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铁路局大院

发布时间:2019-07-08 来源:未知 人气:
   
 一切过去的都是美好的记忆,六十年一个甲子,六十年一个轮回。是的,也许人到了六十岁后就会念旧,对往昔纯真岁月的怀念也愈加深刻,会回忆儿时的往事……它就像一本珍藏已久且模糊的黑白相册,被我时常取出,细细品味半个世纪前的情景。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祖国正处在大干快上的时期,父亲从朝鲜战场归来,为响应党中央支援大西北号召1954年从辽宁沈阳来到了西北青海,陕西宝鸡,参加了当时在建的西北铁路工程宝成线。1954年,我娘带着我的姐姐也来到陕西投奔父亲,第二年,我在宝鸡上马营出生了,那年为了纪念宝成铁路通车,父辈们给子女取名以宝成为多,赵钱孙李,那时候上学一个班同名同姓太多,老师一点名,站起一大堆。当时我们家属是随着铁路第六工程局,(俗称老六局)临时住在宝鸡市观音山火车站山下的简易工棚里。
 
  1958年宝成线建成,西北铁路工程局(老六局)同年交接到西安铁路局运营,这时我家也从宝鸡搬到了西安。同年西安铁路局接管了当时第六工程局所有南郊建筑工房——也就是最早的铁路局南郊家属院。
 
  儿时,家属院从10栋开始到40几栋,新村的平房,破烂不堪的草工房。院里四季分明,春天百花齐放,槐树香气四溢。夏天绿荫满地,完全没有现在这种酷热感,老式带房顶的老楼,虽然当时家家户户没有空调,但简单蒲扇也可以带来凉风习习;秋天果树上的果子都已成熟,我们这群孩子在家属院里爬树摘果子;冬天十分寒冷,下大雪时地上积雪近一尺厚,房前房后溜冰打雪仗。房檐下冰溜子有一尺长,多日不融化也很常见。
 
  那时生活条件较差,家家买煤,攉煤,到煤场买煤,专人专车给你送到家门口一倒,兄弟姐妹齐上阵往屋里抬煤。蜂窝煤也是后来才有,冬天,家家就在院子里挖坑储存萝卜,大院里东北人俱多,每年冬天家腌酸菜。简简单单,可日子却过的红红火火。邻里之间相处和谐,如同兄弟姐妹。家属院里有铁路中心医院、职工食堂、幼儿园、铁五小学、铁一中、银行、粮店、菜市场、煤厂、供应站,灯光篮球场,露天电影就在供应站的后面,那时铁五小也没围墙,一个土场地大家共享共用……供应站是一栋坐南朝北的二层楼,楼下东西两侧分别卖油盐酱醋和五金干货,顺着两侧楼梯到二楼是一个大厅,卖的货物更是应有尽有,笔纸玩具、布匹鞋帽、糕点糖果等等。
 
  家属院中的最高点在供应站,南边与北边则较低,当时市政建设还很简陋,没有排水井,遇到雨季,排水只能靠水沟泄水,雨水顺着每栋家属楼前的砖砌水沟流向南边的庄稼地,以及北边的友谊东路。
 
  家属院北边的友谊东路,有儿时就常去的局办公大楼。过去的局办公大楼是一幢苏式建筑,台阶上的门厅是带雕花的拱形门,非常华丽,楼高五层,这样的高楼在当年全市也只有电报大楼、解放路百货大楼、测绘局大楼等。那时候,几乎没有什么空气污染,天总是蓝的,站在局办公大楼露台上四处观望,城墙及兴庆宫公园清晰可见,钟楼、鼓楼、大雁塔等标志性的建筑一览无遗,可以真正体会到什么叫“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随着改革开放步伐加快,铁路局老旧小区也在不断改造翻新,像后八栋、铁路新村等也建起了楼房,这几年又建成数栋高层,一切都在发生变化。
 
  如今我们这一代见证了我国铁路发展的全过程,凝结着几代铁路人的心血及无限的铁路情怀,这是一种幸福的延续。
 
  以前小时候我总在想我是生在陕西长在陕西,为什么填写籍贯时总要写辽宁省,现在我明白了,这就是传承,生命的传承,事业的传承也是如此。将来我的孙子长大后是否也会子从父业,为铁路建设发展尽力,今后我国铁路建设会达到什么高度?我在期待……期待明天更美好!难忘原先大院的一树一房一草一木,难忘儿时的伙伴和邻里的长辈,难忘小时候的学校操场课堂澡堂影院商店理发馆、趣闻轶事,难忘曾经的岁月,难忘那永不再来的点点滴滴……分外留恋!(作者:李明建)
 
  《后续》
责任编辑:李明建

上一篇:高原鼠兔:青藏高原特有的小精灵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举报: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