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甘肃庆阳女孩跳楼事件的思考和警示

发布时间:2018-06-27 来源:西部决策网 人气:
   
  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讯(刘恒 陈拴海)6月20日傍晚,甘肃庆阳一19岁女子李某奕,在公安、消防人员经过3个多小时劝导和救援之后,在围观者的尖叫声、欢呼声中,从庆阳市某百货商场8楼坠下,自杀身亡。一时间激起舆论一片哗然。对此西部大开发工作人员赶赴事发地进行实际了解。

  事件回顾

  6月20日下午3点多,一女子出现在庆阳市某百货商场8楼窗外的挑檐上,看似有轻生的举动,一时间楼下围满了群众。随后公安、消防、120急救相继赶到现场救援。经过公安和消防人员苦苦相劝,女子情绪稍有平静,消防人员借助送水给女孩,冒险爬出窗外试图实施救援。就在消防人员和女子交流过程中,发现她已经开始向挑檐边移动,消防人员随即双手抓住女孩胳膊,右脚夹住其腋下,另一名消防人员爬出窗外抓住女子左臂,此时该女子一直在挣脱,最后不幸坠楼身亡。整个救援过程持续了3个多小时。就在公安和消防全力营救过程中,楼下围观人群中不时有人尖叫,有人发朋友圈,甚至有人在直播,一个年轻的生命就在围观群众的尖叫声和欢呼声中结束了。

  女子为何要跳楼自杀?

  6月25日晚,女子的父亲李某对西部大开发工作人员讲述了孩子的遭遇。

  孩子叫李某奕,1999年4月出生,原庆阳六中高三(二)班学生,平时活泼开朗,勤奋好学,成绩在班级前列。然而,噩梦从2016年9月开始了。2016年9月5日下午,当时正在庆阳六中读高三的李某奕突然胃疼,因为宿舍比较冷,被老师安排在教师公寓休息。晚上8点半左右,班主任吴某厚以探病为由进入女儿休息的房间,询问过后便开始摸脸、亲吻、咬耳朵、搂抱李某奕,后因安排她休息的老师进房间取东西才停止。此后她心里就有了阴影。她先找到学校心理辅导老师哭诉了自己的遭遇,心理辅导老师解决不了,又告诉了政教主任段老师。交谈中段主任得知孩子的诉求是不想见到这位涉事老师,就答应其要求。并肯定了孩子没告诉家长是对的。

  后来,当段主任得知这位老师是吴某厚时,马上开始诉苦,学校有困难他办不到,转班转学都可以。并在孩子不知情的情况下叫来了吴某厚跟孩子道歉。“在没有经过我女儿同意,在没有人陪护的情况下,让当事人给我女儿道歉去了。后来女儿有一次生气地的讲,哪是道歉,就是来威胁我!我就想小孩本来7月份有一次,9月份发生这事(猥亵),孩子很无助的找心理辅导老师,找学校,那你还敢让她单独去面对我女儿,我都在想,学校哪来的那么大胆让她两单独去见!”李某奕父亲愤怒的说。

  在李某奕觉得,自己并未做错什么,学校宁要让她转校也不调换一名老师,这对她来讲不公平。从此她开始焦虑、烦躁、夜不能寐,一直靠安眠药睡眠,以至后来不能正常上课。她一直想要一个公道,直至她跳楼自杀也未能如愿。

  之后父亲带她四处去看病,看到父亲为她的病情不见好转而焦急万分,她才将自己的遭遇告诉父亲。父亲很无助的找朋友商量,朋友劝他,此事已经过去近两月,就算报案警察也很难取证,孩子马上快高考了,赶紧带孩子看病抓紧学习,耽误高考就耽误孩子的前途。“我当时也没有主意,我想既然找朋友商量,就相信朋友的,现在想想当时真糊涂”李某奕的父亲讲。

  孩子的病情一直不见好转,主治医生和心理辅导老师都说要打开孩子的心结,而孩子的心结就在学校一直没有给她一个公正的说法。在断断续续上学过程中,他多次找过学校。起初学校还和他谈,后来学校说他们是组织教学的地方,处理教师的事管不了,要找教育局,直接就不理他了。再后来他连门都进不去了。

