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决策网-西部大开发杂志社官网

墨海中立定精神——雷珍民书艺研读札记

发布时间:2019-08-07 来源:西安生活印记 人气:
   
  雷珍民,陕西合阳人。曾任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书协主席、陕西国画院院长,现为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文联副主席、陕西省文史馆馆员、陕西国画院名誉院长,德艺双馨导师,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被授予陕西省最具文化影响力功勋人物,陕西师范大学、陕西工业大学特聘教授。
 
  雷珍民幼承庭训,遍临名贴,兼工各体,尤擅楷、行书,风格劲健飘逸、平和简静、遒丽天成。作品刊勒《重修兴教寺记》、《重建大慈恩寺大雄宝殿记》、《大雁塔地宫唯识二十颂》、《龙园记》、《举贤楷模雷简夫》、《黄帝陵祈福中华诵》、《鄂尔多斯赋》等数十通,并被人民大会堂、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军事博物馆、毛主席纪念堂、台北故宫博物馆等收藏,已出版(包括正在印刷装订)的五十二本,写成稿的三十四本中多为自作诗词、文章、碑志与书法论述《笔墨管见》等。
 
  有才而性缓必属大智,言恭而德劭堪称真人。这是初见雷珍民最深刻的印象。
 
  很喜欢西哲罗素的一段话,大意是人生就像一条河,年轻时是涓涓细流,继而激烈地奔涌。渐老渐熟,河床变宽,堤岸远去,归于平静,隐于渊深。
 
  品评雷珍民及其书作,亦当如是观。
 
  一
 
  年逾七旬的雷珍民慈蔼和善,一派温煦虔挚的长者之风。作为后学,我们最想了解的就是雷老的从艺之道。“我4岁跟我爷爷学写字,他学的是何绍基,要我写字时手腕向内,拇指和食指间总放一个小酒杯。每次爷爷都给酒杯加满水,让我夹住写,如果水洒出来了,倒满重来,要求极其严格。有时我也耍赖,为了赶进度,水洒出来了也不管,听到爷爷的脚步声过来了,再把水加满,煞有介事地认真习练。爷爷看着桌上、手上和纸上的水迹,爱抚地敲敲我的额头。虽然不打不骂,但拓着影格描红的任务丝毫也不能打折扣,那时练就的童子功终生受益。所以,我8岁就能写对联。爷爷和爸爸除了教我写毛笔字,更多的时间是教我学习四书五经,唐诗宋词。”一颗文化的种子就这样结构完整地根植于经典的心田,吮吸着清新典雅的甘醇与芳香。
 
  怪不得雷老的书法秀润畅达,纵逸超迈!要知道,何绍基就是以回腕执笔法而自成一家。其书法熔铸古人,博采众长。楷书取颜字结体的宽博而无疏阔之气,又融入欧阳询险峻茂密的特点,借鉴《张黑女墓志》和《道因碑》的神采气韵,被誉为清代第一。他“握笔时提得起丹田工,高著眼光,盘曲纵送,自运神明,”下笔骏发雄强,运斤成风。
 
  窗外细雨如织,氤氲出清寒迷蒙的氛围。一位新锐散文家曾经说过:“雨使人观察事物有了一个伤心的捷径。”雷老的讲述,也浸润了些许寒凉:“我出身于一个文化世家,爷爷是开明绅士,父亲上黄埔军校后,秘密加入了共产党。但他公开的身份是国民党合韩(合阳、韩城)工委的干事,后又转入同朝工委(同州即大荔、朝邑)当书记,在担任合阳县党部书记时被当成历史反革命镇压了,那年我6岁。雷家在当地是个大家族,牌匾上镌刻的家训是‘饱读诗书,广交善友,抱技在身,莫入仕途’。因为这次重大的家庭变故,爷爷对我的教诲更加上心了。
 
