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构筑大西安城市新格局

来源:西部决策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31
摘要:一、西安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 习近平总书记在我省调研时说,陕西要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找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我们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个中等收入偏上的国家,可以说是超常态发展。
  一、西安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

  习近平总书记在我省调研时说,陕西要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找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改革开放三十余年,我们由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成为一个中等收入偏上的国家,可以说是超常态发展。今后三十余年进入新常态,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由老二变老大,这是十九大提出的新时代的总任务。超常态发展是由沿海开放带动的,新常态发展要由“一带一路”来支撑。我们说陕西是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新起点,但国家不认可。因为新起点具有排他性,“一带一路”全国各省市都要参与,谁开通中欧班列,谁就是新起点。总书记在经济工作会议上给时任省领导讲,陕西处在“一带一路”核心区,这个定位更高、更准确。因为陕西位于亚欧大陆桥上,西安处在祖国版图中心,亚欧大陆桥一头连着连云港,连着海上丝绸之路;一头连着阿拉山口、霍尔果斯,连着路上丝绸之路。省第十三次党代会明确提出打造“一带一路”核心区,找准了陕西在“一带一路”的战略定位。超常态是由深圳为窗口的珠三角、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引领的。新常态总书记要陕西来引领。陕西要引领新常态,就必须像深圳为窗口的珠三角、上海为龙头的长三角那样,构建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把西安打造成“一带一路”核心区的核心。

  西安处在大地原点附近,是我国亚欧大陆桥上最重要的中心城市,其科技教育、高新技术、装备制造、电子信息和国防科技在沿桥是最强的。关中是沿桥最发达的地段,国家布局了关中—天水经济区,是历史上最早记载的“天府之国”。以关中为依托的西安能够成为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心脏,形成长江经济带有龙头上海带动,亚欧大陆桥经济带有心脏西安推动这么一种格局。在亚欧合作交流上,西安的区位优势是任何城市不可替代的。北京、上海是全方位开放,武汉、重庆、成都在长江经济带上,西安最有条件、最有资格代表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交流合作。因此,国家把欧亚经济论坛的永久会址放在西安,批准在西安举办丝绸之路国际博览会,在西咸新区设立丝绸之路经济带能源金融贸易区,让西安探索内陆与“一带一路”国家经济合作和人文交流的自贸试验区新模式,继北京、上海之后把第三顶国际化大都市的帽子戴给西安。古丝绸之路是古亚欧大陆桥,当时罗马、波斯等西域各国的商人和日本、韩国的友人云集长安,使长安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今天西安依托亚欧大陆桥经济带心脏地位,仍然可以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和“一带一路”直接对接,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发展。把西安定位为具有历史文化特色的国际化大都市,实际把自己降格为一个旅游城市了,难以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

  西安要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需要打造六大中心。一要打造亚欧合作交流的先进制造业中心;二要打造亚欧合作交流的交通物流中心;三要打造亚欧合作交流的经贸合作中心;四要打造亚欧合作交流的能源金融中心;五要打造亚欧合作交流的科技教育中心;六要打造亚欧合作交流的文化旅游中心。有了这六大中心的支撑,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就能建成,陕西就能成为“一带一路”的核心区,我们就能抓住“一带一路”的历史机遇,就能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发展。“一带一路”是保证和支撑中华民族实现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是保证和支撑两个百年目标实现的战略,是让中国由老二变老大的战略。陕西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区,西安是核心区的核心,是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大西安为中心的大关中城市群是“一带一路”核心区的战略支撑。研究和规划西安的城市格局,一定要站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高度,站在实现两个百年目标,让中国由老二变老大的高度去认识,要大手笔、大气魄、大胆略才行。

