包括银川-西安、海南环岛高速铁路。

  这条高铁贯通后,把西北、西南、华南地区紧密联通起来,呼包鄂榆、宁夏沿黄、关中平原、成渝、黔中、北部湾等城市群实现连接。据本刊记者观察,包(银)海通道和京昆通道在西安-重庆段明显有重叠。其中,陕西境内的西延高铁(西安-延安段)即将开建,被称为“陕西黄金旅游线”。全程长286.954公里,自西安东站出发,向北沿线经过西安市灞桥区、临潼区、高陵区,咸阳市三原县,渭南市富平县,铜川市耀州区、王益区、印台区、宜君县,延安市黄陵县、洛川县、富县、甘泉县和宝塔区。

  该通道中西安至重庆段将可能与京昆通道重合。近日,西安至安康高速铁路建设项目预审获自然资源部批复,自西安引出,向南经引镇、柞水西、镇安西、小河西至安康北这 6 站,全长有 174 公里,投入的资金有 300 多亿元,设计的时速是在 350 公里每小时。

  青银通道——银川至青岛高速铁路。自西往东主要节点城市为银川-太原-石家庄-济南-青岛。其中绥德至银川段利用太中银铁路。这条大通道的建设,连接华东、华北、西北地区,贯通山东半岛、京津冀、太原、宁夏沿黄等城市群。不过,按照十三五规划,部分线路段不在开工计划。

  厦渝通道——重庆至厦门高速铁路。从西向东主要节点城市包括重庆-黔江-张家界-常德-长沙-赣州-龙岩-厦门。其中厦门至赣州段利用龙厦铁路、赣龙铁路,常德至黔江段利用黔张常铁路。通过厦渝通道连接海峡西岸、中南、西南地区,贯通海峡西岸、长江中游、成渝等城市群。

  京昆通道——昆明到北京高速铁路通道。主要节点城市有北京-石家庄-太原-西安-成都/重庆-昆明。中长期规划说,还包括北京-张家口-大同-太原高速铁路。随着2014年7月1日太原南到西安北段正式通车和2017年底西成高铁的通车,这条华北到西南的高铁线路,过半已经通车。

  据中国铁路总公司官方消息,渝昆高铁通过审批,最快将在2018年内开建。渝昆高铁始于重庆枢纽,经重庆主城区、江津、永川等地进入四川省泸州、宜宾,而后进入云南省昭通、曲靖会泽接入昆明枢纽昆明南站。按照目前审批的情况,渝昆高铁共设18个车站。线路全长约718公里,设计时速为350公里,投资1170亿元。

  按规划,西(西安)渝(重庆)高铁由西安开出经安康、万州至重庆,目前,西安至安康高速铁路建设用地预审获自然资源部批复。沿途各站为:西安、柞水、镇安、安康、岚皋、城口、开州、万州、忠县、丰都、涪陵、重庆。规划时速为300公里,未来西渝高铁开通后,西安到重庆将只需2小时。

  但因为西渝、渝昆两条高铁线路尚未开工,存在线路具体走向、云南境内地质环境等因素影响,十三五期间这条大通道无法实现竣工。

  这次发改委也表态,渝昆高铁、西渝高铁等今年底有望实现实质性开工。除了上述大城市,保定、临汾、运城、安康、泸州、宜宾、自贡、昭通必然也受惠。因为线路争议,重庆境内的万州等沿江区县,以及四川的达州、广安等地,近期是否也受益还不确定。

  兰(西)广通道——兰州西宁至广州高速铁路通道。主要节点有兰州/西宁-成都/重庆-贵阳-广州。这条线路再次出现了重庆-贵阳段,和包(银)海通道重叠,渝贵再新建高铁也就是迟早的问题了。

  其实,在大的通道走向基础上,川渝贵合作建设绵阳(安州)-遂宁-重庆-贵阳新高铁也是合情合理的。遂宁-重庆段,也就是兰渝高铁一部分;绵阳(安州)-遂宁段,也就是此前的绵遂内城际升级版。通过兰(西)广通道,合作、乐山、自贡、宜宾、毕节、遵义等市,也都大大获得好处。

  京兰通道——兰州至北京高速铁路。主要节点城市为北京-呼和浩特-银川-兰州。建成后,可以连接华北、西北地区,贯通京津冀、呼包鄂、宁夏沿黄、兰西等城市群。除了上述省会城市外,张家口、包头、巴彦淖尔、乌海、中卫等沿线城市将受益。

  这十大通道里面有几条现在已经打通了,比如昆明到上海、昆明到北京的高速铁路。国家发改委肖渭明巡视员说,“今年到明年我们要加快成贵高铁建设,尽快开工建设川藏铁路、渝昆高铁、西渝高铁等大通道。”这是国家持续加强西部大开发的强劲信号!

