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_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郭味蕖《百花图谱》

发布时间:2020-06-10 来源:新华网 人气:
   

  郭味蕖《百花图谱》(一)

  疏园,郭味蕖先生晚年居潍之家园。在今山东省潍坊市城关街道增福堂社区,暨冶房巷与东风街交叉口西南角。

  1970年,郭味蕖夫妇被命由京“疏散”回乡,随身除零星衣物餐具、十数种花木外,别无长物。斗室蜗庐,室止一间,不足十平米,园仅窗前数尺,一片萧疏,遂依当时境遇,园名疏园,自号散翁。

  然而先生逆境中奋发,从他离京回乡到去世,不足两年的时间内,先生壮心不已。每日以书画自励之外,更将毕生积学进行梳理,成《疏园集》《散翁散记》两部著作;又将一生教学创作心得进行总结,完成了《写意花鸟画创作技法十六讲》这一名著。“归来画兴浓于酒,病起文心壮如雷”、“比岳家军从天而降,如黄河水导海以归”,这些书就的联语代表着此时散翁的衷心。

  先生晚年清绝超迈,心怀天下,猛志常在。他撰联“泰山观浴日,长江踏落虹”,以抒胸襟;联句“身历华岳千寻秀,手种垂杨十丈丝”,并解深情。他最后一个生辰写下的“长揖谢时望,高歌掩敝庐”,以及去世前夕写下的“壮心千里马,归梦五湖波”,都令人长叹唏嘘。

  先生酷爱花木,两年中将房前屋后遍植花树,以慰寂寥。为方便学习工作,又于檐前辟地,盖一茅草画室,题额“爱此茅堂入竹深”,以寄高情。在此,他将自己的花卉写生进行整理,辑成《百花图谱》,可惜这一著作文革后散佚。

  如今“疏园”早已辟为郭味蕖故居陈列馆对外开放,更以其历史文化积淀,被列为山东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加上在故居陈列馆基础上扩建的郭味蕖美术馆,楼宇庭院,较之味蕖先生生前扩大何止十倍,松筠摇风、桃李蓁蓁,一年四季花木繁盛,真可谓“疏园花木深”,成为潍上深具历史文化气息的一座名园。

  今年适逢全球疫情,展览与出行皆不便利,我们取郭味蕖先生代表作,一花一种,逐春秋佳序,含英咀华,随意铺陈,既方便观者网上浏览,更从中汲取中国画艺术之人文精神,为战胜一切困难凭添勇气。

  梅花

  梅是中国人心中的无冕之王,由来已久。梅以韵胜,以格高,横斜疏放,虽苔封藓披,端姿劲质,正是国人心目中不屈高洁的象征。

  题识:报春。一九六四年七月一日,宿雨新晴,味蕖写。

  味蕖先生一生喜画梅花,许为知友。早年画梅,题:“晨兴坐知鱼堂,炭火无温,砚池冰骨莹然,起视盆梅凌寒独放,铁干冰心,冷香数点,可共患难之良友也。”晚年画梅,题:“抱朴凛冰雪,经寒壮岁华”、“岩阿旧友”。梅花在他笔下,百态千姿:时而寒香清泠,高士卧雪;时而槛外一枝,傲然独思;时而千花万蕊,东风劲吹;时而老干疏花,铁骨冰心。梅花既是隐士又是斗士,寄托了深深的情愫,真可谓“一生心事付寒香”。

  题识:相逢共说岁寒盟,放怀饮我千百觞。味蕖一挥。

  一九六三年,成都杜甫草堂约件,郭味蕖先生创作《江梅》一画以寄:

