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

沿着高速看中国|延安宝塔区:革命老区的人情味与“烟火气”

发布时间:2021-05-01 来源:澎湃新闻 人气:
   
  这里是延安。
 
  它临近包茂高速公路,地处黄河中游,是曾被誉为“三秦锁钥,五路襟喉”的古城,也是革命圣地。宝塔区则是延安的“心脏”。
 
  宝塔区是“南泥湾精神”的诞生地。1941年3月,八路军三五九旅进驻南泥湾,一边练兵,一边屯田垦荒,形成了以艰苦奋斗、自力更生为核心的南泥湾精神。三五九旅老兵刘宝斋在“大生产”运动后留守南泥湾,刘宝斋的养女侯秀珍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延安是无法别离的城市。侯秀珍坐在自家小院里,为来访者讲述“大生产”故事。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朱轩 图
  侯秀珍坐在自家小院里,为来访者讲述“大生产”故事。 本文图片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朱轩 图
 
  76岁的侯秀珍说,父亲讲了三十多年的南泥湾故事,他过世后由她继续讲述。侯秀珍老家在河南,如今已扎根南泥湾。她说,这里有父亲开的田、她种的树和撂不开的情,记得历史的老人一个个离开,但她将一直守在这里,为后来人讲述过去。
 
  “李冲香菇面”的传人李瑞强祖籍在广东,他说,延安是创业和传承之地。他的父李冲十二三岁便随三五九旅来南泥湾,在炊事班“管灶”。之后创造出南北结合、口味丰富的香菇面,从卖出第一碗,到现在已有多家分店,香菇面店铺像雨后春笋一样在延安发展起来,成为陕北代表性的小吃之一。
 
  在万花山下的民宿里帮忙的小雅说,她在延安生活了三十余年,红色文化并不是这座城市唯一的标签。在她眼中,延安人朴实、善良。像“二道街夜市”这样的去处为这座城市增添了一份“烟火气”。
 
  而在延安宝塔区城管局工作人员冯勇眼里,延安的城市变迁中,二道街夜市是市场活跃的一面镜子,历史可追溯到明末清初。现在,二道街日均客流量可达3万人次。
 
  下午六七点,这里一百多个商户支起摊位,羊蹄、羊杂碎、洋芋擦擦、洋芋沫沫、杂面等三十多种特色小吃冒着热气。街道人流如织,直到凌晨两点依旧灯火通明。
 
  “夜间经济,不仅是拉动内需消费、推动经济增长的引擎,也是反映城市繁荣程度、文化内涵的重要指标,还是体现城市活力与吸引力的晴雨表。”4月28日晚,市委常委、宝塔区委书记刘景堂在2021延安第三届夜经济夜生活节致辞称,宝塔区将进一步做强产业基础,深入挖掘延安深厚的历史、红色、文化、民俗、生态资源,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夜间经济发展态势。 
 
  “酸甜苦辣我都尝过,撂不开南泥湾这份情”
 
  从包茂高速下匝道,四十分钟便能到宝塔区南泥湾镇。公路两旁山丘起伏,绿树中点缀着白色的梨花,偶尔闪出一两座窑洞以及打着“南泥湾香菇面”招牌的店铺。这里是中国军垦事业的发源地。
 
  “我撂不下对南泥湾的感情。”从十多岁逃荒到南泥湾起,侯秀珍已在此处生活了近60年。从“烂泥湾”到“陕北小江南”南泥湾,再到如今的农业示范区,她和父亲见证了这片土地的岁月流转。侯秀珍居住的窑洞墙面,贴着“南泥湾精神代代传”的牌匾。
  侯秀珍居住的窑洞墙面,贴着“南泥湾精神代代传”的牌匾。
 
  如今,她留在南泥湾村的一处窑洞内,在小院里建了一座小型展览馆,记录父亲刘宝斋和大生产的故事。她坐在对面的老房子中,拿出一碟瓜子,为来访者讲起当年,种种细节仍记得很清楚。
 
  “一把镢头一支枪,生产自给保卫党中央。”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的封锁和边区的灾荒,给陕甘宁边区带来极大的经济困难。1941年春,八路军120师359旅奉命开赴南泥湾屯田开荒。在旅长王震的率领下,经过三年艰苦奋斗的“大生产”,终于将荒无人烟的南泥湾变成了陕北的“好江南”,为边区的经济建设作出重要贡献。刘宝斋则是当时三五九旅九团九连副连长。
 