  那时候,他从小学到中学做笔记、写作业、包括数学演算全用毛笔。这不仅仅是一种书写,更是意志品质与道德境界的修炼。在前人心中,毛笔有“尖、圆、齐、健”四种品德,蕴含着古圣先贤修身养性、为人处世的端庄风格。刚柔相济,含而不露,又有东方古老哲学阴阳相合的精妙之处。一生风骨,胸中精神,都凝聚暴发在刹那之间。一点、一划、一钩、一勒,无不飘逸着中国艺术特有的清秀含蓄之美。在苦闷和痛苦的处境里,雷老从来没有放弃他的生命理想。在最暗郁的生活底层,像等待一轮明月,仰望着那永恒不息的美的光芒。
 
  雷老说,他一生钟情楷书,是因为爷爷教他临的第一部帖是柳公权,后来欧、颜、柳、赵都写,颜筋、柳骨全都稔熟于心,由此保证了“第一口奶”纯正、地道,原汁原味。关于欧、颜、柳、赵,前人的论述汗牛充栋,无需赘言,这里只以被苏轼誉为“一代文翰之雄”的欧阳询为例:他的“正书纤浓得中,刚劲不挠,有正人执法、面折廷诤之风。点画工妙,仪态精密。行书黝赳蟠曲,如龙蛇振动,戈戟森列。”在现代汉语中,“楷”是一个形容词,指的就是法度、典范、约束。唐代张怀瓘在《书断》中说:“楷者,法也,式也,模也。”欧阳询的《九成宫醴泉铭》用笔方整,字画匀称,中宫收缩,外展逶迤,高华浑朴,法度森严,一点一划都成为后世模范。艺术评论家蒋勋说:“欧阳询书法森严法度中的规矩,建立在一丝不苟的理性中。严格的中轴线,严格的起笔与收笔,严格的横平与竖直。”这很像唐诗中对格律与平仄的追求,规则清晰而严格,纪律性十足。所以,欧阳询的墨迹本特别看得出笔势夹紧的张力,而他每一笔到结尾,笔锋都没有丝毫随意,不向外放,却常向内收。看来潇洒的字形,细看时却笔笔都是控制中的线条,内敛方正,中规中矩。可以想象,这样的练习需要意志支撑,需要精神挺拔,尤其需要类乎“压舱石”一般的定力与信念内化出强劲的动力,执着地坚守着灵魂深处的真元和意念。把枯燥转化为隽永,把任性转化为自觉。这对一个从垂髫、总角、束发、舞象,到弱冠、而立以至终生坚守的人而言,何其难也!雷老莞尔一笑:“爷爷说‘此中有真意’,它和四书五经、唐诗宋词联为一体,是让人一生受用不尽的东西。”
 
  “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是后人对唐宋书法风格的总结。艺术由唐入宋,迎来一场突变。在绘画上,浓的化不开的色彩,被山水清音稀释,变得恬淡平远;文学上,节奏错落的词取代了规整严格的诗,让文学有了更强的音乐性;书法上,平淡随意、素净空灵的手札书简,取代了楷书纪念碑般的端正庄严。雷老说,他在欧、颜、柳、赵的基础上,还特意加上了苏东坡,理由是:在书艺上,苏东坡有继承,有发展,尤其是内涵更深刻、书写更洒脱。用苏轼自己的话说:“吾书虽不甚佳,然自出新意,不践古人,是快也。”读帖与临帖,其实是一个选定自我的过程。一个人喜欢什么样的字,他自己就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雷老心里,苏东坡就是宋代这只炉子里冶炼出来的金丹。他留意到,从宋朝开始,苏东坡首先最完美地将书法提升到了书写生命情绪和人生理念的层次,使书法不仅在实用和欣赏中具有悦目的价值,而且具有了与人生感悟同弦共振的意义,使书法本身在文字内容之外,不仅可以怡悦性情,而且成为了生命和思想外化之迹,实现了书法功能的又一次超越。这种超越,虽有书法规则确立的基础,但绝不是简单的变革。它需要时代的酝酿,也需要个性、禀赋、学力的滋养,更需要苏东坡其人品性的依托和开发。北宋胡寅在《酒边词序》说苏东坡“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而逸怀浩气,超出尘垢之外。”元好问《新轩乐府引》云:“自东坡一出,情性之外,不知有文字,真有‘一洗万古凡马空’的气象。”最知心的解读还是李泽厚在《美的历程》中所做的判断:苏东坡地选择,“是奉儒家而出入佛老,谈世事而颇作玄思;于是,行云流水,初无定质,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这里没有屈原、阮籍的忧愤,没有李白、杜甫的豪诚,不似白居易的明朗,不似柳宗元的孤峭,当然更不像韩愈那样盛气凌人不可一世。苏东坡在美学上追求的是一种朴质无华、平淡自然的情趣韵味······并把这一切提升到某种透彻了悟的哲学高度。”看得出来,在雷老的心里,有很多微妙的变化在发生着,就像酒,在时间中一点点地发酵、演变。他之所以在饱受磨难之后依然能够坦然面对,优雅从容,就在于他能像苏轼那样以出世的精神入世,温情地注视着人世间,把自视甚高的理想主义,置换为温暖的人间情怀。读懂了这一点,就读懂了雷老为人处世的高超与优雅,也就读懂了雷老书法的本质与精髓。
 
