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如何让“亲子共读”更有效、更科学?

发布时间:2020-07-29 来源:中国妇女报 人气:
   

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见习记者 高亚菲/绘

  ▲ 不能直接把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的书拿掉,而是要把认可的好书先引进来,用亲子共读代替说教引导孩子转变思维

  ▲ 不管孩子多小,家长都要把亲子共读的主体地位让给孩子,让孩子多回应,把孩子的阅读行为和感受调动起来

  ▲ 分级阅读体系的建立需要以科学的儿童观为起点,以儿童发展心理学、儿童文学、少儿出版学等学科的研究为基础,结合不同年龄阶段的发展目标来制定

  暑期已至,长假中的陪伴少不了家长和孩子围坐一起,细品书香。然而近日,多部畅销童书因部分内容“少儿不宜”受到广泛关注,也让很多家长因自己在给孩子购书时没能细心甄别、“后知后觉”而感到“糟心”。

  随着亲子共读已成为家庭教育的必需品,亲子共读能带来的益处也已得到广泛认同。很多家长为了孩子的健康成长,购置童书、绘本毫不手软。但随着问题童书接二连三被曝光,也让家长们意识到:家长应充分参与儿童阅读,在陪伴、指导中帮助他们明辨是非,更好地感知经典书籍中的真善美。

  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发布的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报告显示:2017年,在0至8周岁儿童家庭中,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71.3%。然而,大多数“80后”、“90后”在自己的童年时代并没有太多与家长共读的经验,转身成为家长的他们,对于如何有效科学地陪伴孩子亲子阅读仍在不断探索中。

  童书中存在不适宜内容家长如何干预

  29岁的李女士有一个可爱的4岁女儿,每天睡前,她都会和爱人一起陪孩子读读童话、绘本,在他们看来,这是劳累了一天后最温馨的时刻。

  但就在不久前,李女士在网上看到一则旧闻,令她对到底该给孩子读什么样的书心生纠结。原来,好莱坞一位知名女演员曾公开表示,自己不允许女儿看《灰姑娘》,认为《灰姑娘》宣扬的价值观并不正确。对于这一说法,李女士认为有些道理,但这些经典童话也曾是自己的睡前读物,如今更是孩子的心爱故事,是该平常以待还是果断弃之,李女士心中作难。

  有专家曾指出,我们的儿童读物,尤其是原创儿童文学作品,同样会或显或隐地带有时代印记,也不可避免地显露出作家科学知识、生活经验、思想境界的种种局限。即使最优秀的文学作品,也难免带有瑕疵。

  当童书中存在不适宜内容时,是否会对孩子产生直接影响?家长是否应予以干预?高级家庭教育指导师、国家注册心理咨询师刘称莲深有体会。

  她告诉记者,自己的女儿曾有过这样一段经历:“女儿3岁时,我们就开始跟她一起亲子共读,孩子阅读量很大,所以上小学后作文一直很好。但小学三年级时,我突然发现,孩子的作文中出现了怪异,甚至有粗口的词句。”她在跟孩子的聊天中了解到,原来当时同学之间都在传阅一套名为《乌龙院》的漫画书,女儿写作风格的改变,正跟那套经典漫画作品有关。

  那次经历让刘称莲深刻意识到,书籍对孩子的影响是如此快速、直接,受此影响,孩子思维方式的变化也是如此明显。她果断介入其中,对孩子给予恰当调整,“你不能直接把对孩子产生不良影响的书拿掉,而是要把你认可的好书先引进来,用亲子共读代替说教一点点引导孩子转变思维。”

  价值引导要与孩子的生活经验相结合

  “你也许拥有一箱箱的珠宝和很多财富,但是你仍然没有我富有,因为我有一个讲故事听的妈妈。”《朗读手册》中的这首诗,令很多家长对亲子共读的重要意义深信不疑。而亲子共读的益处也是多方面的。

  “童书育儿法”创始人、北师大儿童文学博士、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陈苗苗认为,首先,重视亲子共读的家庭,孩子的早期发展会得到更强有力的支持。亲子共读,顾名思义,是家长和孩子一起来分享书、分享阅读,当孩子能自主阅读后,亲子共读会慢慢变弱、转型,所以亲子共读开展得早、开展得好的家庭,说明一定是在孩子能自主阅读前就已经重视孩子的早期教育了。

  其次,亲子共读对孩子认知发展、语言发展、情绪发展、品德发展等多方面发展以及阅读能力都有帮助:在0~3岁婴幼儿阶段,家长用表情、手势、声音打造出的阅读场景,不仅能让孩子从小爱阅读,更能通过丰富多元的刺激,促进他们的认知、语言、情绪发展不断得到提升。在3~6岁阶段,孩子正处在具象思维阶段,亲子共读还有利于孩子品格培养和三观塑造,一方面,故事本身能以生动的情节和形象的画面帮助孩子内化很多道理,另一方面,共读中父母可以通过亲子对话做一些软引导。