  连接经济区块  形成物流通道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发展走了一条“先沿海、后腹地、最后西部”的逐步推进路子,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经济基础好、起步早、发展快,连接这三大经济区的高速路网密如蛛网,高铁建设也早于西部欠发达省区,三大经济区物流通畅而快捷。但是,西部诸省区交通基础设施薄弱,与东部沿海地区差距很大;东部沿海发达地区与中西部联系的交通网络自东向西逐渐稀疏,交通设施逐次降级,这严重影响了东西部的经济流动。国家发改委最近强调的“推进十大高速铁路通道”,就是“八纵八横”高铁路网涉及西部诸省的内容,表明了国家加快建设西部诸省高铁的决心,使西部与东部高铁早日无缝对接起来,形成东西部之间各经济区快之间的快速物流通道。

  2018年7月31日22时29分,编组50辆、满载电子元器件、饮料、食品等产品的X8011/2次列车从武汉吴家山车站开出,驶往德国杜伊斯堡。这是即将通过陆桥通道驶往欧洲的一幕。随着西部高速铁路的建设和贯通,这样的情景在我国各个经济区块的高铁枢纽站纷繁出现。从2011年3月19日首列中欧班列(重庆--杜伊斯堡,渝新欧国际铁路)成功开行以来,西安、成都、郑州、唐山、苏州、义乌、广州等城市也陆续开行了去往欧洲的集装箱班列,这些城市遍布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中原、关中平原等我国重要经济区块。

  2018年8月26日,随着X8044次中欧班列(汉堡—武汉)到达武汉吴家山铁路集装箱中心站,中欧班列累计开行数量达到10000列。这万列货车都经过被誉为“陆桥通道”的乌鲁木齐到连云港高速铁路通道。这条高速铁路不仅连接华东、华中、西北地区,贯通东陇海、中原、关中平原、兰西、天山北坡等城市群。更重要的是这是一条连接亚欧的大陆桥,形成贯通亚欧的陆上快速物流通道,进一步提速我国与中亚、西亚、欧洲各国的货物输送,加快沿线经济贸易交往步伐。

  东西走向的乌鲁木齐到连云港高速铁路、昆明到上海的高速铁路、昆明到广州高速铁路,分别把西北与京津冀、西南与长三角、西南与珠三角横向连接起来;而昆明到北京高速铁路、兰州西宁至广州高速铁路则又把西南与京津冀、西北与珠三角连接起来;日益密织起来的高铁网,把欠发达的西部各经济区与已经发展起来的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经济区无缝对接起来,形成快速物流通道,促进东西部经济流动,缩小东西部经济差距。

  京昆通道,最终实现华北、西北、西南地区的连接,贯通京津冀、太原、关中平原、成渝、滇中等城市群。这条高铁将为成渝经济区、关中—天水经济区与京津冀经济区形成快速物流通道。

  贯穿四大城市群   提升西部“省会经济”

  十大高铁建设旨在继续支持西部大开发,进一步加密东西部之间、西部各城市群之间的高铁路网,使西部省会城市成为西部经济发展的主枢纽,西安、重庆、成都、贵阳、昆明,刚好是由北向南,进出西部的大门,枢纽型城市地位将极大地提升西部“省会经济”。

  西部十大高铁的建成,不仅使西部12省区的省会(首府,除拉萨外)城市直通“北上广”等一线城市,而且把西部省区各省会城市用高速铁路连接起来,更把西部各省会城市与中部、东部的所有省会城市连接起来。物流、人流、信息流的提升,也将促进提升西部“省会经济”。

  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戴宾主任分析认为,重庆、成都、西安是西部地区具有跨省域影响能力(潜力)的城市。目前,成渝高铁、西成高铁已经建成运营,明年西渝高铁开建后,三个在西部具有跨省域影响潜力的城市将会实现网络式互联互通,从而大大促进三市之间的交流合作;而沪昆通道建成后,明显地拉近了西南诸省区与长三角城市群的时间距离,形成影响和带动西部经济社会发展的合力。

  十大高铁的规划和建成,将更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需要改变以外部输血为主的发展方式,培育增长极核,形成西部发展的内生动力。戴宾认为,“成渝城市群、关中城市群是西部发展条件较好、发展基础最好、最有增长潜力的城市群。西成高铁开通运营以及未来即将修建的西渝高铁将有助于推进成渝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的联系和合作,使其加快发展,成为带动和引领西部发展的增长极核”。

  从《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图来看,包(银)海通道贯通了西北、西南、华南地区,将西部的呼包鄂榆、关中平原、成渝、黔中四大城市群连接起来。兰州西宁至广州高速铁路通道,则把兰州、关中平原、成渝、贵阳等城市群连接起来。

  纵横大美河山  建设“生态高铁”

  陆桥通道从西向东,经过大漠戈壁,穿越巍巍昆仑,贴着秦岭北麓和黄土高原生态脆弱区进入关中平原,又沿着黄河进入中原大地,纵横祖国大美河山。西安以西,是沿着古丝路而建,其中,宝兰高铁经过人均耕地少的西秦岭山区和生态环境脆弱的黄土高原,沿线分布有林场、城市饮用水源地保护区和季节性河流,如何建设“生态高铁”呢?