  有一次他为了进去,被门把手上的皮都夹掉了。没办法只有找教育局。起先教育局称学校是法人单位,这事情的法人主体不是他们,让他找学校。在教育局的协调下他又找到学校,但领导都避而不见无人答理。

  从北京看病回来后,他联系之前沟通的几位校长均无人回应,无奈他又找到教育局,教育局才组织学校、教育局、当事人的律师、还叫了他在庆阳某县城教书的兄长一起开了协调会。协调过程中,学校一直认为他要求学校道歉是为了抬高赔偿。殊不知,他只是想为孩子争取一个公平的说法,解开孩子的心结,配合医生的治疗。“孩子第一时间找学校就是想让学校帮她排除学习的干扰,这种隐形的威胁。但是学校没做到,她就想学校能给她个道歉也好,我当时提出这个要求他们都不吭声。我就求他们,你们觉得如果书面的道歉做不到,哪怕你们某一级领导代表学校跟孩子说说,就全当救我孩子呢!”李某奕父亲讲。但教育局和学校一直跟他讲赔偿的事,没人答应他的要求。“然后把我哥单独叫出去,说这个事不能任由你弟任性处理,今天开这协调会你也明白,后来我哥就给我说,让我先听人家怎么说,别反驳人家,我就再没吱声。”李某奕父亲补充说。

  大约一周后,李某奕父亲被通知到学校签协议。在看到这份协议中的种种苛刻的条款,他觉得自己虽然很缺钱,但这份协议让他感觉很屈辱,所以最终没签,也没拿到协商的35万。协商无果,他最终选择了报警。

  艰难的申诉
 
  2017年2月26日,李某奕在父亲陪同下到公安机关报案,称被其班主任吴某厚猥亵,要求查处。经办案部门调查,2017年5月2日,公安机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四十四条之规定,以猥亵行为对吴某厚处以行政拘留十日处罚。其间,李某奕父亲认为公安局处罚不当,到西峰区人民检察院进行申诉。区检察院调阅案卷后认为吴某厚的行为涉嫌犯罪,书面通知公安局立案侦查。公安局于2017年8月10日立为刑事案件。8月25日对吴某厚采取取保候审措施。11月20日侦查终结后移送起诉至区检察院。区检察院审查后认为吴某厚的行为“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犯罪”,“决定对吴某厚不起诉”,并出具《不起诉理由说明书》。提出不起诉的三个理由,包括“公安机关继续侦查取证仍未补充到吴某厚实施上述行为的相关证据”、“吴某厚有亲吻李某奕的行为,但情节显著轻微”、“无直接证据证实导致李某奕目前的病情与吴某厚的行为有直接因果关系”,于2018年3月1日作出不起诉决定。李某奕遂到庆阳市人民检察院进行申诉。5月18日,市检察院维持区检察院不起诉决定。6月25日晚,据李某奕父亲讲,他已将申诉材料寄至甘肃省人民检察院。


 

 
  梦想破灭

  在与李某奕父亲了解的过程中得知,虽然父母离异但并未影响她的学习,不像网友猜测,她是因为父母离异患抑郁症的。李某奕在校学习期间(事发之前)非常刻苦,她一直梦想报考新闻传媒专业,且经常参加学校的各种活动并担任主持人。但一切就从班主任吴某厚的兽行之后开始改变了。从患病开始她一直坚持要上学,但由于吃药的缘故她不能正常的上课,加之长期的治疗也落下不少功课,最后由于身体和心理原因,她感觉力不从心。中途三次试图吃大量镇定类、抑郁类药物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都被及时抢救了下来。在她的控诉书中有一段:“明明该像鲜花一样美好的年龄,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人要活着?明明比金银还宝贝的时间剩了那么一点点,我却不得不中断学习,而是给自己找活下去的理由。终日伴着眼泪入睡,时常被吓醒,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发神经寻死,自己努力为自己找活下去的理由更让人觉得痛苦。而这一切都是我那曾经的老师和信任的学校造成的。”从实际了解和李某奕控诉书中的描写,她整日活在焦虑、恐惧、痛苦之中,这样的生活离她的大学梦想越来越远,直至破灭。