  最后,亲子共读不仅能让亲子之间的情感变得更融洽,给孩子更多安全感,还能提升家长的陪伴质量。亲子共读时,家长大都会把孩子抱在腿上或者搂在胸前,这种相处本身就会给孩子带来安全感。

  陈苗苗观察到,家长们对亲子共读的目的和方法还存在一些误区。“在亲子共读的价值理念上,有些家长会被一些‘打卡’行为所左右,光重视孩子的阅读数量,而忽视了阅读质量以及阅读对孩子精神发展的影响。在共读方法上,家长最可能欠缺的就是互动性。不管孩子多小,家长都要把亲子共读的主体地位让给孩子,让孩子多回应,把孩子的阅读行为和感受调动起来。”陈苗苗认为,掌握了这一方法,就掌握了让孩子爱上阅读的关键。

  提起一些针对经典童话的批评质疑,陈苗苗认为,这类童话读或不读并非重点,重点是如果读要怎么读。

  陈苗苗认为,“在今天这个推崇‘乘风破浪的姐姐’的时代,《灰姑娘》如果仅被解读成水晶鞋、王子,那她确实和家庭教育的价值取向之间出现了矛盾。不过,我们可以借鉴下当代国外儿童文学课对《灰姑娘》的解读,老师们用《灰姑娘》童话引导孩子们意识到,灰姑娘身上有很多美德,比如她很守时,时间管理能力很强,如果她磨磨蹭蹭、拖拖拉拉,那12点前肯定跳不上马车,至于王子、幸福生活,都是生活对她美好品德的馈赠。”

  很多名著固然经典,但如何从易到难、由简入繁、循序渐进地引导不同年龄段的孩子阅读好书、亲近名著?如何让传统的儿童文化资源,在今天的阅读生活中,绽放它与时俱进的光芒?这对家长来说都是挑战。

  曾有家长咨询:孩子不喜欢读一些必读名著如《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怎么引导?对于家长这一普遍问题,陈苗苗回答,“家长如果能和孩子一起分享对名著的心得,对孩子来说更是一种兴趣的激发。如果家长也能把自己的人生经验和文学经典名著的内容相结合分享给孩子,对亲子关系的融洽也有帮助。”在她看来,价值引导要与孩子的生活经验相结合,阅读才能真正走进孩子的生命。

  家长要担好亲子共读把关人

  “如果家长不经选择地拿起一本科普读物,但其中的知识有硬伤,那么就会影响孩子的认知。如果一本书的价值观念存在低俗倾向,那它对孩子的影响就更为深远了,因为一个人的三观,往往就是在从小一点一滴的阅读中建造出来的。”陈苗苗因此呼吁,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家长要担好亲子共读把关人的职责。

  亲子共读中,父母的阅读指导并非从孩子捧起书开始,而是始于父母帮助孩子选书。家庭教育的个性化,也反映在家庭阅读教育的个性化上。

  疫情期间,陈苗苗创建的“童书育儿法”研究团队和北京市顺义区胜利街道建新南区第一社区共同合作开展了线上空中课堂,通过互动式讲座,以期提高社区家长的选书素养,特别针对困扰家长的孩子爱发脾气看什么绘本、缺乏自信看什么绘本等具体的育儿问题,给予指导。

  通过朋友介绍,疫情期间,家住建新南区第一社区的乐乐妈妈参加了线上空中课堂,并收获了不错的体验。“陈苗苗老师每期都会针对孩子的年龄、特点等给大家推荐合适的书,我也买了不少,孩子不仅喜欢,还能讲给妹妹。”

  提到对孩子阅读爱好的了解,乐乐妈妈直言“远远不够”,“多数家长会以自己的认知为主来给孩子选书,我也是其中一个,不过通过听老师的课,让我更能抓住孩子的特点、更懂她。每个新手父母都应该向书本和老师学习。”

  如何帮助家长甄选童书,做到“让什么年龄段的孩子读什么书”,建立一个更为健全的童书分级阅读体系也久受期待。

  陈苗苗认为,分级阅读体系的建立需要以科学的儿童观为起点,以儿童发展心理学、儿童文学、少儿出版学等学科的研究为基础,结合不同年龄阶段的发展目标来制定。

  “家长需要分级阅读课程的指导,分级不仅是对不同年龄阶段应该看什么童书的分级,也是对孩子不同年龄阶段下、不同发展领域应达到什么样的发展目标的分级。分级会让孩子的阅读更科学,让家长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陈苗苗说。(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记者 周韵曦)

责任编辑:刘玉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