  二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
 
  家庭的特殊境遇,迫使雷珍民只上到初中就辍学了。为了生计,他和母亲一起下地干活,面朝黄土,耕云种月。阳光,在远处灿烂;岁月,在额头衰老。但是,信念,却从来不曾泯灭!记得瓦尔特·本雅明似乎说过:每个人年轻的时候都亲手转动过命运的年轮,从这年轮里迟早都会转出一生中的大事件。在爷爷耳提面命的教导下,他把临帖作为终生的课题。天天肯定自我,把自己优秀的东西继承和发扬起来;天天否定自我,把自己内心不健康的东西剔除掉,把新鲜的东西纳入进来。他当然明白:“少年心事当拏云,谁念幽寒坐呜呃?”他暗下决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于是,在陕西省合阳县黑池公社团结大队、黄河之滨的那间家道中落的民房里,雷珍民严格按照《笔诀》的要求,双钩悬腕,让左侧右。虚掌实指,意前笔后。在运笔上,大字运上腕,小字运下腕,不使肉衬于纸,果然运笔如飞。让左侧右时,左肘让而居外,右手侧而过中,并使笔管与鼻准相对,行距间距直下无虞。他一遍遍地琢磨:指实臂悬,笔有全力。擫衄顿挫,书必入木。他一次次地体会:一画之间,变起伏于锋杪;一点之内,齐衄挫于豪芒。他一天天地精进:偃仰平直,疏密纤秾,蕴藉于心。他一夜夜地感悟:临纸瞑默,豫思其法,随物赋形,各得其理。尽量做到“违而不犯,和而不同”,于“带燥方润,将浓遂枯”的玄妙中,追求“屋漏痕、锥画沙、印印泥、折钗股”的最佳效果。他深知,书有筋骨血肉。筋生于腕,腕能悬,则筋脉相连而有势;指能实,则骨体坚定而不弱。血生于水,肉生于墨。水墨得所,血润骨坚,泯规矩于方圆,遁钩绳于曲直。笔力劲健,“可托六尺之孤,可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书品与人品,在此合二为一。
 
  不知不觉间,雷珍民渐渐地摸出了一些门道:心正则气定,气定则腕活。腕活则笔端,笔端则墨注。墨注则神凝,神凝则象滋。无意而皆意,不法而皆法。十里八乡都知道他勤劳朴实,知书达理,那一手毛笔字,真是绝了!
 