  1958年,因河南老家闹饥荒,十多岁的侯秀珍逃荒到延安,被同为河南人的刘宝斋收留为养女,后来嫁给了刘宝斋的儿子。“那个时候我来南泥湾,就是因为(这里)有吃的,还有住的。一溜溜的窑洞,都是三五九旅打的。”
 
  当年三五九旅来的时候,南泥湾还是“荒山臭水黑泥潭”。“我父亲说了一遍遍,当时部队进驻时,住的是烂草棚,吃的是野菜、树叶子。他们白天垦地,晚上打窑洞。就这样苦干三年,开出了26万多亩土地。”侯秀珍说,此外,战士们还在当地办了工厂和作坊。“父亲本有机会回城工作,但放不下南泥湾,他们管理着三五九旅的几个厂子,一直到全国解放......”
 
  侯秀珍说,父亲是她心中的模范人物,她一直以他为榜样。她在村里担任过妇女主任、村主任和村党支部书记等职务,大到退耕还林、修学校修路、带村里人脱贫致富,小到调节矛盾和牵线做媒,她总是尽心尽力。
 
  “现在外边那些树,都是我们当时种的。”侯秀珍指着院外的青山说。
 
  1999年,延安开始全面退耕还林。当时的侯秀珍在南泥湾三台村驻队,白天带群众上山栽树,晚上风雨无阻巡山。“种下的小树苗,只有筷子那么粗,但坑要挖得大,三根筷子那么深才行,要不然树撑不住。”侯秀珍回忆,他们一方面要保证林子的存活率,另一方面要彻夜巡视,因为牛羊常往山上跑,“一嘴一颗小树苗”。
 
  “现在小树苗长得这么粗了。”侯秀珍比出环抱的手势说,外面的树都绿了,等到6月份洋槐花开,一片白色更好看。她记得,他们种下的第一批树苗就是洋槐树。
 
  “2019年底,南泥湾国家湿地公园顺利通过验收,成为陕北地区首个国家级湿地公园,湿地率达到38.94%。”南泥湾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李鉴君介绍,南泥湾开发区恢复稻田1500亩、植被509亩,修复湿地330亩,建设荷塘125亩,水源涵养能力全面提升,水生动植物繁育栖息、蓬勃生长。
 
  侯秀珍说,退耕还林之后,孩子们不用再跟着家里人做农活、割猪草,有更多读书的机会。当年她曾带着村民一砖一瓦建起砖窑的小学,现在已和其他学校合并。“娃娃们吃穿用度和城里的学生一样。有钱之后,能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老父亲和别人讲了三十几年的大生产,我又和别人讲了四十几年,这就是一代代的传承。”侯秀珍感慨着南泥湾的变迁,同时也强调,像父亲一样,她不想离开这里。“而且村里人对我很好,我对他们也好,这都是相互的。”
 
  “再一个,现在老红军、老年人都离开了,他们的后代也离开了,我在这里,我还能给你们讲讲三五九旅的故事。酸甜苦辣我都尝过,那个年代的生活我也过过,对南泥湾的感情是撂不开的。”
 
  “香菇面承载着历史记忆,我们家会一直传下去”
 
  对南泥湾念念不忘的情感,还珍藏在侯秀珍的饮食记忆中,尤其是在延安饮食中另树一帜的香菇面。
 
  侯秀珍说,大生产运动期间,三五九旅的战士们来自各个省份,也为南泥湾带来了不同的饮食习惯,香菇面便是南北饮食融合的产物。南泥湾镇“李冲家”香菇面。
  南泥湾镇“李冲家”香菇面。
 
  “香菇面因其独特的风味,已成为南泥湾红色旅游的一大标签。”南泥湾南开发区管委会官网介绍。
 
  一碗18元的香菇面,里头有香菇、虾米、木耳、里脊肉片、汆肉丸子和油炸丸子等原料,再撒上葱蒜和辣椒,香气四溢。“以前还要放排骨和酥肉呢。”香菇面店的老板李瑞强说,父亲1988年开始卖香菇面,父亲去世后,他在镇上开了店,希望能将这份味道长长久久传承下去。
 
