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这群90后亲历三星堆考古

发布时间:2021-03-25 来源:四川在线 人气:
   

  1986年,三星堆祭祀坑的发现“一醒惊天下”。时隔多年,三星堆遗址迎来了再一次的深入调查、勘探与发掘。与34年前不一样的是,三星堆考古更像是一次多兵种集团大作战,不仅为发掘工作配备和使用了最为先进的考古发掘的设备和技术,还集结了全国34家科研单位集体攻关。此外,这次即使在全世界也并不多见的世纪考古大发掘现场,有一群“90后”考古人,他们年龄虽轻,但责任不轻,他们已经成为了三星堆考古第一线不可或缺的力量。

  “忙内担当”刘槃

  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考古人员多为资深学者。这个资深,不仅代表学术方面,也反应在了年龄上。不过在三星堆遗址发掘现场,一群90后占据了重要位置。其中四川大学考古学专业的刘槃,生于1999年12月,说她是90后都“苛刻”了些,毕竟再晚出生几天,她就是妥妥的“00后”了。

  刘槃说,在初二时,她看了一本历史探险科普书,书中主角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考古学者。那时候,她就在心中种下了一颗考古学的种子。心之所向,素履以往,在矢志不渝的坚持中与命运机缘的巧合下,刘槃进入了四川大学考古学专业,从湖南来到了成都。刘槃曾经以为,考古是“停桡问土风”般的工作,在这片广袤的神州大地上,寻找着被历史湮没的古代文明。然而,正式接触到考古以后,刘槃觉得这个行业更偏积累与脚踏实地。下野外是种积累,在长期的整理工作中更考验的是扎实的功底。刘槃的老师告诉她,考古从业者一生中能遇上一个成果辉煌的考古发现是挺难的一件事,得看运气。而刘槃是幸运的,正读大四的她,目前正在此次世纪大发掘现场担任记录工作。刘槃所在的三号舱,有三个坑同时在发掘,担任记录员的她,在每一天的工作中都能接触到不同的专家与学者,倾听并记录一些新现象、新方法,在这同时,她也吸收到很多新的知识,每一天都过得快乐而充实。

  而工作之余的刘槃,和一般小女生无异,喜欢逛逛街唱唱K,爱好挺广泛。在大学里也经常参加课余活动,设计一些文创产品,参加摄影比赛……现在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以后,没有太多空余时间的刘槃,会在工作结束后画一些涂鸦,然后剪下来贴在自己的防护服上,一边是深厚的历史,一边是新兴俏皮的涂鸦,感觉来了一场跨越千年的文化交流。

  刘槃说,考古不是盈利的行业,不会有多少经济利益产生,更何况,做学术研究的人需坐得住冷板凳。但这些对于她来说,却是梦想与人生的碰撞。不少人把职业当工作,也有不少人把职业当事业。刘槃是热爱考古的,她义无反顾地深入考古现场,时刻与“无声”却“有意”的文物进行交流。

  “挖土担当”许丹阳

  一锹一铲,叩问大地缄默。一担一篮,剥除历史尘封。三星堆遗址4号坑发掘人员许丹阳,每天的大部分工作就是拿着各种小刷子小铲子刨土挖土。许丹阳也是一位90后,生于95年的他,去年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研究生毕业后,进入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工作。此次“入坑”三星堆,已经是他的第二次。在2018年时,正在攻读研究生的许丹阳就已经来过三星堆进行学术研究,而这次刚参加工作就加入了三星堆祭祀区新一轮考古的队伍,负责最先启动的4号坑发掘,他感觉正逢其时。

  北大考古实力相当“硬核”,是中国高校第一个考古学专业,在全国排名第一。但许丹阳和刘槃不同,他在报考考古专业的时候,完全是“稀里糊涂”的。“看着挺好玩的一个专业,感觉会到处去游山玩水,就报上了。”结果发现,考古与原来所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考古是一项很严肃的、专业性很强的事业,需要掌握多方面的理论知识,也需要很强的动手操作能力。考古的确很好玩,会因为发掘到一件独特的文物而欢呼雀跃,会因为漫步在远古的废墟而沉浸其中,也会因为解开了一个小小的历史谜题而兴奋不已。考古也会有艰辛,尤其是下工地。有考古学人编了这样的段子:“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捡破烂的,仔细一问,原来是考古勘探的”。虽是自嘲,却也表明了田野考古的不易。好在好学的许丹阳发现,考古并不是一门孤立的学科,不但要掌握考古学本身的理论方法,而且需要跟很多学科进行跨学科研究,因此说它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也不为过。后来许丹阳越学越觉得有趣,也越来越深爱这份职业。许丹阳“入坑”已经好几个月了,从去年10月9日4号坑正式开启发掘,到今年1月16日,才确认找到了一段象牙。在他看来,每一勺土,都是承载着历史痕迹的,每一个时刻,都是惊心动魄、跌宕起伏的,因为一不小心,就会见证到古老文物的重见天日。高强度的工作之余,许丹阳目前下班后最想做的事情就是睡觉,从头天晚上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给自己充上满格电再继续投入到新一轮的“挖土”中。

  许丹阳说,与他一同走出考古大门的同学们,不少都转行了,有些搞教育去了,有些去科技公司了,还有的去做行政工作了。然而,许丹阳并不觉得转行是一种遗憾,他认为考古专业出身的人,不管以后做什么工作,能把考古学传播给其他人,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和认识考古,就是一件挺好的事情。如果学考古的人只干考古,那这个圈子只会越来越小,逐渐固步自封。所以许丹阳在平时生活中,经常会不厌其烦地向别人介绍自己所从事的这份工作、科普考古知识,想尽己所能让更多人正确认识考古工作,“这份工作的价值,就是为人类保留更多一点的文化遗产。通过工作,让更多的人来了解尘封在古老文字里的充满生动场景的历史、了解人类百万年来在地球上曾经生活过的各个方面、了解人类所创造过的伟大文明与智慧的结晶。”

  90后独当一面

  在此次三星堆祭祀坑的发掘现场,年轻团队占有较重的比例,上海大学参与此次考古发掘工作组的现场负责人徐斐宏直言,虽然考古需要过硬的学术知识和丰富的经验,但年轻团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甚至在一些工作当中,年轻人更能胜任。“我们在运用数字化的系统时,老同志反而不及年轻人有优势,他们更容易掌握这套系统。”此外,徐斐宏认为年轻人十足的热情和义无反顾的投入是不可小觑的,“他们更加能投入感情,更有朝气,激情澎湃,执行能力也非常强。”

责任编辑:刘玉
首页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郭毅新 陕西帝意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