  在那个“7亿人都在一根神经里奔跑”的年代,文化的“命”被“革”的奄奄一息,偏远的县城要找到几个精通文墨的人,确属不易。“是金子总会闪光的,”雷珍民被人推荐到县文化馆写写画画,干了不到俩月,因为政审不过关就没法再干下去了。后来,到黑池公社综合厂干了半年会计,又被辞退,回生产队劳动改造。再后来,参加合阳县最大的水利工程(五八水库)建设,配合政治宣传为工地画毛主席像,写毛主席语录,写一个字两三米大的标语。当时,县上的武装部长兼县革委会主任刘克孝是47军派来的,一天,军部的白副军长带人检查工作时,无意中看到他的“杰作”,惊异于文化沙漠中居然流淌着如此清冽的甘泉,马上询问:“这位老先生写字画画都不错,他现在干啥呢?”答曰:“是个年轻人,家庭成分不好,在劳动改造呢。”白副军长说:“在解放军这所大熔炉里改造不是更好嘛!”雷珍民当天就被招到了部队,成为没有军籍但却比很多人都红火的临时工。在1970年到1974年的四年里,雷珍民充分利用在军部工作的有利条件,虚心学习,转益多师。工作不分分内分外,学习常在楼堂馆所,有书可读,有纸可写,有时间爬梳钩沉,静思深悟,书画艺术得到了很大的提升。“正锋取劲,测笔取妍”、“临帖须先观字之起笔落笔,抑扬顿挫,左右萦拂,上下衔接”、“作字以精、气、神为主,落笔处要力量,横勒处要波折,转捩处要圆劲,直下处要提顿,挑躍处要挺拔,承接处要沉着,映带处要含蓄,结局处要回顾”等等,就是在这段时间学到手的。在这弥足珍贵的4年里,他始终临池不辍,焚膏继晷,技法日进,发奇振华,姿态横生。他用心书写的作品,不矜而妍,不束而庄,不轶而豪。萧散容与,霏霏如零春之雨;森疏掩敛,熠熠如从月之星;纡徐婉转,纚纚如抽茧之丝。办墙报,出彩!画海报,轰动!出板报,获奖!部队多次要给他转正,他说家里成分不好,办起来难度大。军政委说:“我家是富农,不代表我政治上不进步”。但是,恪守本分的母亲还是以家训中‘莫入仕途’的训诫一票否决,坚决不让我干军工。一直到1979年落实政策后,我才进黑池公社文化站当了站长。”机缘巧合,西电公司一位职工搬家,找雷珍民写了四条屏和对联,引起了公司领导的注意。一问,才知道是合阳人写的。高手在民间啊!挖过来!那位领导和西安人民大厦的老总是同学,于是,西安人民大厦正月初四给雷珍民发电报,初七他就报到了。
 
  命运终于向雷珍民抛出了橄榄枝,时在1980年。
 
  三
 
  “我有明珠一颗,久被尘劳关锁。今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
 
  “1980年到1985年,我被借调到西安人民大厦设备处搞内部美化,就慢慢从艰难中走出来了”。窗外夏雨初歇,凉风和煦,雷珍民的情绪也进入了“新时期”。
 
  始建于1953年的西安人民大厦至今已有66年的历史,曾一度是接待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各国首脑、政要的重要场所。包括周恩来、陈毅、朱镕基、以及法国前总统密特朗和来自欧洲、亚洲的皇室成员、行业领袖及外宾。从偏居一隅的小县城来到省会西安市,环境变了,机会也多了,数十年的苦修和历练终于可以大展身手了!当年戚继光“一年三百六十日,多是横戈马上行。”此时的雷珍民,精神状态比起戚继光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憋足了干劲,洋溢着激情,装门头,画外景,布置会场,制作道具,心里有劲,眼中有光,省政府的活动几乎都可看到他的身影。也许是性格所致,他干啥都要干到最好,送佛必需送到西天,很快就露出头角,引起领导重视。当时,人民大厦新装修的东楼大厅(即宴会厅),副省级以上领导才有资格出入。1983年,赵朴初来西安,但宴会厅还没有牌匾,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到雷珍民头上。由于时间太紧,必须直接写到木板上。下午,省人大副主席赵连璧要来检查,他就让木工用七夹板按尺寸裁好,用黑板漆一刷,黄广告里加上金粉,写了“凤凰厅”三个大字。晚上吃饭时,赵朴初对陪同的省委副书记董继昌、省人大副主席赵连璧、副省长张斌说:“文革把北京破坏得很严重,西安是传统文化的发祥地,应该好一些。但是我看了一下,也是胡涂乱抹。像这个老先生的字,好!”几位领导说:“是个年轻人,还不到40岁。”赵朴初非常惊讶!“那就赶快叫来见见!”那天雷珍民正患感冒,领导派人硬把他从被窝里拉出来,把保安的军大衣给他一裹,就这样见了赵朴初。
 
  这段对话,注定要写进雷珍民的编年史,因为它太重要了!
 