  梅蕊腊前破,梅花年后多。绝知春意早,最奈客愁何。雪树元同色,江风亦自波。故园不可见,巫岫郁嵯峨。

  杜工部《江梅》。癸卯岁晚,味蕖补图于京华。时盆梅放蕊,冻雪轻盈,兴致殊不浅也。

  此诗作于杜甫逝世前三年,时杜甫僻居夔州,漂泊江峡,见梅花乍放,顿生故园之思。杜甫爱梅,据学者统计,其诗中吟哦最多的花是梅花。杜甫也种梅,此前他在成都浣花溪上自建的草堂零落三年,遍植花树,其中向友人索求花木的诗中就有:“草堂花少今欲栽,不问绿李与黄梅。”这一点与晚年病卧疏园的散翁四处写信求花惜花的经历何其相似。

  当然这是后话,巧合的是,这年春天,郭味蕖先生入川写生,到成都的第一站,便去拜访杜甫草堂,“看兰花多种,有红、白梅,后院又见大凤尾蕉,地幽静可栖。”后又专门拿出一天时间到草堂写生。

  对于郭味蕖这一辈的文人,杜甫是神圣的,不仅是诗圣,那种忧国忧民的精神是沉在骨子里的。郭家祖辈涌现出百余位诗人,其中很多是学杜的。

  郭味蕖创作的这幅梅花,是他的精心之作,别有一种蕴藉顽强的风度,正是杜甫诗格人格的象征,也是中国文人、中国气格的化身。猎猎寒风中,一树老梅昂扬怒发,倔强苍茫,配以坚石劲竹,令人想见高致。从题跋中可知,此时郭先生案头正有梅花开放。同是爱梅人,上下千年,画家与诗人隔空相对,心灵是相通的。

  题识:石畔长来枝易老,竹间瘦得萼全清。味蕖。

  在郭味蕖的《写意花鸟画创作技法十六讲》中,专门有讲画梅的章节。谈到画梅的起源,他说:

  墨梅的创始和历代诗人学者在作品中歌颂梅花的风神骨气有着密切的关系。在林逋、苏轼、陆游等人的诗文中,都出现了大量咏梅的篇章,以凌寒斗雪,铁骨冰心来形容它的高标。其中尤以林逋的咏梅诗句“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最能道出梅花的形体韵致。其大多使用拟人的手法,把梅花作为清雅高洁品格的象征。随着作为“无声之诗”的墨竹画科的兴起,梅花也成为画坛上盛极一时的题材。

  题识:疏影横斜水清浅。味蕖写林和靖句意。

  对于历代画梅名家,郭味蕖先生深有研究。作为美术教育家,他又专注于历代大家的师传和个性特点及技法贡献,他举要说:

  北宋时画梅专家要推释仲仁,南宋为扬无咎。仲仁从月光映梅影于窗纸上得到启发,从而创造了用浓浓淡淡的墨水晕染而成的所谓墨梅。大家看了,认为依稀有月下之趣,肯定它有很高的艺术性,从此,墨梅就成了花鸟画领域中的新品种。

  王冕在《梅谱》中曾记此事说:“老僧酷爱梅,唯所居方丈室屋边亦植数本。每发花时,辄床据于其下,吟咏终日,人莫能知其意。月夜未寝,见疏影横于其纸窗,萧然可爱,遂以笔戏摹其影。凌晨视之,殊有月夜之思。因此学画,而得其三净三昧,名播于世。”黄山谷也曾称誉他所画梅花“如清晓嫩寒行孤村篱落间,但欠香耳”。


题识:梅花欢喜漫天雪。味蕖。

  扬无咎继承了仲仁的衣钵,亦善墨梅。据说他曾把自己画的梅花送给赵佶看,徽宗说他画的是村路野梅。他没有气馁,以后就称自己的梅花是“奉敕村梅”。当时他创造了两种画梅的方法:一种用水墨涂染绢素,烘托出梅花的点点白葩;一种以墨圈出花瓣,即所谓圈花法。扬无咎之甥汤正仲及其弟叔用,亦皆工墨梅,得舅之遗法,谓之倒晕花枝,擅名一时。

