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

专家谈丨赵锐:疫情影响下的全球经济,三个并不多余的担心

发布时间:2021-04-23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人气:
   

此次疫情在全球的传播扩散遵循着人口与经济分布规律,人口密集以及经济往来频繁的地区首当其冲,而疫情在这些地区的扩散,又反过来对主要经济体的运行产生直接影响。这一特点导致“疫情”与“经济”成为密不可分的关联词。

正如我国“胡焕庸线”东侧的经济和人口密集区是疫情较为严重区域,日、韩、美、欧盟等世界主要经济体也是疫情高发地区。这种“经济越发达,疫情越严重”的特点,导致此次疫情对世界经济的影响超出预期。

但比起欧美,更要担心东南亚、南亚地区。

这一地区人口高度密集,病毒扩散隐患极大。全世界人口过亿的13个国家,亚洲有7个,其中东南亚2个(菲律宾、印尼)、南亚3个(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这一地区是全世界人口数量最多、密度最大的地区,没有之一,比包括中国在内的东亚地区人口还要多。

更为重要的是,东南亚、南亚地区已成为世界产业链的重要环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全球制造业就出现加快向东南亚、南亚地区转移的趋势。目前,印度制造业增加值已位居世界第6,紧随中、美、日、德、韩之后,超过了意大利、法国、英国。而印度尼西亚、泰国、马来西亚也分别排在第11、18、25位。

尽管以传统制造业和原材料产业为主体,但东南亚、南亚地区在全球产业体系中承担的基础加工、原材料供应作用很难替代。印度的棉花、黄麻产量居世界第一,还是全球第二大软件出口国、手机制造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的棕榈油产量占世界近90%。印尼还是中国的镍矿、燕窝等的主要供应地。

目前,东盟地区已超越美国,成为仅次于欧盟的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而且不要忘了,看似偏居一隅的东南亚曾经是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风暴源,具有搅动半个世界的能力。仅此即与中国经济息息相关。

但这一地区除新加坡、文莱属于高收入国家,马来西亚、泰国属于中等偏上收入国家,其他都属于中低收入国家水平,医疗服务能力和诊疗水平制约着当地疫情防控和公共危机的应对能力。因此,在疫情与经济的关联上,这是比欧美更加让人担心的地区。

ef8f704ce42422caf8bc4e9ae8f5b273.jpg

世界人口密度分布。(资料图)

各国为应对疫情对经济影响,是否会掀起新一轮的贸易保护主义,是否会因此对中国制造业产生严重冲击?这是让人担心的第二个问题。

从世界对外贸易情况来看,对外贸易额排名前10位的国家分别是美、中、德、英、日、法、韩、意、加、印,这些国家的疫情又几乎都处在全球前列。为防控疫情扩散,很多国家都采取了限制人口跨国流动的措施,这些措施势必会对跨国贸易和国际供应链产生影响。

一般来讲,外贸依存度越高的国家和地区,经济受国际贸易摩擦影响越大。2018年中国的外贸依存度是33.7%,出口依存度是18.7%,这个比重在全球来讲并不算高。

韩国的外贸依存度在66%以上,和我国2006年的情况差不多。越南、荷兰、新加坡的外贸依存度更是超过了100%。一般资源匮乏的小国对外贸的依赖度会更高,与中、美这些大国的情况没有多少可比性。

那从制造业大国的情况来看,目前中国制造业增加值占世界29%,美国占18%,日本占8%,德国占6%,这4个大国占据了世界制造的60%以上。但美国这个我们认为“制造业空心化”的国家外贸依存度是20%,比中国低得多。日本的外贸依存度也只有28%。而德国这个我们很推崇的制造业大国,外贸依存度却超过70%。

很显然,制造业规模大小和外贸依存度之间并没有绝对的正相关关系。只从制造业占全球比重来推测一国受贸易保护主义的影响程度,是缺乏依据的。如果疫情会引发贸易保护主义,并对制造业产生明显冲击,那从外贸依赖情况来看,欧盟国家受到的冲击可能比中国更大——到底是谁应该更担心呢。

de0402bdd3112ee0b61b911884a477d8.jpg

世界制造业国家排名。(资料图)

此次疫情对国际经济的延伸影响,暴露出经济全球化的隐忧。疫情过后,世界是否会出现“逆全球化”现象?这是让人担心的第三个问题。

在世界产业融合与经济关联日趋紧密的大环境下,经济全球化就像一趟不断加速的高铁,任谁也不能按下暂停键让它快速刹车。在这里并不想说些“天下大势,浩浩汤汤”的大道理,只有经济规律最有说服力。