  和侯秀珍一样,今年四十三岁的李瑞强也是南泥湾的“垦二代”。
 
  “我父亲是广东中山人,跟随三五九旅过来开荒的时候,才十二、三岁。”李瑞强回忆,父亲来到南泥湾后,先是在炊事班工作,后来去农场上班,跟农场里五湖四海的人学做饭,学做了这一道面。后来,父亲又被下放到农村,一住就是好几年,直到1976年再次被调回南泥湾镇农场。
 
  李瑞强的父亲李冲真正着手开店前,还有一段坎坷的创业经历。
 
  八十年代,李冲怀着梦想出外闯荡,但创业未果,反被小偷割了包,欠了6000元外债,又返回了延安的农场。
 
  李瑞强说,他们家兄弟姊妹四个,父母工资一个月二三十元,“养活不了一家六口”。
 
  为了摆脱困境,父亲先试着在农场开了一家香肠厂,但这 “太超前了”。“那香肠是真的好吃,但在陕北吃肉都是很奢侈的,实在卖不动,最后就倒闭了。”李冲站在自己香菇面店前。翻拍老照片
  李冲站在自己香菇面店前。翻拍老照片
 
  1988年,一边是生存压力,一边是国家鼓励创业的政策,李冲决定辞去农场的工作,在南泥湾办起了结合南北方特色的香菇面店。
 
  李冲对面的材料和口味十分上心。“那时候没有机器,要用杠杆压面,压出来才筋道。”李瑞强说,和面的时候还要加上鸡蛋清,让面保持光滑,不容易糊。面里头的丸子也是土猪肉做的,加了生姜葱花和虾皮,再拿刀背打成团,很有弹性。
 
  虾米、鱿鱼等海货买不着,李冲就开着手扶拖拉机去西安买;农民不稀罕的大骨头,父亲会拿回来熬汤,加到香菇面里,让汤又香又浓。
 
  李瑞强回忆,1988年,猪肉要八九毛钱一斤,一碗面卖八毛钱,对于普通人有些奢侈;后来生活好了,吃的人多了。现在一碗面18元,一个店面一天可以卖出上千碗面。“面店开张后,生活慢慢就好了,比同龄小孩生活富裕一些。”他说,他和兄弟姊妹陆续在南泥湾、延安新区开了分店,生意也好得很。
 
  李瑞强说,在他印象中,父亲是个朴实而且不服老的人,开面店赚钱了,也还总穿着以前部队里的衣服,戴着一顶黄帽子,父亲自力更生的态度,影响着子女一辈。
 
  现在,他也时常和自己的孩子谈起往事。“我儿子今年高三,经常和我们说,要有长远眼光,不能局限这几家小店,可以做成连锁......”李瑞强提起孩子十分欣慰,觉得年轻一代有自己的创意。
 
  李瑞强说,香菇面店带着他们一家人脱贫致富,也帮助不少村里人脱贫。“不少老百姓在我们的带动下,也开始开店。”李瑞强说,尤其是南泥湾开发区成立后,香菇面店的生意“翻倍得好”,时常有外地人慕名前来吃面。
 
  国家发改委等7部委今年3月24日公布的《第三批国家农村产业融合发展示范园创建名单》显示,南泥湾成为延安市唯一获批创建的项目。据介绍,下一步,南泥湾开发区将按照“精细化建设、规模化发展、品牌化销售”思路,加强政策引导、强化要素保障,完善运行机制、拓宽销售渠道,全力推进园区创建工作。 
 
  “历史书中的城市”,也有“人间烟火”
 
  从南泥湾镇出发,四十分钟能到宝塔区二道街夜市,这里是老区的中心。二道街夜市
  二道街夜市
 
  23岁的小琴说,在这里长大,就像“生活在一本历史书中。”凤凰山、宝塔山、清凉山、杨家岭、枣园、南泥湾、延安革命纪念馆......长辈和老师都对延安的景点如数家珍,也带着他们去过很多次,为他们讲叙景点背后的故事。
 
  延安是中国革命的圣地,宝塔区则是革命圣地的“心脏”。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这里生活战斗了十三个春秋,领导中国人民夺取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伟大胜利,培育了延安精神,留下了革命旧址和纪念地150多处。
 
  延安革命纪念馆资料显示,1937年1月,中共中央机关到延安后的第一个驻地是凤凰山。1938年11月20日,日军飞机轰炸延安城,中共中央机关当晚由城内的凤凰山麓迁驻杨家岭。
 