  赵朴初:“你写字多长时间了”?
 
  雷珍民:“4岁起,跟我爷爷学的”。
 
  旁边一位领导说:“画也是他画的”。
 
  赵朴初:“我说一句话你听不听?年轻人,好好就写你的楷书,写到50岁到60岁,再写行书,中国书坛有你娃一席之地!画就不要再画了。”
 
  在《苏东坡传》里有这样一段描写:米芾一出现,苏东坡就能从他身上感觉到他未来的气象。那是直觉,是一个艺术家对另一个艺术家的敏感。它来自谈吐,来自呼吸,甚至来自脉搏的跳动。但它并不虚渺,而是沉甸甸地落在苏东坡的心上。我想,赵朴初见到雷珍民时大致也是如此。
 
  作为新中国一代宗教界领袖,赵朴初的贡献举世瞩目。在雷珍民心目中,那是他心仪已久的泰山北斗式的楷模。赵朴初的书法以行楷书擅长,脱胎于李北海、苏东坡,字的体势向右上方倾斜,结构严谨,笔力劲健而又有雍容宽博的气度。字体饱满奔放,峻拔清新,成就了风格鲜明的“赵体”书法艺术。多年后,雷珍民才悟出赵朴初取名于“返朴归真、悟初笃静”的微言大义,这才是“赵体”的风格特色和笔墨精神!
 
  雷珍民说:“第二天,我就把画画的颜料送给何海霞、方济众、康师尧了。我一边搞室内设计,一面练习楷书。让我终生感恩的是:在我需要定型的时候,遇到了这样的高人指点迷津,引领方向。当然,赵朴老那不激不厉、欹正相生、圆润中常见挺拔、方正中微带沉雄的风格对我产生了决定性的影响。因为我和他一样,承续的都是苏轼一脉。”自那以后,雷珍民遍搜赵朴老的法帖,借鉴其学书的路径与方法,在用笔上,坚持“稳不俗、险不怪、老不枯、润不肥”的特点,既吸收碑学厚重沉稳、刚健雄浑,又汲取帖学清隽流美、秀逸绰约的特点。在临池实践中,严格遵守《书谱》的规则:“数画并施,其形各异;众点齐列,为体互乖。一点成一字之规,一字乃终篇之准。”书艺精进,极受推崇。
 
  1984年,时任省政府秘书长张世钦有意提拔他担任临潼县主管文化的副县长,他没有同意。后来,时任省委组织部部长罗文治专门找他谈话,雷珍民心动了,但他母亲坚决反对:“你要干,就把你从这个家族列出去!”于是,组织上又派他去新城区一家装潢公司当总工,“雷工”这个称呼就是从那时叫起来的。后来又调入西安市旅游装潢公司,负责业务经营。不久,省国画院又把他挖过去搞“三产”,次年任院务委员,然后是副院长、院长。2004年,文联换届,雷珍民当选省文联副主席,分管省书法家协会。2006年省书协换届,被推举为主席。
 
