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石书德、张勇:加强国家能源智库体系建设

来源:微信号:能源研究俱乐部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9-27
摘要:关于能源体制如何改革能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能源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无论是总结过往经验还是向前看,都有许多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但是,笔者认为万变不离其宗,无论能源体制怎么改,最终都是要遵循市场规律和发挥市场作用,适应推进能源革命的战略需要。

  关于能源体制如何改革能更好地发挥市场在能源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无论是总结过往经验还是向前看,都有许多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但是,笔者认为万变不离其宗,无论能源体制怎么改,最终都是要遵循市场规律和发挥市场作用,适应推进能源革命的战略需要。在我国能源的未来发展中,越是要发挥市场的作用,越是要加强能源问题的深刻研究,越是不能缺失智库的功能作用。为此,本文提出在国家能源体制改革中,要加快建立国家层面的综合能源智库。

  一 强化智库建设是科学推进能源革命的重要基础

  能源革命作为一项长期艰巨的战略任务,为我国能源可持续发展指明了方向,同时也提出了一系列亟待研究解决的重大问题。当前,我国能源消耗总量大,能源利用效率低,生态环境问题日益突出,煤炭为主的化石能源供应结构短期内难以改变,油气对外依存度持续增高。面对上述国情条件,推进能源革命本身就面临巨大挑战,需要系统研究解决一系列重大问题,包括如何实现能源开发利用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如何减少不合理的能源消费和有效控制能源消耗总量,如何构建高效、清洁、多元、安全的现代能源供给体系,如何通过能源技术的突破重塑能源生产和消费格局,如何推动能源体制机制变革以最大限度发挥市场作用,如何加强国际合作保障能源安全等等。虽然国家制定了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明确了发展目标和行动路线,但是如何在战略基础上制定科学的能源政策,以及如何根据新形势新情况优化调整战略,必须要以持续系统的能源问题研究为支撑。

  强化智库建设和加强能源问题研究,为能源发展提供创新思路、科学途径和有效方法,能减少制定实施不正确的能源战略和政策所带来的曲折。一方面,能源战略和政策的制定必须要建立在充分严格的科学论证基础上,必须要准确客观把握当前能源实际,清晰预见未来的能源发展趋势,不能是人为的主观推测和意愿。缺乏客观深刻的研究基础,难以确立长远正确的能源战略和政策目标,容易出现政策的短期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导致各种“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救火”政策行为,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由此,迫切需要依托智库加强能源问题研究。另一方面,在我国现实能源国情下,推进能源革命要取得成功,必须要突破传统思维模式、发展方式和一般性的措施办法,要有革命性的理念、思路和部署,更加需要发挥能源智库的咨政功能,支撑制定科学、前瞻和创新的能源战略和政策。

  当前,我国能源智库与国际一流水平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其综合能源问题研究的能力不适应加快推进能源革命的客观需要。我国能源智库数量不少,既有能源协会研究组织,也有能源企业内部软科学科研机构,但普遍存在专业建设单一,数据分析研究欠缺,有影响力的智库专家不足等问题,研究咨询水平和咨政能力有待提升。反观美国、欧洲和日本等发达国家,普遍建立了一流的综合能源智库,具备高水平的能源经济、政治和环境等多学科交叉研究能力,不仅为能源战略和政策的制定建言献策,而且为参与全球能源治理发挥智库应用的伐谋作用。根据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发布的《2016全球智库指数报告》,在全球能源与资源智库排名前10名中,美国有8家,日本有2,英国和韩国各有1家,但是中国大陆没有机构入选(见表1)。

                                                                   表1 2016年全球能源与资源政策智库前十名

blob.png


   (资料来源:《2016全球智库指数报告》,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智库及民间社团项目”)

  二 国外顶尖能源智库发展的特点和经验

  发达国家普遍拥有全球顶尖的能源智库,有效发挥其在能源战略和政策制定中的咨政功能。本文以《2016全球智库指数报告》前十名智库为对象,分析国外顶尖能源智库发展特点,主要有如下四个方面:

  1 专业综合性强,重视交叉学科能源问题研究

  全球前10名能源智库无一例外都属于综合型智库,能源研究对象包含石油、天然气、煤炭、电力和可再生能源等各类品种,没有局限于其中某一能源品种的研究。同时,它们重视交叉学科能源问题研究,不仅是就能源研究能源,而是将能源与其它社会科学相结合开展研究,如研究能源经济、能源政治、国际关系、能源与环境等。也就是说,全球顶尖能源智库在专业研究上具有综合性和跨学科性的特点。从智库组织架构或研究领域可以看出这个特点。比如日本能源经济研究所(IEEJ)内部有战略研究部、化石能源与电力工业部(下设电力工业与智能社区研究子部)、可再生能源与国际合作部、全球环境与可持续发展部等部门,同时下设了石油信息中心、绿色能源认证中心等附属机构;韩国能源经济研究所(KEEI)内部有中长期能源政策研究部、石油和天然气政策研究、电力政策研究、气候变化政策研究、能源信息与统计中心、国际能源合作、研究规划与协调等;而牛津能源经济研究所(OIES)在研究领域上包括石油、天然气、煤炭、电力和可再生能源经济,电力市场设计和电网规制经济,能源生产和消费的国际关系,能源政治和社会方面,与能源相关的环境经济和政治等。