  二、打造“一带一路”核心区必须组建大西安

  目前周边的中心城市都比西安大。重庆是合并了原万县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区的直辖市,成都是合并了原温江地区和简阳市的大成都,武汉是由汉口、武昌和汉阳组成的大武汉,郑州是全国第一个放开农民工户口的大郑州。它们对世界500强、中国500强的吸引力都比西安大,这些年发展得都比西安快,重庆、成都、武汉、郑州被率先确定为国家中心城市,它们带动的是跨区域的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目前以关中为依托的西安实际处在锅底地位,难以担负“一带一路”赋予的战略重任。原来的西安是“小西安”,西咸新区交西安代管后是“中西安”,只有突破城墙思维,实现西咸行政一体化,才是“大西安”。只有大西安才能成为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支撑起“一带一路”核心区,引领新常态,追赶超越,促进中国由老二变老大,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历史上西安和咸阳一直都是一个城市,分开只是历史的瞬间。解放后由于西安一度直辖,不管县了,西安、咸阳才分开的。即使如此,在1966年~1971年,主城区小咸阳市还是由西安代管的,文化革命期间成立的咸阳地区革命委员会驻地只能放在兴平。后来市地合一成立大咸阳市,才又与西安分开了。西咸一体化没有历史障碍。实际上西安才是咸阳,咸阳不是咸阳,就像西安才是长安,长安不是长安一样。汉长安、唐长安在西安,我们只是为了保留“长安”的名字把韦曲叫了个长安,原来是长安县,现在是长安区。其实秦始皇的咸阳在西安,司马迁讲得很清楚,“汉长安,秦咸阳也”。秦始皇的咸阳是没有城墙的,秦始皇说秦岭就是我的城墙,黄河就是我的护墙河,气魄何其大。汉长安只是在秦咸阳的基础上加了一圈城墙而已。秦的章台宫就是汉的未央宫,秦的兴乐宫就是汉的长乐宫。我们记住了封闭的、有形的汉长安,却忘记了开放的、无形的秦咸阳,就像记住了唐长安,忘记了隋大兴一样,唐长安和隋大兴是一个城墙。我们讲的咸阳是秦始皇的首都咸阳,不是秦孝公的诸侯之城咸阳。《关中记》中说:“孝公都咸阳,今渭城是也,在渭北。始皇都咸阳,今城南南城也。”(《史记·高祖本纪》注引)。即使诸侯之城的咸阳现在也只有三分之一在渭河北,三分之一在渭河滩,三分之一在西安草滩。因为西安南高北低,渭河在不断向北推进。西咸新区交西安代管后,秦孝公的咸阳也完全在西安了。现在的咸阳主城区实际上是关中八景“咸阳古渡”所在地。据咸阳地方志记载,明洪武四年,咸阳城才西迁到渭水驿。现在的咸阳是“千年古渡”,不是“千年古都”,是当年首都咸阳的郊区,叫“秦都区”实际上是误导了。当时为了保留“咸阳”的名字,设了咸阳县,后来又改为咸阳市。西咸行政一体化后,可将咸阳主城区改为咸阳区,腾出的行政指标可给西咸新区,使西咸新区像浦东新区、滨海新区那样拥有完全的行政管辖权。

  西咸新区交西安代管虽然消除了西咸新区与西安市的体制矛盾,但是却加剧了咸阳与西安和西咸新区的矛盾。现在咸阳主城区东、北、南三面被西安包围,难以发挥对市域的辐射带动作用。西咸新区交西安代管后,渭城区、秦都区、泾阳县被肢解,原来可在渭城区、秦都区、泾阳县范围内协调解决的问题,现在变成咸阳、西安两市之间的问题了,咸阳与西咸新区的鸿沟更深了,协调解决问题更加困难了。这些问题的出现,其实都是回避行政区划调整导致的。出了问题不要紧,问题导向解决就是。如果调整了行政区划,实现了西咸行政一体化,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就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回避行政区划调整,看似是在创新,实际上是把简单问题复杂化了。为追赶超越发展,需要理顺行政体制,加快西咸行政一体化,把复杂问题简单化,从根本上消除西咸体制矛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体制是由政府主导的,政府是建立在所辖行政区划基础之上的,要和行政区划相统一。只有按照行政区划管理才有效率,只有从行政区划上解决问题,才能理顺大西安体制。目前西安的经济实力不足以担负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和国家中心城市的重任,难以支撑起“一带一路”核心区。只有打破西安、咸阳行政区划界限,将两座城市合二为一,实现西(安)咸(阳)行政一体化,组建大西安,建设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才能成为“一带一路”核心区的支撑。

  三、西咸行政一体化大西安的范围

  咸阳地域较大,其西北部是农业区、资源区、丘陵沟壑区,不应简单化地将咸阳与西安合并,这样建不好国际化大都市和国家中心城市,而应当系统化地调整行政区划,系统化地构建大西安和大西安都市圈。这方面安徽的经验值得陕西借鉴。安徽通过三分巢湖地级市,将北部的庐江县、县级巢湖市划归合肥,做大做强了省会城市合肥,使全国五大淡水湖之一的巢湖成为合肥的城中湖,极大地改善了合肥的发展环境,可以和南京抗衡,发挥省会城市的辐射带动作用。将南边的含山县、和县、无为县分别划归马鞍山和芜湖,做大做强了皖江城市带。正是靠着省会城市合肥和皖江城市带的辐射带动,安徽的经济总量超过了陕西,合肥的经济总量超过了西安,国家把安徽划到了长三角。陕西可以通过三分咸阳,既做大西安,又做大杨凌和铜川,把西安建成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把杨凌建成中国唯一、世界唯一的农科型中心城市,把铜川建成渭北的中心城市,一举三得。并以西咸一体化的大西安为核心,构建包括杨凌、铜川、渭南的大西安都市圈,进一步发挥大西安的辐射带动作用。