  雷珍民说:“在我上任之前,省书协已经10年没有主席,人心涣散,机构瘫痪,正常工作基本没有开展,全国书协会员只有几十个人。”因此,雷珍民按照自己的方略科学规划,稳步实施。第一步,正风。把各个派别整合起来,平掉一个个小山头。因为此前他一门心思潜心书道,和谁都没有矛盾,工作开展非常顺利。第二步,传承。紧盯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先给80岁以上的老书法家邱星、叶农、曹伯庸、霍松林四老出书,办展览。第三步,成立各地市书协,健全机构。他带人跑遍了陕西10个地市,现场开主席团扩大会,从学习传统文化入手,学习古人的创作意识、创作心态,让书法从烦躁不安中解脱出来,恢复到书法本体应有的美学意义和美育价值。抵制流行书风,绝不让狂野怪烂的东西占据主流地位。然后,进入学术领域,省书协内部成立了11个专业委员会,第一家在全国成立权益保障委员会,打的第一场官司就是为著名书法家茹桂保护“华山”两个字的署名权。从2007年起,举办了陕西省首届临帖展。2008年,又举办了陕西书法家自作诗文展。渐渐形成风气后,常态化地延续下来。接下来,举办书法培训班。加入全国书协,必须靠水平和实力。雷珍民说:“谁找人,我先把他拿下!”笔者冒昧问了一句:“您真的没有为人说情吗?”雷珍民快人快语:“有!安康书协主席马畅琪,他的楷书和行书很有功力我找人让他成为安康第一个全国书协会员”。在强化自身队伍建设的同时,推进书法文化进校园。在2006年到2012年的任期内,雷珍民先后组织大型书法展40余次,举办书法报告会10多场次,连续举办了三届全省书法临帖展及庆祝建国60周年、建党90周年、迎接党的十八大等书法展览,使陕西书坛风气正,人心齐,整体水平得到很大提高。中国书协会员已发展到300多人。讲到这里,雷珍民喜形于色地说:“现在中国书协多次提到陕西经验,书法大讲堂和临帖大赛,就是从陕西发起的,具有首开先河的作用”。为了让大家开阔眼界,提升陕西书法的影响力和美誉度,在他倡导下,陕西和甘肃、新疆等西部几个省份进行了“近亲交流”,和韩国、日本进行了“远亲交往”,收到了超出预期的效果和热议。
 
  让雷珍民引以为豪的是,在他任职期间,弘扬了正气,扭转了风气,提振了士气,凝聚了人气,汶川地震,省书协捐赠义卖所得200万元;玉树地震,又和省美协各捐赠100万元。省书协原老理事尹玉荣多年中风留下后遗症,生活困难。雷珍民专门组织了一场义卖,为她送去35万元。为了照料她的日常生活,省书协指定两位同志,每周看望一次,直到为她送终。这种月映万川的人伦大爱,被人们称颂一时。
 
  四
 
  “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都和我有关”。
 
  不管怎么说,父亲都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话题。由于父亲,雷珍民失去了曾经计划或憧憬的未来。父亲的身份犹如黥刑在面,成为永远的印记和阴影。直到1986年,国家为父亲平反,他才知道:父亲至死没有暴露自己共产党员的身份,他曾救过王震的政治部副主任。当时地方军阀王卓彰疯狂叫嚣:“别说共产党,从朝邑连一个红色的蚊子也飞不过去!”王震二纵队的政治部副主任来西安,打扮成农民送情报,被查出来后要杀头。雷珍民说:“组织通过地下交通站找到我父亲,他马上写了一封信,让会计连夜送去,说这是个好人,我可以担保,确认脱险后他安排人火速送到西安。这位副主任后来在总参任职,曾经多次到合阳找我父亲,只记得他从山西过来,在黄河边遇救。因为父亲上黄埔时的名字叫雷云波,而他在合阳用的是雷登龙,当地‘查无此人’,只好作罢”。如果找到,那命运就该是另一回事了。
 
  很明显,雷珍民对父亲的事还是很上心的:“解放初,韩城、大荔的干部大多数都是我父亲的学生,那一带共产党多,都是我父亲发展起来的。合阳闹革命早,‘闹红’很厉害。蒋文鼎是合阳的专员,被赶出去时灰溜溜地骑个毛驴逃跑了。蒋介石非常生气,让胡宗南将黄埔的教官周鸿调来合阳,周鸿是我父亲的班主任,有情况他先知道,提前通知大家顺着沟沟岔岔四散奔逃,保护了许多党的骨干力量。”
 
