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商洛老人花甲之年学演戏 不忘初心追求明星梦

发布时间:2017-02-13 来源:商洛日报 人气:
   
  

    他的胡子已经花白,却为了儿时的梦想,奔走在大江南北,尽管风餐露宿,依然不改初衷。他没有接受过专业培训,却声情并茂地演绎历史人物,为了一个镜头苦练千百遍,尽管饱尝艰辛,仍无怨无悔地坚守在镁光灯下。他立志要把有生之年全部奉献给演艺事业,让有限的生命生发出无限光热。他就是特型演员彭成启。
 
  见到彭成启的时候,他正在背诵台词,说是接了两个戏,春节后就要开拍,自己普通话不标准,得赶紧熟悉背诵。他说话的时候,满脸的大胡子微微颤动,边说话边捋着胡子,见到来人不管年龄大小均叫老师,待客谦诚热情。一提起演戏的辛酸苦辣,彭成启的眼神飘忽起来,打开了话匣子。
 
  花甲之年学演戏
 
  彭成启是丹凤商镇人,今年已经63岁了。小时候他非常调皮,是村里的孩子王,经常和小伙伴一起模仿电影里的人物玩游戏。当兵时历练摸爬滚打的他,是部队里的文艺骨干。转业复原后当了民办教师,给学生教过语文、数学、体育、音乐,担任过教导主任、校长。在成长的历程中,几经磨难他都能乐观面对。
 
  
    彭成启告诉记者,他从小有个梦想,就是当演员。多年来因为生活境遇未能如愿,每每想起都觉得遗憾不已。
 
  2014年退休以后,有了空闲时间,在一次聚会中,他偶然得知同学的儿子是导演,经常拍电影,就缠着同学帮忙引荐。同学儿子拍的电影里没有适合彭成启的角色,于是将他介绍给了商洛本土导演何丹魁和张银库。
 
  彭成启从拿话筒杆子入手,苦学演戏。彭成启拍的第一部都市碎戏叫《婆婆原来就是妈》,在这部戏里,他演一位卖核桃的群众演员,一位孩子走过来,问他:“我妈妈在哪里?你见到了吗?”彭成启回答:“往那边走了。”虽然只有简短的一句话,一个镜头,但是彭成启很珍惜这次表演机会,反复练习,确保语气、眼神、动作表演到位。之后,彭成启又拍摄了百家碎戏《无法弥补的孝心》,在剧中扮演一位高龄老父亲,儿女因为工作繁忙不能经常回家看望老人,老人最终抱憾离去,儿女回家以后追悔不已。这部戏提醒广大群众要常回家陪老人,尽早行孝。
 
  彭成启演出后触动深刻,在杀青时即兴写下了四句话“为人皆有老,行孝应尽早,莫等归来时,无法再行孝”,提醒在场的所有人必须孝顺老人,获得了剧组所有人的赞誉。逐渐有了名气后,彭成启又拍摄了《神秘的恐怖分子》,在剧中主演一位老山前线回来的退伍兵,这位退伍兵由于受伤手部活动不灵活,为了锻炼手部力量,经常打弹弓,钢珠打碎了医院手术室的玻璃,打碎了有钱老板家的玻璃,引起了大家的恐慌,以为是“恐怖分子”。这位退伍兵气愤地说:“谁是恐怖分子吓大家,如果我知道是谁,一定狠狠地揍他。”经过一系列的侦查,最终发现是自己惹的祸。彭成启领悟到这部戏里,有诙谐幽默的成分,他改变演戏套路,在整个表演过程中表现出了老顽童的特性,整部戏轻松搞笑,导演和其他演员都竖起了大拇指。
 
  
    之后,他又拍摄了《牛家村的牛事》,在两天的拍摄中,彭成启坚持在烈日下暴晒,反复练习扛着犁和其他群众对话,周围观看的群众都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感动。
 
  随后,为了塑造特型演戏,彭成启听了几位导演的建议,给自己留起了络腮大胡子。老伴不理解,上街都不愿意和他一起走路,说嫌丢人。有的朋友甚至在背后说风凉话,但彭成启依然将胡子留到了一拃长。
 