经济全球化的最大贡献,是通过国际贸易实现了资源的全球配置,更高效地联结起生产与消费。基于产业链的国际分工与合作只是配置资源的手段,如果斩断或限制这个手段,就堰塞了资源配置的通道,谁也无法从中受益。

有如印度尼西亚的燕窝,失去中国市场就只是“燕子的窝”,不会产生半毛钱的价值,你更不能指望欧美感恩节的餐桌上把火鸡换成燕窝。如果大家都闭关锁国、民至老死不相往来,那缅甸的翡翠和南非的钻石也将回归石头的本质,世界大部分奢侈品都将毫无价值。

不说这些特例,仅就国民生活和国家运转的现实需求来说,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的生产体系能够满足本国全部需要。绝大多数国家的基本物资都或多或少要仰给于他国的供应,而这种互通有无、产品共享又必须通过国际贸易来实现。

如果“逆全球化”就是所谓“去中国化”“去美国化”,那中国制造、美国制造的大幅萎缩,就会让澳大利亚的铁矿关张、荷兰和新加坡的港口歇业、中东的油田熄火。很明显,“逆全球化”的结果就是世界主要经济体唇亡齿寒、两败俱伤。

d5aa1fbb0827585ef9e05f986b3fbaea.jpg

全球制造业转移路径。(资料图)

国家战略安全之外,企业利益也是反对“逆全球化”的重要原因。

亚当斯密早在几百年前就提出“产品价格=地租+工资+利润”的原理,这也是为什么世界制造业中心会不断转移的原因——企业要不断寻求更低廉的土地和劳动力,以保证必要的利润和市场需求。

在这个基本经济规律的驱使下,加工制造业的布局才从欧洲转向北美,再到东亚,现在是东南亚、南亚。这也是全球化配置土地、劳动力、原材料资源,降低生产成本,扩大消费市场,保证企业利润的路径规律。

而“逆全球化”只会打破这个沿袭百年的规律,让生产经营变得难以为继。试如欧洲企业将设在中国、印度、越南的工厂搬回本国,那本土高昂的土地价格、工人工资、原材料运费等等,会让产品要么没有利润可言,要么价格高涨失去市场。没有一家企业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没有一个企业家愿意因此而怀疑人生。

同样,抵制“中国制造”或“东盟制造”,就是在抵制更便宜的产品、零部件和原材料。只要看看世界各国的制造业成本指数就一目了然,总成本明显低于美国的国家和地区,除了中国就是印度和东南亚。

面对同类商品的不同价格,世界消费人民自然会拿脚投票。如果用政治强权去压制市场选择,只能滋生更多不可控的黑市交易和走私贸易,于一国的损失更大。因此,所谓“逆全球化”在经济领域也就是互相吓唬说说而已,很少国家能够做到。当然,不排除有的国家会去尝试,结果如何,试试就知道。

0778205cae182f24a0bd8acb0718ee6f.jpg

25个主要经济体制造业成本指数。(资料图)

但这三个担心并不是多余的,我们也没有强大到可以淡定面对一切可能性,现在要从三个方面做足措施。

一是积极投入支持全球防疫。特别是要发挥大国责任,在物资、技术、人力上重点支持美国、欧盟、东盟及日韩地区的疫情防控。

这些地区既是世界经济的重要支撑,也是我国的主要贸易伙伴,全力帮助他们尽快控制疫情恢复常态,就是帮助我们自己稳定经济常态运行。从这个层面讲,大家是相濡以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谁也无法独善其身,那些隔岸观火、弹冠相庆的人就趁早闭嘴吧。

二是做好应对贸易摩擦准备。加快调整我国产业的全球布局、市场布局,积极开发南美、非洲等新兴市场,加快传统海外市场的产业产品升级,应对部分国家的贸易保护尝试。

三是全力释放国内需求。我国拥有的14亿人口市场规模,以及日趋稳定的国内疫情形势,是对冲疫情影响的最大底气。同时,持续稳定扩大的国内需求,也将为全球经济应对疫情影响提供信心。

国家近日出台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正是基于释放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五大要素动能,进一步降低运行成本,激活潜在需求,扩大国内市场的重大举措。

加快细化落实这一系统性措施,应是今年国内经济工作的核心,后续政策十分值得期待。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