  组建大西安,只需将咸阳主城区和泾阳、三原、兴平、礼泉等适合建国际化大都市的区县划给西安就可以了。咸阳主城区在1966年~1971年就归西安代管,现在渭城区、秦都区大部分地域已划归西咸新区,由西安代管了。泾阳是大地原点所在地,划归西安,西安可名正言顺成为祖国版图中心。三原是西安的北门户,包茂高速到渭北和陕北,211国道到银川,咸宋公路到韩城都要经过三原。兴平的主要产业是国防科技,划归农业为主的杨凌管不了,划归西安可把西安的国防科技产业做大做强。礼泉是唐朝开国皇帝李世民的陵寝所在地,是世界最大的皇家陵园,划归西安可把唐的文化和旅游做大做强,还可与泾阳一起治理好泾河,再现泾渭分明历史胜景。西安行政区划的扩大,要依据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通过西咸行政一体化在咸阳市域范围内去解决,不要选错了方向,节外生枝,试图把渭南市的富平、蒲城和杨凌示范区并入西安,这些没有国家政策或规划的依据。

  杨凌是国家确定的干旱、半干旱农业示范区。但是杨凌既不干旱,也不半干旱,实际上是一个试验区,起不到示范区的作用。要使杨凌成为一个示范区,建议将干旱县乾县、永寿,半干旱县武功、扶风,秦岭北麓的周至、眉县划给杨凌。各种地貌的县都有了,做好了就能起到示范作用。现在国内外致力于农业高新技术的人才、技术、资金、项目多的是,但是没有地方可去,需要有人搭平台。杨凌是中国第一个高新农业示范区,可以建成中国唯一、世界唯一的农科型中心城市,吸引国内外致于农业高新技术的人才、技术、资金、项目向杨凌聚集。中国是人口大国,农业始终是国民经济的基础,粮食关乎着我国的安全问题。杨凌不能并入西安,并入西安就把杨凌这个品牌淹没了。陕西应当发挥好杨凌示范区的品牌效应,尽快独立设市,西安、宝鸡离得较远,中间也需要有一个区域中心城市。

  咸阳北部的彬县、长武、旬邑、淳化及富平应当划归铜川。铜川原来是陕西的第二个省辖市,现在“矿竭城衰”,被国家发改委列为资源沽竭型城市。铜川的煤炭管理、培训力量较强,但没有对象了。彬县、长武、旬邑、淳化煤炭资源丰富,只要优化组合,铜川可持续发展问题就可以解决。关中地域的主体在渭北,渭北要追赶超越必须有中心城市带动。铜川处在陕西南北交通脊梁上,最有条件发展成为渭北的中心城市,因此必须做大做强铜川。富平是老一辈革命家习仲勋的家乡,照金是习仲勋的根据地,旬邑马栏当年是关中工委所在地,整合起来可打造成关中红色旅游基地,落实总书记不忘初心的教诲。富平1958年~1961年归铜川管,富平庄里陶瓷厂到现在都属于铜川,富平梅家坪是进入铜川新区的门户,国务院批准的《关中—天水经济区发展规划》,要建设铜川—富平城乡统筹重点示范区,因此把富平划归铜川才是合理的。

  杨凌的电话区号是029,一开始就是作为西安的卫星城市规划的。铜川市政府南迁到耀州区了,西安市政府北迁到张家堡了,省上正在推进西铜同城化发展。渭南是陕西的东大门,渭南到西安高速公路仅半个钟头,省上正在推进西渭融合发展。因此杨凌、铜川、渭南还可以与西安组成大西安都市圈。大西安都市圈不能只向东西方向的杨凌、渭南发展,还应当向北朝铜川方向进军,带动渭北发展。西安行政中心北迁,工业向渭河北岸转移,正在引领西安跨渭河发展。西咸一体化后,渭河将成为大西安的城中河和东西生态轴线。西安打造富阎板块,就是为了支持渭北的富平发展。但富平进入大西安都市圈后,就没有必要再把富平并入西安了。阎良是我国最大的综合性航空工业基地,阎良航空基地要进一步发展,必须向中心城区靠陇,融入西安核心区,这样有利于招商引资、招才引智。朝富平靠近,远离西安核心区,不利于阎良航空基地的发展。阎良原来是从临潼分出去的,现在临潼渭北工业园招商引资面临困难,建议与国家级阎良航空基地整合,以清河为生态轴,推进临阎一体化,发挥西安中心城市的优势,把航空工业做大做强。这样既使富平融入大西安都市圈,又使中国最大的航空工业基地更快更好地发展。为了推动大西安都市圈建设,发挥大西安都市圈的作用,应当加强西安与杨凌、铜川、渭南之间的融合发展,推进大西安都市圈城际交通、信息、市场、产业的一体化。