  三上白鹿原
 
  以后的日子,彭成启每天定时看电视,拜访名师学习演戏技术。史诗巨著《白鹿原》改编成50多集的电视连续剧后,拍摄工作于2015年12月底完成,经过一系列后期处理,即将上映与观众见面。在拍摄期间,彭成启起早摸黑,不辞辛苦,三上白鹿原争当群众演员。
 
  彭成启说:“回忆起我第一次上白鹿原的情形,一切就好像发生在昨天。2015年12月22日,天还未亮,何丹魁给我打来电话,说要去参加大型电视剧《白鹿原》的演出,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即起床,顾不上吃早点就赶去指定地点汇合,一起前去的还有张银库、任有良、刘鹏和老郭等6人,一同前往拍摄地蓝田。我参加了第35场的演出,和西安来的几位碎戏演员站在一起,在白嘉轩(张嘉译饰)代表白家和鹿子霖(何兵饰)代表的鹿家因拆房的事而起争执时,我站在最前面劝说:“算了,算了,别那么抠了。”还有一场就是白家和鹿家打得不可开交,我和群演从地里回来,看到后前去挡架,一边拉一边喊:“别打了,别打了,乡里乡党的,打啥哩。”当时我演的非常投入,一次就完成了。但是戏拍完后,有人说我普通话不标准,有可能被裁掉。我很失望,但是并没有气馁,觉得权当出去见见世面,开拓眼界,亲眼看看那些名导名演是怎样导戏演戏的,多向他们学习,好提高自己的演技和能力。
 
  过了不久,张银库说要组织人再去《白鹿原》,让彭成启做好准备随时出发,可因为种种原因几天都未能成行。彭成启联系自己的一位好友一起去蓝田,没想到扑了空,剧组去80里外的地方拍外景戏了。
 
  彭成启第三次踏上白鹿原的过程则更为曲折,活脱脱就像一部人生戏剧。因为要拍戏起得特别早,天没亮就要从商州赶往蓝田,冬天里气温异常寒冷,大伙心疼他年纪大了,怕他身体吃不消,加上去的人多车又坐不下,所以走的时候就没叫他。彭成启知道后,非常沮丧,可是这个老顽童的性格特别执着,为了实现梦想,他毅然决然地只身前往白鹿原。车站没有发往蓝田的车,彭成启顾不上跟司机讨价还价,自掏腰包花了300元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白鹿原,到的时候天还没亮。这一天,彭成启饥寒交迫,还有点狼狈不堪。对于一个62岁的老人,在没人引荐的情况下前往白鹿原,他所遇到的困难是一般人难以想象的。他不认识路,几经打听询问,倒了几趟车才找到拍摄地。
 
  
    彭成启一共参与了几个剧情的拍摄,还有一个单镜头特写。一个叫虎哥的导演让他站在张嘉译面前配戏,剧情是:村里一个娃子打日本侵略者牺牲了,白家祠堂也被日本的飞机炸毁了,在被炸毁的废墟上张嘉译饰演的白嘉轩以族长的身份对大家讲话,一是要厚葬这孩子,二是要团结起来和敌人拼,给死难者报仇。彭成启当时演得很投入,真的流了泪,那些沉痛、悲哀、愤怒的表情全部都演绎了出来。演完后,群演们都说彭成启演的好,表情十分到位,以为他是请来的专业演员,现场的执行导演虎哥也说彭成启演的好。那一刻,彭成启的心里甜甜的,觉得一切的艰辛都是值得的。收工时,天色已黑,没有回商洛的车,于是彭成启便和剧组的车一同前往汤峪宾馆,途中得到剧组南飞老师的邀请,参加《白鹿原》B组杀青晚宴。彭成启这一桌都是导演、演员,就他一个群众演员。因为他留着大胡子,慈祥的面孔配上大胡子非常招人喜欢,在场的导演、演员都主动跟他打招呼。零距离跟自己喜爱的明星接触,看着他们的一言一行,他觉得无比亲切。彭成启说:“三上白鹿原是我的宝贵经历,是永远的纪念,是我为实现理想而努力奋斗征途上的一个新起点,无论今后的路多么艰难,我都要坚定地走下去。”
 
  越演越痴迷
 
  从白鹿原回来后,彭成启更有劲头了,每天都想着演戏。在一部神话穿越剧《幻相》中,彭成启扮演一位冷血刽子手,三九天的夜晚异常寒冷,彭成启站在洛南馒头山上,拿着大刀坚持拍摄两个晚上,剧组的人都被彭成启感动了,纷纷说:“人家那么大年纪都能坚持,咱们还有啥困难呀,一定要好好演,把这部片子拍好。”
 