  1943年10月,中央书记处成员由杨家岭先后移住枣园,继续领导了全党的整风运动和解放区的大生产运动,筹备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完成了抗日民族战争向全国解放战争的历史转折,为粉碎国民党发动的“全面内战”作了充分准备。二道街夜市上的李老二羊蹄
  二道街夜市上的李老二羊蹄
 
  对于小琴来说,除了深厚的历史感,延安也正带给她鲜活的体验。她常和朋友从宝塔山下散步到二道街,在夜市点两根羊蹄,配上小米稀饭和肉夹馍,这是她向往的“烟火气”。
 
  二道街夜市也是宝塔区最知名的夜市。下午五六点,一百多个摊贩们排队进入街道,换上陕北风情的头巾和蓝布衣裳,在窑洞样式的推车前摆卖起特色小吃。等灯光亮起,二道街人流逐渐变多,最忙碌的时候到来了。
 
  “羊蹄、擀面皮、羊杂碎、煎饼、凉粉、洋芋擦擦、杂面......”市民们穿梭在小吃街中,部分摊位还排起长队。在新晋“网红”小吃擀“甘泉二杆子搅团、灌肠”的摊位前,排了几十人。摊主用木棒有节奏地捶着锅里的面皮,吸引了一众人观看、录像。
 
  二道街历史可追溯到明清时期。明末清初,延安府扩建,二道街正式建成,俗称“骡马市”,为商贾云集之地。党中央在延安时,老区人民将“热腾腾的油糕摆上桌,滚烫烫的米酒捧给亲人喝......”改革开放以来,二道街是市场活跃的一面镜子,见证了延安城市发展变迁。
 
  在二道街夜市卖杂面和羊蹄的摊贩老李告诉澎湃新闻,他家庭条件不好,常年在西安打工,但“外面挣不到钱,最后还是回了老家”。2009年,他开始在二道街摆摊,算是第一批做夜市的。“但那个时候还是流动摊贩,后来慢慢正规化了,有了固定的位置,赚的钱也多起来了。”
 
  老李的工作从下午开始。他在家先准备好材料,下午五点开始进场摆摊,晚上八九点,迎来人流量的高峰期,一碗接着一碗地做,一直忙活到凌晨两三点。现在,他和媳妇一天能收入六七百,旺季时光羊蹄便可以卖3000多根。“以前一天只能卖上几十块钱,多的时候就一百多块,主要还是不稳定。”
 
  据宝塔区城管局政策法规科的工作人员冯勇介绍,夜市的管理是逐步规范的。2016年二道街夜市才十几户商家,后来逐渐变多,发展到现在的一百多户。此后,管理部门为二道街夜市统一制作了陕北窑洞式新型环保餐车、夜市特色服装、特色小吃简介以及餐桌椅凳。此外,还制定了夜市“七定、七统一、两悬挂、两达标、一禁止”管理制度。
 
  “夜市的规模相对固定了,提升的重点主要在质量方面、特色方面。会让市场筛选像‘李老二羊蹄’、‘搅团’这样的摊位,让夜市有名气,里面摊贩也能响当当。”冯勇说,摊贩给二道街带来活力,二道街也让摊贩生活好起来了,两者相得益彰。
 
  他介绍,现在的二道街夜市日均客流量3万人次,130个摊位平均收入2000余元,解决了350多人就业。
 
  在冯勇眼中,二道街夜市是城市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也是夜经济重要组成部分。“一个夜市的繁荣与否,反映了这个城市的经济和人们生活质量的高低。”他说,希望二道街夜市能成为延安的一张名片,来延安的人,都能想到来夜市转转。 
 
  旅游、民宿、夜市,助推城市“夜经济”增长
 
  丰富的旅游资源带动了餐饮业发展,也为民宿产业带来机遇。坐落于延安宝塔区万花山下的“木兰山居”
  坐落于延安宝塔区万花山下的“木兰山居”
 