  2 树立全球视野,注重国际合作与国际问题研究

  随着全球化和能源相互依赖程度的日益加深,能源问题研究越来越需要全球视野,只有持续跟踪国际能源政治、经济和技术发展态势,把准世界能源格局,才能对本国能源发展有深刻的见解和提出有效的建议。全球顶尖能源智库通过三个途径拓展全球视野:一是将全球能源问题作为重要研究领域,尤其重视研究与本国能源紧密关联地区的能源和政治。比如IEEJ不仅在其战略研究部设立了多个全球能源研究的团队,还专门设立了中东研究中心和亚太能源研究中心两个机构。二是建立海外分支机构,将研究触角向世界各地延伸,逐步建设全球性的智库组织。比如世界资源研究所(WRI)在巴西、中国、欧洲、印度、印度尼西亚和墨西哥等6个海外国家设立了研究办公室;兰德公司(RAND)在北美、欧洲、澳大利亚等国家设立分支机构。三是开展国际交流合作,主要通过与其它国家的智库、大学和科研机构联合召开研讨会、联合开展项目合作研究、人员互访交流等方式,交流思想,拓展对相关国家能源发展情况的认识。


  3 智库人才多元,与政学商三界之间人员流动畅通

  人才是智库赖以生存的核心资本。能源智库要为政府政策和产业发展提供有效的咨政建言,不仅需要研究人员具有有相关学科背景,而且需要具备在政府、大学和产业界丰富经验,通过将这些不同学科、不同工作背景的人员组合在一起,融合不同领域的思想、理论和方法,促进思考碰撞和取长补短,更容易产生有深刻见解和创新的研究成果。与此同时,智库精英人才流动到政府、大学和产业界就职,也是常有之事,通过双向流动促进了彼此紧密联系。以OIES为例,在现有15位高级研究员中,其中2位曾分别在法国经财部和英国贸工部等政府部门工作,4位曾是大学的教授或研究员,4位曾在公共科研机构或IEA等组织工作,4位有咨询公司工作经历,还有4位曾在BP、壳牌等产业公司长期工作。此外,OIES也有不少人员流动到斯特莱斯克莱德大学等机构,或者大学和政府机构兼职。RAND更是以培养了不少精英人士流动到白宫担任要职而出名,这些人员在任职期满后再回到智库,实现了在智库和政府间沟通轮转。

  4  结合现代工具方法,生产传播高质量的研究和思想

  全球顶尖能源智库不仅执行严格的质量标准,产出高水平的研究成果,而且重视思想的对外传播和连接,支撑扩大智库对外影响力。一方面,它们普遍重视能源模型构建,坚持客观的数据和信息分析,生产可信度高的研究成果。比如WRI以数据分析作为研究的开始,通过挖掘、整理、分析,形成客观的认知和知识,引入研究者的智慧再进行研判,形成新的认知和解决方案;再比如IEEJ,早在1984年专门构建了能源数据和建模中心,开展能源数据基础开发、各种能源模型构建、能源计量分析。另一方面,它们采用现代媒体技术和图形技术,实现专业美观的成果展示,搭建良好的对外传播沟通的桥梁。比如WRI注重通过数据的可视化展示,实现对外有效的传播;再比如美国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它专门建立了“思想实验室”,并不是为了生产思想,而是推动思想更好地对外传播,主要负责网页、图像、音频的设计和开发,推动实现研究成果和思想的数字化,提高研究成果的对外影响力。

  三 应高度重视国家能源智库体系建设


  在推进能源革命的进程中,对各项能源改革方案和政策的制定实施,要听取能源智库的建议,将能源智库的咨政建言纳入能源政策制定的重要一环,保障能源改革和政策制定实施既科学合理又前瞻可行。从国家能源长远发展需要出发,中国应借鉴国外顶尖能源智库经验,加快并加强国家能源智库体系建设,以服务国家能源科学决策为宗旨,以能源公共政策研究为重点,充分发挥在国家能源战略、政策和重大问题决策等方面的咨政建言功能。

  关于中国国家能源智库的建设和发展,要体现如下四个方面的特点:一是综合性。能源问题本身学科交叉性强,需要综合能源研究。专业建设要覆盖各类能源品种研究,同时也应包含能源经济、政治、环境等研究,能够系统综合开展中国能源问题研究。二是战略性。研究领域要聚焦能源战略方向,重点围绕国家能源发展中的重大战略问题和亟需解决的现实难题,持续开展前瞻性、针对性、储备性政策研究。三是前瞻性。要站在未来情境研究今天中国能源发展问题,持续跟踪研判能源变革发展趋势,提出优势发展路线与合理发展策略,为国家做好能源战略布局提供支撑。四是国际化。要逐步建立国际化的研究人员队伍,将全球能源问题研究作为重要领域,持续跟踪研究国际能源政治、经济和全球能源发展态势,对世界能源格局有清晰地把握,为中国能源发展问题研究提供支撑。(作者:石书德,国网能源研究院管理咨询研究所;张勇,国网能源研究院管理咨询研究所)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关于我们 | 本站公告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陕)字第795号 陕ICP备15005679号-2  技术支持: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