  四、古都西安和大西安的城市格局

  西安是世界著名古都,西安主城区的格局是典型的“九宫格”。中心是唐皇城,东面是军工城和纺织城,西面是电工城,北面是经开区,南面是文教区,东北是浐灞生态区和国际港务区,西南是高新区,西北是汉长安城大遗址保护特区,东南是曲江文化产业示范区。唐的皇城是土城墙,明朝的时候在外面包了一层砖,大雁塔外面的砖也是明朝包的。大雁塔是唐塔,世所公认,西安古城当然也就是唐皇城。唐皇城是世界上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历史上最伟大的唐王朝的皇城。如果因为外面的砖是明朝的,并且做过明朝的府城,就认为是明城墙,那就把世界著名古都降格为诸侯之城了。建筑是文化的载体,但中国的建筑与欧洲不同,主要是土木建筑,很难保存一千年。周、秦、汉、唐是我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四个王朝,代表了中国历史文化心主流,但是看不见了。为了弘扬中国的传统文化,就需要适当再现,通过复兴皇城,让广大人民群众和国内外游客感受体验中国历史文化的博大精深。

  为了复兴皇城,建议撤销城三区,成立统一的皇城区,负责保护、利用、开发皇城资源,把皇城打造成抢救、保存、研究、再现、展示、弘扬中国历史文化的超级博物城,建成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使游客进了皇城就能置身于中国历史文化的氛围之中。四个城门都可举办仿古入城式,南边让唐太宗、北边让汉武帝、东边让秦始皇、西边让周武王迎接。顺城巷也按南唐、北汉、东秦、西周风格改造,将环城路和皇城内的房屋逐步加上仿唐屋顶,使其展现出唐皇城的特色。皇城内的产业逐步向文化旅游方向转化,使皇城成为西安文化旅游产业的龙头。现在西安的商业已形成多中心态势,皇城内商业不再一枝独秀,只有向文化旅游商业转型,聚集游客,才会再现昔日繁荣。汉长安城要建成大址保护特区,汉城周围的建筑要像陕西安居工程那样突出汉风,城内除重点宫殿、道路遗址外,其他以保护性绿化为主,把大遗址特区打造成大西安的中央公园。要通过立法,使西安的建筑逐步戴上传统的大屋顶,展现出古都风貌。

  西安处在大地原点附近,是“米”字形交通骨架的交汇地,依托“米”字形交通骨架,大西安可以形成一个“大九宫格”的城市格局。中心是西咸一体化的大核心,大西安的东面是临潼副中心,西面是兴平副中心,北面是三原副中心,南面是秦岭国家中央公园,东北是阎良副中心,西南是鄠邑副中心,西北是礼泉副中心,东南是蓝田副中心。西安是古都,按照中国的传统,古都的城市规划建设都有中轴线,有“龙脉”。南大街、北大街、长安路、未央路和延伸到秦岭山的长安大道、延伸到三原的正阳大道,就是大西安的中轴线和“龙脉”。这条中轴线或“龙脉”,目前是中国最长的城市中轴线,是大西安城市的象征和特色。而贯穿西安的210国道、包茂高速、包柳铁路、包海高铁还是陕西的交通脊梁和“龙脉”,正是有了这个交通脊梁和“龙”脉,大西安作为省会城市才便于带动渭北和陕北陕南的发展。