  车从包茂高速公路下万花山出口,行驶不到十分钟,便到了三个女孩共同开设的民宿“木兰山居”。民宿坐落于万花山乡,依山而建,推门便是中式小院和改良后的玻璃长廊。
 
  女孩们说,民宿的名字来源自附近的花木兰故居。传说,花木兰家住延安万花山下的花原村。这里还属于秦岭以北地区最大的野生牡丹生长区,被誉为“木兰故里,牡丹之乡”。
 
  “再晚几个月来,山上花全开了,那是最美的时候。”今年27岁的小张是民宿的合伙人之一,负责日常运营。她说,开民宿后,她摆脱了过去刻板的工作状态,享受到了一种独立安排生活和工作的自由。
 
  在延安开民宿并不常见,民宿的合伙人之一小董告诉澎湃新闻,延安人理解的民宿更多的是钓鱼、吃饭的“农家乐”,适合年轻人休闲娱乐的地方很少。
 
  开设民宿的选择,也是一次冒险尝试。“一半因为情怀,一半因为觉得旅游市场机遇到了。”2018年,她和小薛、小张三个女孩凑钱后,又贷了一百多万,租了万花山下的几幢房,做起了民宿。
 
  民宿共有4个院子,31间客房,风格多为中西结合,也有陕北窑洞的式样。在店里帮忙,也参与过民宿设计的小雅介绍,以前这里是村民的住房,后来被统一改造。她们要在统一的风格上,做出特色和新意。半年时间,她们把略显沉闷的外墙换成了落地窗,整体更加通透,房间里的内饰、装修也磨了很多遍。民宿中的陕北元素。
  民宿中的陕北元素。
 
  “大到喝茶的桌椅,小到墙上的剪纸,都是找专门手艺人做的。”小雅指着“炕”上的花坐垫说,这也是拿小孩不穿的布帛缝起来的,展现陕北特色的“百家衣”风格。陕北炕比较冰冷,她们就用木头把炕包起来,再铺上软垫。
 
  现在,民宿请的保洁阿姨都是村里的人,有什么问题也能叫上村里人帮忙。“一方面节省了成本,一方面也解决了一部村民的就业问题。”
 
  “延安以前没有正儿八经的民宿,都是农家乐。”小雅觉得,民宿的市场潜力还有待开发,需要坚持下去。“整体来说在同行中算不错的,客流量可观。”
 
  民宿的发展离不开宝塔区对于“夜经济”的重视。澎湃新闻获悉,2019年和2020年宝塔区连续举办两届延安夜经济夜生活节,孕育了缤纷多彩的延安夜间经济文化。
 
  “民宿是第二届夜经济夜生活节的重要板块。”2020年,延安举办夜经济夜生活节期间,宝塔区副区长李延武就曾表示,宝塔民宿要坚持“特色化”,在彰显红色革命文化优势及绿色生态、黄土文化优势上下功夫,把延安民宿最优、最亮的产品推介给广大游客及消费者。夜幕下的延安。
  夜幕下的延安。
 
  目前,延安第三届夜经济夜生活节也已于4月28日拉开序幕,延续至10月31日,主题为“发展高质量夜经济·乐享高品质夜生活”。
 
  “夜间经济,不仅是拉动内需消费、推动经济增长的引擎,也是反映城市繁荣程度、文化内涵的重要指标,还是体现城市活力与吸引力的晴雨表。”市委常委、宝塔区委书记刘景堂在2021延安第三届夜经济夜生活节致辞中强调,宝塔区委、区政府将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坚持“政府搭台、企业唱戏、全民共享、塑造品牌”的思路,进一步做强产业基础,深入挖掘延安深厚的历史、红色、文化、民俗、生态资源,充分发挥市场作用,形成需求牵引供给、供给创造需求的夜间经济发展态势。
 
  “延安红色旅游资源多、历史悠久;延安人都很朴实、善良。这里的农家乐不会宰客,房东阿姨看到来了生人也会热情地张罗饭菜,街上常碰到拉扯着买单的熟人......”小雅念起种种延安的好。
 
  从中学时代吹乱头发、夹杂着黄沙的大风,到现在满山绿意和相对温和的气候,从大学写生时画下的窑洞,再到为本土民宿做设计,小雅也在以自己的方式观察和记录城市的变迁。
 
  “这里很好,但留给外界的印象相对滞后。”她期待,能有更多新鲜力量注入,吸引年轻一代尤其是00后的目光,打破人们对延安的刻板印象,让古老城市焕发出更多生机。(澎湃新闻记者 朱轩)

责任编辑:刘玉

上一篇:谷雨节气适宜多温补、勿大汗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