  历史,就这样湮灭在时间的深处,笼罩着迷一般的尘埃与魅力。
 
  听着雷珍民娓娓道来的叙述,从他身上可以明显地感悟出一条朴素的真理:成熟不是圆滑,而是接纳。黑暗与苦难,不是在旦夕之间可以扫除的,在消失之前,必须接纳它们,涵融它们,在与它们相拮抗、相抵牾、相依赖中分泌出柔软而坚韧的保护膜,甚至从黑暗中萃取阴骘化为阳刚,从苦难中提炼野性化为雄强,进而蒙养心志,化育品德,疏瀹灵魂,澡雪精神。一个人的高贵,不是体现为惊世骇俗,而是体现为宠辱不惊,安然自立。他热爱生命,不是爱它的绚丽、耀眼,而是爱它的平静、微渺、坦荡与绵长。成熟就是始终不忘初心,矢志不渝地追求“真意”,以自己的生命涵融万有,以“浩浩荡荡”和“千千万万”为“导体”,延续民族文化的根脉与正源。
 
  半个多世纪后,笔者有幸看到雷登龙先生(雷珍民先父)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的一幅墨宝,虽属长卷,但结构谨严,布局森然,风致闲雅,气格雄健。唯大英雄真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信夫!
 
  受爷爷和父亲的影响,雷珍民每天都要和法帖“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即使在担任省书协主席的那6年里,他总是在繁忙的公务之余挥毫泼墨,悉心揣摩。在他心中,学习书法不过是一种技艺而已,但培养品德是第一要务。品德高尚的人,一点一划都有清正刚直典雅纯正之气。品德低下者,虽激昂顿挫,俨然可观,而纵横刚猛暴戾,不免流露纸外。因此,以道德、功业、文章、风骨、节操称道的,书与人才能一起不朽于千古。诚如林岫教授所言:“流通自得谓之真,举笔勿求花样新。筋斗云翻万千怪,仍需气韵出精神”。卸任之后的雷珍民开始实施一项“宏图大业”——以娟秀工整的小楷抄写古文经典,如《道德经》、《金刚经》、唐诗宋词、一代佛教宗师印光法师的《佳言录》、蒙学书帖(《孝经》、《三字经》、《千字文》、《弟子规》《龙文鞭影》)、著名辞赋、红楼判词、朱熹批注《诗经》等52本,已整理成稿自作诗词、文赋、碑志与书法论述《笔墨管见》等34本(待印),力争两年内完成100本之计划。了此心愿,则“随时可以走!”问及初衷,雷振民满脸的严肃与庄重,那神情,于静穆祥和中沉潜着高洁与神圣:“就是我爷爷自幼教诲的‘此中有真意’。今天,我的理解就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中华民族的复兴提供精神命脉和动力源泉。”
 
  笔者有幸一睹“芳容”:这些书稿,绝对是文人书法的上乘之作!既讲究唯美唯正,又注重文气畅达,潇洒隽永的神韵扑面而来。由于书法和内容的高度统一,文为道,字为器,雷珍民做到了文字合一,诗书合一,道器合一。挹取其芳泽,渲泄于尺缣。看似信手而为,生于无意,但仔细探究,却是“从心所欲而不逾矩”,无意之处法度井然,理性、稳重、平和,因为有理性的节制而愈显儒雅谦恭,雍容和豫,温和内敛,将激越的精神在深沉中含蓄地表达,在黑白中营造出绚丽耀眼的光芒与色彩。
 
  “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情,那就是,我是否对得起我所经历过得那些苦难。苦难是什么?苦难应该是土壤,只要你愿意把你内心所有的感受隐忍在这个土壤里面,很有可能会开出你想象不到、灿烂的花朵。”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内心独白,不正是雷珍民莞尔一笑中的丰富蕴涵吗?
 
  2019年6月25日于西安御笔华府
 
  (作者王遂社,资深媒体人,西安多所高校特聘教授,市场策划与品牌运营专家。)
责任编辑:艾米杰

上一篇:军旅书法家——张建明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 关于我们 | 公告公示 | 举报投诉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陕ICP备19001718号-1 投稿邮箱:xbjcw@qq.com法律顾问:王浩公 陕西浩公律师事务所

不良信息举报:029-89628848 664665873@qq.com