  王冕画的梅花,枝干劲挺,花朵繁复,能表现出梅花的生机,极富生气。他通过画梅来表达自己嵌崎、磊落、孤傲、正直的胸襟。

  明代工画梅者甚多。有刘世儒,号雪湖,师王冕,得元章遗韵,著有《雪湖梅谱》。他与陈宪章、王谦、陈淳、徐渭,皆被推为画梅高手。

  题识:老干参差虎豹牙。味蕖清明雨中。

  清代画梅的人更多。清初石涛画梅,墨华淹润,于烟霏中求气韵,非纯弄水华迷世者所可能望见。

  “扬州八家”中许多人都精于梅花。金农画梅师宋白玉蟾(道士葛长庚),古干繁花,春风满树,表现了古朴的风格。金农的学生罗聘更以画梅出名,其妻方婉仪,其子允绍、允缵皆能画梅,被誉为“罗家梅派”。汪士慎和高翔都工梅,金农评他二人画梅有异曲同工之妙。巢林善画繁枝,千花万蕊,备极繁复;西唐善于疏枝,疏影寒香,用笔简净。李方膺亦善画梅花,所作大幅梅花,古干横空,蟠塞夭矫,苍老浑朴,墨气淋漓。他曾有图章,文曰“梅花手段”。

  题识:二月春寒花着未,下笔恐触造物忌。出门四顾云茫茫,人影花香忽相媚。此时点墨胸中无,但觉梅花助清气。味蕖。

  晚清时赵之谦、吴昌硕亦酷爱画梅。赵之谦每以黄粉点梅花,他画墨梅从浑厚入手,与金耿庵派以渴笔胜者不同。


题识:拟河中马远四皓图。味蕖。

  吴昌硕一生爱梅,他用“冰肌铁骨绝世姿,世间桃李安得知”的诗句来赞美梅花。又说“囊空愧无买山钱,安得梅边结茅屋”。昔年吴氏在芜园中种梅三十余株,培土壅肥,不遗余力。每当园梅着花,徘徊其下,反复谛观。他喜以朱砂、洋红点红梅,皆富有韵致。他又在扫干圈花上狠下工夫。其画梅花的成功,也是从“师造化”、“贵独创”中来。老来他又以石鼓籀篆之笔入画,画梅愈觉浑厚。所作雪梅,墨华水韵,碎玉横空,使人不知是雪是梅。

       题识: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毛主席词句,味蕖写。

  对于画梅的方法,郭味蕖先生讲:

  梅的种类很多,江南多红梅,北方无红梅,仅见黄梅和蜡梅。画梅的表现方法也不同,有圈梅、墨梅、红梅、粉梅、白梅、赭梅、黄梅、绿梅之分。画梅以圈花最难,论者以为数十年尚未能入格。圈花用笔要似圆非圆,似方非方,大小相衬,前后左右攒聚。圈瓣之外,又须研究破蕊法。画梅要注意蕊、萼、须、英。画时用渴笔圈瓣,以淡墨画须,以深墨点英。画蕊时须视花之反正欹仰来斟酌点蕊方向。花须不宜太多,五七笔就行,点英可超出五七点,但不能太多,太多则乱。一般画“野梅”,只画花须,不点英。墨梅亦可纯用深墨画蕊萼,亦可用渴笔点椒。


题识:癸卯春始,小住青城山五日,饱看白梅而归,因写此纪实。味蕖。

  佳人无对甘幽独。竹雨松风相澡浴。山深翠袖自生寒,夜久玉肌元不粟。却寻千树烟江曲。道骨仙风终绝俗。绛裙缟袂各朝元,只有散香名萼绿。


题识:三友图。味蕖画笔工矣,予九十二岁时得获观三复。白石。

  他又讲:

