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刘江、章培筠书画篆刻(捐赠)展观后

发布时间:2018-11-02 来源:美术报 人气:
   
  西泠印社执行社长刘江老师今年93岁了,除了耳背记忆力下降之外,精神各方面都挺好,有人评论他是“用刀在石头上签下名字”的人。“请批评”、“请指导”和“向你学习”是他挂在嘴上一辈子的话。

  看到领导与师长,他脸上笑呵呵,看到朋友与晚辈,脸上依然笑容可掬。个子不高,带浓重四川口音的刘老师有着中国美院老前辈的风范,谦和平易,善待他人,学生眼里很多时候更喜欢把他当父辈,“父爱如山”,一般的父爱都是以严厉著称,可刘老师的“父爱”却以温柔得传口碑,而这种温柔的父爱每每以柔克刚,让“调皮”的学生在他面前不好意思调皮,只要是具体受过他恩惠或看到他施惠于人的人,总会经常说起他的好。刘老师对请他题展览书名的熟悉的书画篆刻圈同道,无论男女老幼均“友情”书写,绝不卖关子摆架子要票子,有时对方急需,他就当场“应命”,好像是他欠别人人情似的。

  曾在中国美院国画书法系长期担任党务工作的他却生性幽默,偶尔开玩笑常把人逗开怀,他的严肃多针对自己,守正恕人,光明磊落,“要学传统,不要学老师”,如实做到这点,往往能看出一个负责任的老师的胸襟智慧,“近亲繁殖”对学生百害而无一利。
刘江 杨万里《暮宿半途》

  刘江老师最初学西画出身,后根据组织安排转攻篆刻书法。篆刻书法他选择比较冷门的甲骨文作努力方向,几十年孜孜不倦,终成一代妙手。在刘老师之前的甲骨篆刻书法兼长且出众的艺术家罕见,甲骨文的难识与字少再加上缺乏参照,是甲骨文创作的不易之处,刘老师无怨无悔,不忘初心地负重钻研,极其可敬可佩。他的甲骨文篆刻和甲骨文书法风格相统一,字的笔法中熔铸了钟鼎文的意趣,大大丰富了甲骨文的表现力,长短肥瘦,一一善变,幅式随机,皆能把控。其甲骨文篆刻气韵高古,刀笔风流,平奇参见,巨微逢源,谓之甲骨文高峰诚不虚誉。于其他篆体,刘老师对缪篆、瓦当、砖甓、汉唐碑篆额以及明清小篆流派书家时有取舍,消化功能超强,“如意拳”打得不亦乐乎。同样,刘老师倾心甲骨文篆刻外,其掺合多种元素的“叠篆”也刻得风生水起,凸显了他驾驭篆刻的多面性、深入性。

  禅心素绘,宁静致远的章培筠老师“慎默”相伴刘江老师,低调处世,文艺评论家曹工化唯美笔赞:一个超越时代的艺术家。她始终没有离开过艺术,因为她已经来到了一个艺术的时代。她心平气和地在艺术之中,在她的时代之中。

  她认为工笔花鸟画“要有好心态才能画得好。画面要做到宁静、没火气,不受外界的烦躁所影响,需要不带世俗目的,目标纯粹,只是由心喜欢画画,简单地画画,只有这样才不会丧失自己的本心,变成别人的审美。”她的画外柔内刚,有养眼养心的表,坚定不移的里。
章培筠 花好月圆

  章培筠老师更是一位享受寂寞,能够绘写出代表画作的工笔花鸟大咖,即使站在男性角度,她的优雅富贵,清逸不俗,摇曳多姿的工笔画犹然独挺工笔界,技压群芳。勘探唐宋元名迹,法乳近现代高士,章老师造型生动的工笔花鸟幽丽中一派纯净,亮色淡色和谐共处,不为常人熟见的宝蓝色运用十分“惊艳”,非通古典精粹者不能为此。某些花鸟画的配景配物出人意料又得体,虽附属却异趣,克服了工笔花鸟画容易坠入死板工艺的弊端,画外有画,余音绕梁。她不抛头露面参加社会活动,也不干涉刘江老师的繁忙事务,扮演勤务兵角色,私下则做了许多积德公益之事,是善良温婉内秀的“代表性”老师和师母。

  10月23日,众多书法美术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如金一德、吕国璋、张品操、郑朝、林乾良、马玉如、杜曼华、甘正伦、王庆明等都来到了中国美院,一起聆听刘江、章培筠的“艺术课堂”,品读两位伉俪老艺术家执手同道的艺术人生,和他们在艺术上的探索,在学术上的思考,以及在教育方面的成就。两位老人以传世作品的大美来感动我们,更以教书育人的大爱激励我们,他们的珍贵作品与文献也将汇入中国美术的洪流,生生不息。(记者 蔡树农)
责任编辑:刘玉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5005679号-2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举报: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