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文科教学,如何走出考完就忘的怪圈

发布时间:2019-02-12 来源:光明日报 人气:
   
  待历史老师、政治老师一一讲解过后,语文老师何杰为学生布置了作业:写一篇新时代的“矛盾论”。
 
  这不是单一的课程教学。老师们给这堂课起了名:文史哲联合阅读——这是每周一下午,北京师大二附中高二11班的校本课程。课堂上的思维导图,需要展示不同学科之间的逻辑关系,讨论问题需要综合多个角度,作文更是直面现实问题,不单是辞藻就能涵盖,还需要结合文史哲的内容进行构思。
 
  1、尝试文史哲联合教学
 
  不同学科的教师如何联合起来上一门课?
 
  有可能是三科老师单讲,也有可能是组合授课或者共同授课。根据语文、历史和政治学科的不同功能确定教学顺序。
 
  “从语文,历史和哲学三个角度理解一篇文章,能让我更全面地认识到事件之间的联系,并找到规律性的东西。”高二学生方诗月说。
 
  这一学年,方诗月在这门课上跟着老师读过了不少经典篇目,比如《矛盾论》《共产党宣言》,孟子和荀子的学说。
 
  “我们在政治课上学习的有关矛盾的内容比较抽象,根本不知道怎么用。而在文史哲联合阅读课上,我们阅读了《矛盾论》的原文,分析了中国近代化过程中社会主要矛盾的转变,学习了解了从改革开放之后到现今中国的主要矛盾是什么以及矛盾变化的原因。上完这节课后,我有一种贯通了的感觉。”在理解的基础上,方诗月顺利写完了新时代的“矛盾论”。
 
  “学以致用”,这正是何杰所看重的。“光记住概念不行,更要理解这个概念如何生成,具体内涵是什么,如何运用。如果直接接受总结的知识,对学生来讲其实并没有获得提升。”何杰认为,文科要有核心的概念,但是核心概念不只是记住这个知识,做题不是目的,更重要的是掌握科学的思维,掌握科学的方法论。
 
  2、将阅读指导和课堂讲解相结合
 
  “我以前一直希望能把语文和史地政三科放在一起讲。因为只有知道王安石变法的前后,才能理解他《伤仲永》伤的不只是仲永才华之失,更是忧国忧民的情思,才能知道他对‘祖宗之法’的撼动用了多大的勇气,才能真正理解他的诗文含义。”这是2014年何杰的学生王琪瑶在大学里写给他的一段话。
 
  现在的学生面对综合性问题,通常只会用某一学科的知识或思维方法去分析和解决,对知识的运用是死板、割裂的。
 
  如何改变这一现状?在2014年的冬令营中,何杰与历史、政治老师开始尝试三科共解一个话题。老师们达成共识:知识发展呈现出多学科相互交叉、相互渗透的趋势,可以尝试在分科教学方式外开创一种新的教学方式,通过文史哲联合阅读,让学生们理解概念,在这个基础上形成专题教学。由语文、历史、政治等学科的教师共选一个文本,将阅读指导和课堂教学相结合,提升学生的阅读能力和人文素养。
 
  韩月华是北京师大二附中一位有着13年教龄的政治老师,她和周云、尹芳等老师尝试在高一年级开展时政专题文综联合教学。由历史、地理、政治三科教师,追踪时事热点,共同选取诸如“中非合作论坛”等时政问题展开研究。在课堂教学中尝试“学科分组”“任务分组”等方式,实现师生互动和生生互动,深化学生对社会问题认识的深度和广度,渗透并强化价值观教育。
 
  高一学生谢依祺最感兴趣的,就是同学间的大讨论。“每个人都提出自己的见解,每个人都能听见他人的声音,既有机会表达,又学会了倾听。这不仅为我们带来一些新鲜感,而且提供了一个立体的、多维的思考模型,让我们可以从文化、历史、价值观等多个角度去了解和分析,帮助我们学会更加理性、全面、客观地看待事物,而通过讨论我们的思想也会变得更成熟。”谢依祺说。
 
  “新的尝试和探索带来了更多的教学成长机会和教学研究热情。”周云表示,处处都是挑战,如联合教学的课时与学校课程设置的矛盾、联合教学课题的选择与开发、联合教学课堂教学形式多样性与有效性的协调,都有待我们进一步探索和解决。
 
  3、激发学生对知识的渴求
 
  “我们的文科教学一直有一个问题,就是学习只为考试,考试一过,全都忘了。”何杰感慨道,“我们没有重视学科思维模式的建立,于是我们的学生就成了只会接受结论而不会思考的知识容器。究其原因,除了学生们的知识阅历不够,更主要是这些知识与他们的生命体验没有产生关联,没有进入‘意义学习’状态。学生只有不断追问某个现象的实质,才能真正理解所学的知识。”
 
  在何杰看来,史地政的许多知识都是从一篇一篇古圣先贤著作中提炼出来的。同时,对很多古圣先贤著作的理解又必须建立在知识、体验、经历、情感因素上,史地政知识还给阅读和写作提供了背景。
 
  如何把学生从答题者培养成“生动”的问题解决者?多学科联合教学在一定程度上探索出了解决路径:让学生在新的学习体验中,真正成为学习的主人,由被灌输的对象转变为有愿望指向的、有知识渴求的、有意义获得感的主体。
 
  韩月华表示,学生在学习之后不仅能改变知识结构,还可以在一定意义上改变意向结构,在一种“选择—驱动—激发—选择”的良性循环中体验到真正的成长。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学习不仅是知识的“接受和积累”,还会为知识的“生成和创造”提供机会和空间,教育也因此回归到“智力的自我反思过程”这一本真的状态。
 
  多学科联合教学就是要给予学生这样的机会,建构综合知识体系,生成创造新的知识,回归到教育的本真状态。在书籍阅读、合作学习和写作表达中,学生的心灵会得到净化、修养,孕育出正能量的价值观。同样,在指导阅读中,教师的教学观、学生的学习观也会更新,教育与教学、教师与学生、训练与素养和谐、互动、相长。
 
  “在教学过程中,我们有两点需要改进:第一,我们对自己所教学科的知识要理解得更透彻;第二,我们对学生接受知识的过程要理解得更透彻。”何杰直言。
 
  “文科人始终要有担当,不要陷入唯我独尊的文人自傲中。我们能做的,还是学以致用、解决问题、报效国家。”何杰常常会这样告诉学生。
 
  北京师大二附中校长曹保义深以为然,知识是发展核心素养的载体,脱离了知识的学习发展核心素养是“无米之炊”,同时单纯的知识的积累,也不能自然形成相应的素养,只有将知识的学习与结构化的构建统一起来,结构化的知识与解决真实问题统一起来,将解决真实问题与做人做事统一起来,才有利于学生发展核心素养。
 
  (本报记者靳晓燕)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举报: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