  画梅构图宜用出纸法,长卷更应用散点透视法。梅枝布局,要注意空白,有时虚一段纸,凭空出干,反倒有不尽意处,若枝干处处到边,亦不能说明完整。梅干有粗有细,粗干可用大羊毫刷出,或数笔一起运用。老干多在后,宜用淡墨,细干在前,宜用较深墨,画枝用淡墨。干枝阴处可用深墨破,苔点随笔而上。点苔或点萼时应点在枝干上,但又要稍稍离开枝干,又须看起来是长在枝干上,不是凭空脱离。古人论画梅枝干有“女”字、“之”字、“戈”字、“丛”字之分。画枝要求劲挺有力,又须注意平出而忌匀称,中锋韧笔,渴焦兼施,浓淡晕染。运笔须用腕力和臂力,始能表现其傲霜凌雪之神。


题识:灞桥风雪。味蕖写于京华。


题识:东风。味蕖写。

  喜欢研究金石的郭味蕖先生常取梅配以彝器,或作案头清供,别有文人意象。

  此为清末著名金石学家吴大澂藏器旧拓,款题为吴氏考识,共四屏。吴氏与潍县金石学家陈介祺为忘年交,称莫逆,郭味蕖藏其多幅书作。此件补缀墨梅,浑然天成。

  此画中青铜器为郭味蕖家藏,一九六一年暑假,长夏清暇,手拓制图,亦为四屏之一。

       题识:学书。雨后晴光穿云,味蕖乘兴。

  这是《夜读图》,创作于1959年冬,题“味蕖雪晨清课”。查了一下,《毛主席诗词十九首》是1958年文物出版社的版本,郭先生应该是感慨于“万类霜天竞自由”,或是“飞雪迎春到”的有感而发,画面素馨而文郁,梅花和山茶花别具象征意义。

  郭味蕖先生每以梅花为寿,或梅松并茂,或梅竹双清,以寄高情。

       题识:己丑正月十四日,余四十二岁生日。韩子雨坪送水仙来,和知鱼堂下松一株、梅两丛、竹万个、拳石三五点,五清俱备矣。遂斟酒弄墨,以记一时之盛。浮烟山中人味蕖并题记。

       题识:丁亥九月廿三日为内子君嬿四十三岁寿,距结缡时已廿年矣。风雨鸡鸣,晨昏相守,辛劳半世。生丈夫子五人,五子亦哑哑学语矣。念其劳,写此祝之。味蕖。


题识:写为绮姊甲辰寿,味蕖。


题识:丙午元夜自寿。味蕖。

  先生生日为正月十四日,故常与上元节同过。丙午为1966年,山雨欲来。

  郭味蕖先生画的最多的是梅竹。不怕风霜,不惧摧折,见素抱朴,昂扬自守。

       题识:东凤吹香遍大千。味蕖乘兴一挥。

       题识:毛主席词意。一九六四年元月,瑞雪盈庭,味蕖写。

  亦有时梅花与芭蕉同舞。

       题识:唐右丞王维有《雪蕉图》,予拟其意写此,更不必弯弧弹粉也。味蕖。


题识:川地气暖,经冬芭蕉长绿。味蕖。

  梅花亦作为年节的景致常现。

       题识:竹报平安。今岁春节,年货上市甚盛,真一片繁荣景象。味蕖写之。

  先生晚年画的最多的是梅花,在人生的最后两年中,梅花陪着他坚贞不屈、吐露着芳华。


题识:东风吹遍大地。味蕖庚戌重午。


题识:辛亥七夕,大雨滂沱,侵晨始放晴。君绮蒸木槿花佐饷,予乘兴写此。味蕖。


题识:辛亥七月既望,大雨连朝,味菃于潍州疏园一挥。

  此时腿病加重,艰于步履,故此后题款,将味蕖的“蕖”改为“菃”,以喻。蕖与菃本通,芙蕖也。世人每以渠误,非也。


题识:寄迹疏园,风萧雨晦,兼老病日侵,画笔愈拙矣。菃翁。


题识:辛亥近重阳,味菃于潍上疏园,时花满窗前,旭日融暖。

  先生逝于一九七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农历辛亥年冬至日前夕。这是一年中白日最短的一天,也是梅花含贞之候。 

责任编辑:艾米杰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1120190003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