  宝兰高铁甘肃段隧道总长231公里、桥梁总长95公里,总弃渣量近3500万立方米。弃渣如果按就近原则堆放,虽然能够降低成本支出,但可能导致水土流失,破坏生态环境。如何让弃渣变废为宝?中铁十九局交出了一份优异的环保答卷——共利用弃渣填沟新造耕地3258亩,占实际征用耕地的49.8%;填沟造林348亩,占实际征用林地的50.6%。同时,还在渣场上植草1034亩,为沿线营造了一份绿色。

  沪昆高铁云南段地处云贵高原,地势起伏大,地质构造活动强烈,地震烈度高,岩性变化频繁,不良地质发育,工程地质和水文地质非常复杂。多次穿越断层及岩层接触带、高压富水区、煤层采空区、高地应力等不良地质段,被称为“地质博物馆”。建设者们加强对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新设备的研究和应用,持续开展科技攻关活动,提升了西南艰险山区高速铁路建设水平,自然生态保护取得良好成效。

  沪昆高铁曲靖段沿线还打造了生态景观廊道,突出景观效果,让整个沿线四季常绿、四季花开。维护了沪昆高铁运营安全、优化人居环境的同时展示了曲靖市良好形象,也对推进沿线县区生态建设具有重要意义,打造高铁沿线绿色生态风景线。

  纵观西部十大高铁通道,自北向南从内蒙古高原到黄土高原,穿越秦巴山区,跨过黄河、长江,经过关中平原、成都平原,再上云贵高原,地势变化巨大,给高铁建设者们带来前所未有的科技难题、环保难题。在加快十大高铁通道建设的新时代,建设者们既要不断攻克地质难题,一路遇水架桥,逢山钻燧,更要不断总结经验,维护脆弱的生态,保护祖国绿水青山!

  西部文化乘上高铁

  我国西部地域广阔,山川秀丽、风景如画,地域文化独特,民族风情浓郁。如云南、贵州、四川、陕西等省份更是全国乃至全世界的重要旅游地区,对国内外游客具有很大的吸引力。长期以来,由于受交通等各种条件的制约,民族地区经济尚不发达,还有部分人口尚未脱贫。西部十大高速铁路,不仅是各族人民延续百年的期盼,而且是西部经济腾飞的迫切梦想。

  加快高铁的建设和贯通,对推动中西部地区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有着重要意义。2016年12月,沪昆高铁全线贯通。从云南出发,途经贵州、湖南、江西、浙江、终点到上海,沪昆高铁串起了滇池、黄果树瀑布、花江大峡谷、平坝天台山,洞庭湖、鄱阳湖、西湖等人间胜境,同时也串起了中国十大文化名楼中的五座——昆明大观楼、湖南岳阳楼、长沙天心阁、南昌滕王阁、宁波天一阁。贵阳是一座“山中有城,城中有山,绿带环绕,森林围城,城在林中,林在城中”的具有高原特色的现代化都市,也是“中国避暑之都”。昆明,享“春城”美誉,四季如春。它三面环山,南濒滇池,湖光山色,天然成趣。不仅如此,周边的大理、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沪昆高铁把贵州、云南的美景,拉近到长沙、南昌、杭州、上海人民的眼前。

  2017年7月9日,宝兰高铁开通运营使陆桥通道的95%贯通。丝绸之路全长7000多公里,中国境内总长4000多公里,沿线途经20多个城市,拥有丰富多彩的旅游资源,自然风光世所罕见,文化遗迹更是数不胜数。陆桥通道串起了莫高窟、鸣沙山、月牙泉、天山天池、喀纳斯湖、葡萄沟这些丝绸之路沿线的旅游胜地。截至今年7月9日,宝兰高铁运营一周年,宝兰高铁累计发送旅客1183.61万人,日均发送旅客3.24万人,单日最高纪录5.42万人。一年来,不仅去新疆旅游的陕西人增多了,更多的东部沿海人也踏上陆桥通道的动车,前往新疆观光。陆桥通道成为拉动西部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

  陕西省社科院研究员张宝通分析认为,高铁最大的优势就是带动人流,所以宝兰高铁开通后,不仅促进的陕甘两省旅游业的发展,宝兰高铁使3361公里的路桥通道全线贯通(只剩徐州至连云港段的180公里),加快了东西部人流、物流速度,更是促进整个西部省区的旅游业,进而带动人流、物流、信息流和资金流等汇聚,带动大西北地区的文化旅游开发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设。

  总之,西部十大高铁通道的建成通车,将更有利于开发旅游资源,促进西部文化旅游融合发展,也将更加密切东中西部经济联系,推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带动工业化发展,加速沿线城镇化进程。特别是扩大西部诸省区加强国际间的经贸往来和文化交流具有重大意义。(文/本刊记者   张义学)
责任编辑:刘玉

上一篇:穿越秦岭的高铁——对西成高铁的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5005679号-2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举报: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