  李某奕父亲还介绍,2017年的高考前后都会对她刺激比较大。2017年5月,高考前夕,她就在六中选择跳楼轻生,后来被消防人员成功营救。事发前一天,女儿还在跟父亲讲她要继续上学,父亲鼓励她配合治疗早日康复,他全力支持,结果第二天孩子带着她的梦想永远的离开了。生命的最后留给救援人员一句:“哥,谢谢你,我走了。”

  新闻通气会

  6月25日晚10时许,庆阳市公安局西峰分局召开“西峰6·20女孩跳楼死亡事件”媒体通气会,向社会公布事件原委和救援过程,并回应网民及媒体关切的有关问题。西峰区公安局介绍了李某奕自杀过程,和此前受到班主任吴某厚猥亵及有关部门对此事的处理情况。对网民关注度极高的有围观群众在现场起哄以及发布视频,警方介绍称,已有两名围观群众因妨碍救援被行政拘留,针对网上发现谩骂的人,经过身份核实,摸排已经确定6人的身份,目前对这6人正在调查,调查清楚以后将严肃依法处理。

  此外,庆阳市公安消防支队西峰中队的负责同志也介绍了消防部门救援的全过程,并对另一关注度极高的没有铺设救生气垫的问题做了回应:救生气垫是救援车必备的,当时屡次打开救生气垫,但女孩抵抗情绪很严重,为稳定她情绪,没采用这个方法。另外登高救援车一有升起动作,女孩就扬言下跳,先后重复三次。最终放弃了登高车的营救方案。

  庆阳市教育局
 
  6月25日下午,西部大开发工作人员来到庆阳市教育局了解情况,得到的结果和李某奕父亲的遭遇如出一辙。办公室刘主任称他们办公室是搞政务的不管这事,对这样的案件这类的事情不清楚,具体要问纪检组,他们之前负责调查此事。随后纪检组蔡姓工作人员称,这事要问局里,他们是两个部门,具体问局里办公室。当告知是办公室让来纪检组了解的,这名工作人员又称,按惯例要求要先到市委宣传部去打招呼。西部大开发工作人员随后再去找局长,敲门一直无人开门。庆阳教育局这种态度是推脱还是在掩饰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我们不得而知。

  在这次跳楼事件中,李某奕从开始的简单要求调换班主任,学校以有困难为由拒绝调换;到学校、教育局相互推脱,甚至说李某奕小题大做;再到后来又换了班主任老师还组织开了协调会等种种做法,前后矛盾,不能自圆其说。

  “我现在被亲人寸步不离照顾,好像我现在就像精神病人一样,这都算啥事吗?我那么多的亲属朋友生活在庆阳,弄出这种事让全国的人在网上骂,是我做错了?是我女儿做错了?到底是谁在置政府的荣誉和城市形象于不顾?是谁在践踏法律?”李某奕父亲悲愤的说。如他所言,相关单位是否应该认真的反思一下?

  事件警示
 
  学校应该加强学生的心理健康教育,而不是用固有的思维以成绩为重,成绩固然重要,而相对健康的身心,甚至是生命,成绩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家长也应注重培养孩子健康的心理,对孩子的心理状况及时关注,发现问题及时疏导。当孩子身心受到伤害时,一定要积极冷静的处理,要学会运用法律武器维权。

  在当下信息极度发达的时代,人人都是自媒体,在信息传播的时候不要造谣传谣,更不要在面对生命的时候围观起哄,也许你的一句话就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和30米高的楼上救援的消防人员,因为没能营救成功而嚎啕大哭的声音相比,你们的起哄声显得那么得冷漠和丑陋。最终和吴某厚一样将会为自己当初的行为承担应承担的责任。

  在与李某奕父亲了解的过程中,提及目前舆论的妄加评论和猜测,他表示已经给他和家人带来极大的痛苦。他正在苦于怎么开导儿子面对失去姐姐的事实,这些流言蜚语的传播让他痛苦不堪且束手无策。对此他无奈的说:“我不敢看,大家经历的是那三小时,我经历的是两年。我一直在强迫自己不能因为这个,把不好的情绪传递给我每一个亲人,我要对得起我自己的亲人,我女儿已经走了,我讨个公道又有什么用,我保护好我的家人就行了。”

  在此呼吁大家在没有了解事情真相之前,不要妄加猜测肆意传播,以免对家属造成伤害。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5005679号-2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举报: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