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曾昭宁:2021,陕西经济该如何准备?

发布时间:2021-01-08 来源:西部网-陕西新闻网 人气:
   
  专家谈丨曾昭宁:2021,陕西经济该如何准备?

  目前,各省份2020年前三季度经济“成绩单”陆续公布。据统计,前三季度,陕西省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8681.48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1.2%,扭负为正,陕西各地经济呈现稳定复苏态势。如今2021年即将临近,新冠疫情开启不确定性未来,复式危机全面爆发,但危机与机遇并存。回顾过去,展望未来。陕西该如何准备?

b907b70141e4238b859f21ab70fdf174.png


  2017—2020年前三季度陕西主要经济指标增速 (单位: %)

  2020年前三季度陕西经济运行情况

  从上图2020年前三季度陕西主要经济指标的增速看,GDP、工业增加值、消费、工业投资等主要增速指标均低于2019年,更多指标甚至远低于2017、2018年水平。三驾马车中消费下滑最严重。

  1. 2020年前三季度消费增速-9.3%,较2019年陡降了16.7个百分点,消费严重不足,直接拉拽GDP“后腿”,影响到我省扩大内需。导致消费不足的主要原因在于老百姓因疫情及收入水平低的购买力疲软;同时涉及到第三产业结构,我省服务业中主体是餐饮、商贸、旅游、娱乐等传统服务业,现代服务业比重不大,而新冠疫情对传统服务业的打击是致命的。

  2. 2020年前三季度GDP增速1.2%,远低于2019年6.0%,除了疫情原因外,主要原因在于支撑GDP的工业增速降到0.7%(工 业增速与GDP总量呈正相关),而工业增速下滑一定程度上是工业投资的弱化,考虑到工业投入产出2-3年的周期,2017、2018年工业投资增速仅1.8%和5.3%,释放到2020年的产能自然不高。提高工业增速是2021年提振陕西经济的关键。

  3.世界金融危机以来,陕西实施投资拉动增长方式,2014年投资开始超过GDP,2019年投资/GDP为104%,十三五期间平均为107%,尽管当前我省处在创新驱动与投资拉动并重的阶段,但仍以投资拉动为主,其路径依赖空间在不断萎缩:①投资与GDP增速呈反向变化;②投资效果系数从2017年的0.13降到2019年的0.05;③投资增速也由2017年的14.4%陡降到2019年的2.4%。仅靠投资拉动增长模式实现追赶超越已难以为继;另一方面, 土地要素拉动经济增长的产业形态是房地产,我省经济增长一定程度上依靠土地要素为主的房地产业。随着依赖房地产完成资本原始积累阶段的完成,对房地产大规模投资或猛涨房价已导致产能过剩而不可持续。

  综上,我省经济增长依仗投资拉动和房地产拉动等要素驱动的空间及回旋余地在不断缩小,“十四五”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培育创新驱动新动能迫在眉睫。

  相关对策建议

  1.经济要高质量发展,同样老百姓也要高质量生活。

  2020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以改善民生为导向扩大消费和有效投资”,将消费排在投资前面。针对陕西实际,2021年是消费年,通过扩大消费让陕西人民充分享受改革发展的成果。

  调整投资与消费的比例,操作中要注意节奏,需逐步地、循序渐进地适当降低投资的比重,逐步地、循序渐进地适当提高消费和出口的比重,增大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贯彻落实“六保”,重点保“小微企业”这一市场主体(2021年我省减税降费等重点应瞄准它们),才能保住就业,有了工作才有收入,就能维持和扩大消费。

  创新各种消费形式(如夜间经济、智慧超市、网络购物等)背后的支撑是提高老百姓的购买力,为此:一是提高收入水平,尤其是弱势群体和中等收入阶层;二是继续完善社会保障制度,解除消费的“后顾之忧”;三是抑制收入分配的悬殊化,提高广大人民群众的购买力。

  调整服务业内部结构,做大现代金融、现代物流、软件信息服务和会议会展等生产性服务业,以降低传统服务业比重。

  2.坚定工业强省战略,做强做大先进制造业。

  培育壮大工业行业产业集群,发力点有三方面:一是纵向拉长上、下游产业链(异质企业);二是横向提高配套率(同质企业);三是完善社会化中介服务体系(如行业协会等)。

  在继续强化招商引资,增大固定资产投资总量的基础上,优化投资结构,处理好生产性投资(形成生产能力的工业)和非生产性投资(不形成生产能力的房地产和基础设施)之间的关系,提高工业投资的占比,降低房地产投资占比,达到工业、房地产、基础设施之间投资的动态平衡。

  优化工业布局,以专业化园区(产业集群的空间载体)为基本单元制定“十四五”布局专项规划。招商引资的增量项目和搬迁调整的存量企业“各就各位”配置在自已的专业化园区。国家级开发区裂变为若干个专业化园区,区县工业园调整为配套园区,推广“陕西制造,铜川配套”经验。

  工业企业组织结构创新,将传统研发、生产、销售一体化的“大而全”结构转换为抓研发和市场两端的“微笑曲线”,将生产制造部分分离、外包出去“哑铃型”组织结构。当然,就我省大型技术装备企业,其行业特征表明除了抓研发和销售外,在生产制造领域还需保留集成总装和重要零部件、元器件。

  转变政绩观及改革考核指标体系。客观上我省工业国有经济比重大,国企改革难度大,见效慢,不如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房地产政绩来得快,政绩观和考核指标体系的调整和改革刻不容缓。

  3.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力争创新驱动走在全国前列。

  根据深圳、杭州创新驱动的经验,在产学研中,必须改变我省科研院所和高校为创新主体的现状,确立企业为科技创新主体的产学研结构,并且要具体落实到产业政策、科技政策、财税政策、人才政策、奖励政策等政策中。

  创新型经济要以民营企业为主体,特别是以民营科技型大企业为主,要把相应的独角兽企业培育起来。

  创新驱动需要金融支持,明年需继续做大我省科技创新短板—风投和天使基金。

  将全省国家级高新区、经开区及西咸新区等作为创新驱动的先行先试示范区,以后逐渐推广。

  (作者系西安石油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经济学系三级教授、产业经济学硕士生导师、中国西部制造业发展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