  大西安的核心是由西安主核心和咸阳次核心构成的双黄蛋。西咸新区是城市新区,不必复古打造新的中抽线或“龙脉”,浦东新区、滨海新区、两江新区、郑东新区都没有中轴线或“龙脉”。西咸新区打造的大西安的大轴线或新“龙脉”,是在西安、西咸新区、咸阳构成的松散的大西安的条件下,利用省管优势企图成为大西安的核心区臆造的。作为省会的大西安的最低功能,应当带动陕南、陕北的发展,但终南山、九嵕山挡住了西咸新区到陕南、陕北的通道,怎么带动?西咸新区还试图通过大轴线将斗门水库纳入新中心主城区,这会破坏未来大西安的饮水水源。西咸新区应当与咸阳主城区共同组成大西安的新中心,把沣河、渭河打造成新中心的生态心。城市新中心是需要人支撑的,离开了咸阳主城区,西咸新区是很难成为大西安新中心的。我们组建的大西安是西咸行政一体化的紧密型的大西安,只能以西安的中轴线或“龙脉”为大西安的中轴线或“龙脉”。“九宫格局”是未来大西安城市格局的特色,在全国是唯一的,“九宫格局”的大西安规划曾获原建设部城市规划大奖,必须一张蓝图干到底,不能随意改变。

  五、构建国际化大西安经济发展的产业聚集带

  西安作为古都和省会,其城市格局有贯穿南北的中轴线或“龙脉”,这不仅是西安城市的特色,而且便于带动渭北和陕北、陕南的发展。大西安要实现西咸行政一体化,促使西咸经济融合,成为亚欧大陆桥经济带的心脏,建成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支撑“一带一路”核心区,还需要构建东西向的经济发展的产业聚集带。

  首先,要构建国际化大西安的服务业聚集带。中心城市的首要功能是服务,国际化大都市更要有以现代服务业为标志的发达的服务业。政府要向服务型政府转化,要提供优质的公共服务,当好“店小二”或服务员;产业既要发展现代服务业和生产性服务业,也要发展传统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既要为发展服务,也要为民生服务,二者不可偏废。目前大西安的服务业主要集中在西安、咸阳主城区,适应不了未来国际化大都市的需要。未来的大西安要通过轨道交通、快速干道和市政道路,尽快将西安和咸阳主城区连成一体,加快发展和完善沿线的服务业,使西安、咸阳服务业核心区融为一体,构建国际化大西安的服务业聚集带,为大西安南北产业聚集带服务。

  其次,要构建国际化大西安的创新产业聚集带。创新驱动是新时代的发展战略,西安综合科教实力居全国前列,发展科技创新为核心的创新产业是西安的优势所在。西安的科研机构、大专院校主要分布在南部,国家级高新区、航天基地在南部,西咸新区沣东统筹科技资源示范区、沣西大数据产业园等也在南部,南部是大西安科技创新产业的聚集区。曲江文化产业示范区也应当进入创新产业聚集区。曲江不能只搞传统文化和非物质文化遗产,西安有科技、文化两大优势,只有将二者融合,发展现代文化和文化创意产业,像美国的好莱坞和环球影城那样,让传统文化搭上高科技的快车,中国的文化才能走向世界,曲江才能成为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区。这样就可以依托秦岭北麓生态,在南部构建一个国际化大西安的创新产业聚集带。

  再次,要构建国际化大西安的开放产业聚集带。工业是西安的短板,发展工业必须走开放之路,大力招商引资。西安有一个很好的开放平台,就是欧亚经济论坛。时任中央领导提议依托欧亚经济论坛建设欧亚经济综合园区,现在习近平总书记又要陕西打造“一带一路”核心区。西安北部是广阔天地,我们应当把经开区、渭北工业区、国际港务区、浐灞生态区、灞桥现代纺织工业园和西咸新区的泾河新城、秦汉新城、空港新城整合在一起,构建一个以工业为基础的超级的欧亚经济综合园区,打造成亚欧合作交流的基地。十九大要建设自由贸易港,西安可依托国际港务区和空港新城的自贸试验区,向国家争取建设“一带一路”内陆自由贸易港,带动欧亚经济综合园区发展。这样就可以依托渭河生态,在北部构建一个国际化大西安的开放产业聚集带。

  西安南北中轴线是国际化大西安的城市标志,应当规划建成大西安的地标大道、服务大道、形象大道,像成都的天府大道那样展示给世人。她将国际化大西安中部的服务业聚集带、南部的创新产业聚集带和北部的开放产业聚集带串接起来,形成一个“丰”字形结构,让古都西安的首个都城“丰”京复兴升华为国际化大西安的“丰”字形城市结构,建设成亚欧合作交流的国际化大都市。国际化大西安多轴线发展,应当表现在交通轴线、经济轴线、生态轴线等多种轴线综合配套上,而不是破坏“九宫格局”特色和“丰”字形结构骨架,另搞一个“大轴线”。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795号 陕ICP备15005679号-2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