  2016年10月初,彭成启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去横店影视基地闯荡。他将这个想法告诉家人后,家人强烈反对,彭成启苦口婆心讲述自己的梦想,挥手告别,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去横店的路途。因为家里有九十多岁的老母亲要照顾,彭成启将工资全部交给老伴,自己只带了5000元钱。下了火车,彭成启便四处打听租房,好不容易找到一家每月300元钱的便宜房子,吃饭又是问题。彭成启不敢乱花钱,每天只吃两顿饭,感觉还是费钱,于是找到附近一家餐馆,跟老板商量,给老板500元钱在店里吃一个月,每天两顿饭,早上4个馒头,下午一碗面条。彭成启每天的事情就是去各个剧组投送资料自我推荐,功夫不负苦心人,他终于接到了《莽荒纪》这部戏的邀请,前去宁波象山拍摄。这是一部神话剧,他在戏里扮演一位长老,白衣白袖和其他长老一起观看弟子演出。拍摄当天,由于住的地方离拍摄地比较远,彭成启早上3点多起床出发,深夜没有出租车,他一个人走了十几里路,4点多赶到地方开始化妆。正式演出时,彭成启凭出色的表演一次通过,获得了导演的赞赏。他激动不已,更有信心在影视基地闯荡了。
 
  期间,彭成启在网上了解到湖北省开展第二届“全国武术之乡”武术比赛,因为以前经常在中心广场练习,有武术底子,他也跃跃欲试,欣然前往,最终获得了60岁以上组太极铜牌、长拳金牌。
 
  回到影视基地后,彭成启接到《军师联盟》的邀请,在剧中饰演一位将军,带领大家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彭成启穿着厚重的盔甲,反复练习动作,不停向周围人请教表演要领。由于一整天都在演和将士们庆祝胜利的镜头,彭成启喊得嗓子都哑了,演喝酒的时候,彭成启提起酒坛子就喝里面装的纯净水,下午的时候肚子疼,但是为了演戏,他没有告诉别人,一直坚持到演完。一同演出的其他演员知道后,都佩服他这么大年纪了还不改初心,苦练演艺技术,纷纷跟他合影留念,互留电话。
 
  元月初,家里来电话说,九十多岁的老母亲身体不适需要照顾,彭成启回到了商洛,但是他的心还在影视基地,空闲时候写回忆文章,查阅网上的演艺信息。
 
  
    拳拳赤子心
 
  彭成启爱好广泛,象棋、球类、打拳、游泳都会,但是他最痴迷的还是演戏。虽历经沧桑,但他不改初衷,正是这些经历造就了他健壮的体魄、顽强不屈的意志、乐观向上的精神,让他有了学啥像啥的悟性,以及情感丰富的表演技能。彭成启虽然六十多岁了,却经常活泼得像个孩子,圣诞节的时候,穿着红色的羽绒服走到街上和小朋友嬉戏。他给自己取的网名叫幸运星,因为他觉得自己很幸运,是个吉祥的人,能给别人带来快乐。彭成启说:“我虽然已经到了花甲之年,但身强力壮,只要还能走,还能演,我就不会停止。现在有许多群众都认为我是明星,争着和我聊天、合影,我演过的戏份还是太少,心里总有点对不起观众的感觉。以后的有生之年,我还是会继续从事演艺事业,圆儿时的梦想。”
 
  彭成启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小时候因为家里穷,啥苦都吃过,虽然现在已经远离商镇桃园村,但是心里一直惦记着那里,牵挂着乡里乡亲的生活琐事。他是农民的儿子,与农民的感情特别深厚,谁家有事说一声他都会去帮忙。野狐岭老水库上有村里几百户人耕种的土地,因为条件艰苦,每次看着乡亲们还在用原始的方法运粮运肥,他心里总有一种酸楚,他曾写信给村委会请求修这条路,可是村上因为资金不足始终无法实施。彭成启说他热爱演戏,最大的心愿就是多演几出戏,有点闲钱可以帮村里把上野狐岭的路修好,好让乡亲们下地干活方便些,为家乡的父老乡亲办点实事。
责任编辑:张雪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